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瀏覽:
  FireFox 2.0 以上,1024 x 768
  非與音樂直接相關之文章,播放器均設定為「不自動播放」。

 
自從有了部落格之後,好像每到一年之初的這天,都會留下對於去年的回顧。也好,否則以我日趨疏懶而記憶力加速退化的情況來看,大概很多故事或心事會被丟棄在過往,連回顧反芻的機會都沒有。
 
於是,來說說我的 2007 吧。人總是在看到身後的影子,才能在心裡望見未來的模樣。

》》失 去 美 麗 理 由 的 旅 行
 
自從2005年之後,我的世界地圖,除了臺灣,好像只剩下兩個國家:一是南非,一是日本,直到 2007 年才似乎恢復了正常──七月,先和同事 Catherine 到捷克自助旅行 19 天;十二月,則和阿清跑去澳門玩了三天兩夜。
 
七月的捷克行,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踏上神往的歐洲,整趟旅程也為生命留下許多新鮮,甚至我難得地每天記錄了行程總總;那些文字,雖稱不上是合格的遊記,但比起過去的怠惰,算是極大的改進了。說來慚愧,回國至今,記錄和文字都沒有妥善整理,而印象卻正以光速淡化中……
 
然而,當 Catherine 問我和當初南非行相比如何時,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我說:「還是沒得比。」南非對我來說,有著無法比擬的感情,或許是因為那次是我第一次自助旅行,而且還是獨身完成,也或許是因為在南非行當中不只有快樂,還有很多很多的恐懼、焦慮,更或許是因為在非洲大陸的那個南端城市,藏了一個美麗的理由、青春的秘密,而這是我再不可能遭逢的了。
 
很奇怪,2007 年的旅行竟然又牽扯出兩年多前的記憶,必須專注心神才能不被拉遠,回歸 2007。
 
真正開始想念起捷克,是十二月一日那晚在臺北國家音樂廳觀賞捷克愛樂的演出。當史麥塔納【我的祖國】完整地在耳邊流過時,腦海同時浮現許多景像--查理大橋、城堡區、提恩教堂……在那當下,彷彿又置身在捷克,連呼吸的空氣都藝術了起來。是的,在那當下,我開始強烈想念曾經在捷克的分分秒秒,還有曾經交談、相遇的許多張臉孔。
 
捷克行,原來已在不經意中霸佔了我的記憶一隅,同樣擁有獨屬於它的意義,同樣無法被取代、被替換。
 
十二月中,跑去澳門,其實是了遂長年來的心願;這和捷克是我無心插柳的收穫截然不同。為什麼會想去澳門?不是因為生性愛賭,而是因為大學時代曾經以葡萄牙人初來中國為主題寫了一篇報告,澳門當然是其中的關鍵地點,所以對這個地方很早就動了念頭,一度還想獨行呢。不過,很高興,居然有朋友也對澳門感興趣,那就是阿清
 
澳門行,是久違的豪華奢侈之旅。無論是到南非、日本還是捷克,基本上在選擇住宿方面都走簡樸便宜的路線,這次在澳門卻住了還在建築中的超豪華酒店──威尼斯人酒店。走入房間的剎那,頗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驚嘆聲連連;哈,偶爾換個口味,試試當貴婦的感覺真不賴呀!
 
一方面當貴婦,一方面也難免會展露我的背包客本色;雖然是短短三天兩夜的旅行,但著實走了不少路。當地 25 個名列世界遺產的文化古蹟,我們至少跑了 20 個吧,非常充實噢!
 
這趟旅程的心情,已經平穩多了,不若捷克行那般──總是在滿滿的興奮與喜悅裡突然冒出一縷對南非的思念,接著便心生惆悵。這是好事,我想,不能讓美好的回憶變成了未來的牽絆,真的不能。
 
所以,在 2008 年的第一個努力方向,就是將捷克和澳門的旅程,至少整理好照片,並留下片段字跡。
 
》》蕭 敬 騰,石 破 天 驚 的 好 聲 音
 
其實,在今年七月,我已經書寫了〈安靜聽,聽完尖叫~今夏吹起「蕭」旋風〉來記錄驚豔的過程。
 
除了七月初在八里十三行博物館廣場聽過蕭敬騰的演唱之外,八月中旬,在颱風威脅的狀態下,我請了休假衝到花蓮豐濱鄉,因為蕭幫主要在母親的家鄉擔任豐年祭的貴賓,滿滿地演唱一個多小時。
 
