聽歌是需要緣份的,我一直這麼相信。
 
有些歌,初聆喜歡,卻僅僅是心動而已,非要到了某個特定的時間點,才意外地發現原來那些情緒已經醞釀成酒,散著濃郁氣味,催促著你掀開過去的覆蓋,讓它傾流而出。就像一定得說出「芝蔴開門」這個關鍵咒語,才能見著禁錮多年的寶藏。
 
之於我,Tanya 的〈記念〉就是這樣一首歌曲。前幾天在小不家聽到,驀地覺得該是書寫成句的時刻了。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