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覺得,被抓去當行政那一年堪稱是我工作經歷的分水嶺。自從回來教學崗位,始終覺得有某部分鬱結於心,剛開始或許是必須迅速和一群陌生學生混熟;這點曾書寫於去年一篇〈我的惡水生活〉的心情日記裡。其實,在該篇文章裡,被我刻意輕描淡寫的同事關係,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在小朋友看不到的地方,有太多事情發生,過去站在旁觀的立場,就足以讓我看得瞠目結舌,現在要自己身處其間,實在很難不驚怕。Laura 曾經說過,她相信我能堅強面對,但說實話,我並沒有把握。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