那次的演出,幫主走完全的搖滾風,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音樂領域,卻依舊能驚豔於幫主的唱功,只是,人擠人的感覺實在不舒服。
 
這大概已經成為個人習慣了──外界越狂沸,我的心裡反而越冷靜,一方面很開心,但同時又很抽離;當年潤爺來臺灣參加金曲獎的接機、星光大道及送機,我亦是如此。另外,身為潤 Fan 的我,在嵐友們的指導下,對於行為舉止的範限何在(追星守則?)已有既定想法,這回在豐濱見到的、經驗到的,卻有不少是超出我認為的界線……
 
所以,我始終覺得那次的豐濱行,外在環境與我之間存在著微妙的違和感。噢,還有,或許也和當時已經轉換工作崗位有關吧,心情基調確實愈趨沉重了。
 
回到正常生活後,凡是幫主出現的節目,我會儘可能地準時收看。即便他唱的是過去曾經演出的歌曲,也總會以不一樣的方法來詮釋(唱腔啦、編曲啦……);那種求新、求變且不斷挑戰自我的態度,讓我欣賞又佩服。這讓我確認了一點:蕭敬騰,不是利用演藝圈的逐利客,而是衷心喜愛音樂的追夢人!
 
去年十二月底,《蕭敬騰的成年禮》一書出版了,是編輯經由長時期的訪問撰稿成文的。在書裡,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想法,但卻處處透露了蕭敬騰的善良、簡單與真誠。在電視圈裡,蕭敬騰被認為是「主持人的功力大考驗」,我想,一方面是對於「陌生人」,他本不擅對應,二方面是他的想法常常是簡單而純粹的,訴諸言語時,難免無法符合媒體的期待。
 
蕭敬騰讓我重新去思考了什麼叫做「大將之風」。在媒體上侃侃而談就算是「大將之風」嗎?恐怕不是吧。
 
Laura 曾經在她的部落格裡提過,現在各式各樣的談話性節目,喜歡邀請藝人發表意見,即使談論的主題根本不是藝人的專業,於是我們看到某些藝人叨叨喋喋地說著他覺得教育如何如何、他認為理財可以怎樣怎樣……然而,這就是觀眾的期待與希望嗎?我的意思並非藝人們沒有資格可以討論這些,而是在討論這些議題之前,是否曾經下足了功夫去認識、去思索,倘若沒有,那麼豈不是信口開河、大放厥詞?倘若沒有,我寧願這些藝人們將心力放在他們原本的專業──創作好音樂、好戲劇,或者認真深入地構思如何製作好節目。
 
對不起,忍不住想要舉一下我們A團的兩位成員為例--潤爺曾經長期為日本某電影雜誌寫專欄,分享觀看電影的心得。我的日文程度雖然無法確切知道內容,但光看他提到的影片就知道這傢伙不是想來騙稿費的,內容不單只有當紅的好萊塢片子,甚至涉獵了許多黑白電影時期的作品。另外,就是翔少參與新聞節目--「News Zero」,成為週一的播報員。翔少不是穿著奇裝異服來報娛樂新聞的,而是言行相當正式擔任這個工作,還必須針對特定主題進行訪問或深入報導,譬如日本參議院的選舉、校園霸凌事件……等等,不做功課可是會吃螺斯、掛在現場的呢。
 
呃~話題被我扯遠了,趕快回來!
 
我想,所謂的「大將之風」是全然投注在某個領域裡,不斷地去追求自己的極限。對我來說,蕭敬騰已經具備了。在《蕭敬騰的成年禮》中,那種對音樂直率而赤裸裸的熱情,以及他實際付出的時間、精神和力氣,還有企圖與人分享的念頭,我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總是這樣的,最簡單的往往最撼動人心。
 
現在的蕭敬騰還在起點上,我無法確定他的音樂會到什麼樣的程度,也不確定當他演唱全新的歌曲是否依舊會得我的緣;畢竟歌曲不是只靠一個好聲音就有辦法成就的。可是我會願意期待他的成長,我願意。
 
 
(待續)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Dreamer
  • momoko

    我選擇的第一個長程旅行是捷克
    不過時間有限 我是跟團去的
    會選擇這裡 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受到milan kundera 的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這本書的影響
    我還特地要導遊告訴我 書中場景曾經出現的建築物 我要好好的看
    在布拉格那幾天
    我幾乎每天都起個大早 一個人到處去走
    靜靜感受屬於自己的時刻
    我還特地拍了德佛札克跟史麥唐納的墓
    不怎麼聽古典樂的我
    真是對我的祖國這首樂曲深深感動

    能去自助真的很棒 不過我懶
    時間不夠 又有安全上的考量
    大概就很難考慮自助了
    另外 我告訴你 我有個朋友幾年前
    一個人自己在義大利自助旅行一個月
    這個猛吧 她可是個子不到150的弱女子
    而且義大利文說的離離落落(台語)
    英文又破 我非常佩服她的膽識
    我真為她喝采
    人生有如此美麗的冒險
  • Dreamer:
     
    啊~我應該在旅行前重溫這本書的,
    這樣會更有目標地玩布拉格。
    不過話說回來,布拉格有太多東西可以經驗,
    待了一個星期還是有許多遺憾。
     
    嗯,東方女生一個人到國外自助真的會有先天不利的條件,
    當時去南非前我還刻意去弄了個看起來比較成熟的髮型,
    否則身高也會是很致命的弱點。
    (我只比150多了一點點)
     
    我也佩服妳那位朋友,
    畢竟義大利的治安也……
    其實最怕的都是治安,我想。
    不過倘若完成了,應該都會是一輩子的記憶吧,
    因為無時無刻都在跟自己相處,
    所以那鏤刻的痕跡會更深。
      
    前幾天在辦公室裡聊起我的南非行,
    旁邊的公民老師(前教務主任)就說了他在約堡被人拿刀架著脖子、洗劫一空的經驗,
    聽得 Laura 直對我說:「當初應該阻止妳的。」
    那位公民老師可是經過「鐵人三項」考驗、泳渡日月潭的硬漢呢。
    嗯~如果在成行前聽到了這些,我會不會放棄南非行呢?
    沒有把握哩。
    但好險,我是在平安歸來後才聽到這件事。
     

    kytu 於 2008/01/05 19:52 回覆

  • Dreamer
  • momoko

    其實能夠找個心愛的人一起同遊
    那是最完美的
    不然找個好朋友也好
    一個人總是太寂寞了
    我到現在都記得自己一個人搭電梯上巴黎鐵塔的感覺
    美麗的夜色 寧靜的河水
    雖然高塔的強風吹到我鼻水直流
    但是那種景象 真是美到永生難忘
    可惜是自己一個人 不然...........

    我10幾歲看了那部電影
    後來買了小說
    其實當時年少的我並不是很看得懂這本書
    過30以後再拿出來看
    好像...有那麼一點懂了
    然後再看了一變又一變
    milan kundera在自己的後記引用了一句有名的猶太語(??)
    人類一思索 上帝就發笑
    真的是很有趣的一句話
    我記得捷克過去是共產國家
    我對共產國家一直也是懷著好奇心
    那時候 我就決定我一定要去捷克
    (好奇共產國家總是能孕育出一些特別優秀的作家)
    我真懷念這一趟遠行
    如果人生能夠這樣一直這樣下去
    真是了無遺憾了吧

    下一趟 我的目標是北非
    我要看廣大無垠的沙漠
    我愛那種神秘與宇宙洪荒的古老
    嗚嗚嗚~~~
    只是不知道何時才能成行
  • 「找個心愛的人同遊」--
    這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啊。(笑)
    不過,還好我有好朋友和好妹妹。
     
    之於我來說,一個人長時間的獨自旅行,
    是會狠狠地將自己打回原形,
    在臺北城裡如何瀟灑自在地獨處,
    很多時候是因為對周遭環境太熟悉,
    而那些人群、車流、建築……其實也是種陪伴,
    除非是思考到生命本質的孤獨,
    否則,即便寂寞偶現,也是點綴而已。
    身處異地就不同了,
    那根本是躲無可躲、閃無可閃,
    必須要去正視自己的脆弱,與害怕寂寞。
    在南非旅行時,我幾乎沒有留存隻字片語,
    所有想寫的記錄都變成風景明信片寄到朋友的手中,
    因為平時都在跟自己對話了,
    如果連書寫也是如此,那真的是太寂寞、太寂寞了……
    我瘋狂地寫明信片,當時。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我好像是高一還高二的時候看的,
    當時只覺得好看,但感觸還深不到心裡,
    我想是因為生命的經歷太少、太淺,
    所以還沒辦法真正引發共鳴,
    嗯~看樣子也到了該拿出來重讀的時刻了。
     
    那句猶太諺語,我的印象超深的,
    當時還被我寫在「佳句小卡片」上,
    仔細思索了好一會兒呢。
     
    一直在想,是不是因為外部環境的箝制,
    反而讓藝術創作者更珍惜腦海裡任想像馳騁、感受深化的自由?
     
    北非是所有歷史人的聖殿,
    那裡可是有古埃及啊……(遙目)
    此生,我絕對要去那裡朝聖的,絕對要!
    雖然也是不確定何時能成行,
    而且說真的,我想自助,但……
    實在會害怕啊~(汗)
     

    kytu 於 2008/01/06 00:32 回覆

  • Gloria
  • 我猜妳是為了懷念捷克才去聆賞「我的祖國」的吧?
    期盼妳的美美照片與片段字跡儘快問世,
    也祝福妳能讓史麥塔納的震撼,
    逐漸撫平那擁有美麗理由的旅行記憶。
  • 嘿,個中緣由其實是這樣子的:
     
    我高二的時候,
    在某次音樂會裡聽到【我的祖國】最富盛名的第二樂章--〈莫爾道河〉,
    眼淚竟然啪地落下,
    當場立刻翻節目單確認曲目。
    從此,老史的這首交響詩就成為我的最愛之一啦。
     
    我是因為【我的祖國】而喜歡捷克,
    又因為去過捷克,
    而非要到場聆聽捷克愛樂演奏的【我的祖國】不可。
     
    哈~有點小複雜哩!
     

    kytu 於 2008/01/06 15:39 回覆

  • Dreamer
  • momoko

    那首曲子 真的有這樣的力量
    因為我也曾經如此
    第一次知道這首曲子也是從那本書那裡看來的
    後來才去找CD來聽

    其實我也想找這個電影
    不過很難了

    另外 那本書中有一段是講到到當時的執政者在台上滔滔不絕的演講
    milan kundera描寫了群眾的心態跟反應
    在台灣 我每次看到政治人物的造勢大會
    總是不自覺的想起這一個片段
    多麼諷刺
  • 嗯,電影版的話真的很難找了。
    依稀記得是茱麗葉畢諾許演的?
     
    啊~剛剛忍不住跑去 wiki 查資料,
    對對對,男主角是丹尼爾戴路易斯,
    兩人好像因戲而擦出火花,
    茱麗葉畢諾許還生了一個兒子?
     
    只是這部電影上映的時間,
    以我當時的年紀,應該還沒那麼有慧根地去看這部電影,
    最意外的是編劇哎,是菲利普考夫曼……
    他的【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是我非常愛的一部電影,
    愛到拿來做部落格的名稱。(汗)
     
    突然有種衝動,想找片子看啊~
    編劇和男、女主角都是我非常喜愛的。
     

    kytu 於 2008/01/06 23:29 回覆

  • 清
  • 以我當時的年紀,我居然就看過這部片子了。
    應該是高中時期看的,當時流行的MTV。這是英文老師推薦的片子,當初看了不少很有口碑的片子,但是都看了不是體驗深刻。
    有些東西要有年紀才會懂的。但是丹尼爾戴路易斯的片子我幾乎都看過了,也算是他的影迷了。
  • 那時候妳明明很年輕……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很愛丹尼爾戴路易斯,
    這是受了某人的影響……(汗)
    他應該有新片會在臺灣上演,
    好像譯做「黑金企業」。
     

    kytu 於 2008/01/08 23:26 回覆

  • Dreamer
  • 沒錯 男主角是Daniel De Louis
    那個八卦好像也是這樣的
    那時候Juliette Binoche還很好看
    前幾年看她演英倫情人 真的有差
  • 我看茱麗葉畢諾許的第一部片,
    不是【藍色情挑】就是【新咆哮山莊】,
    我一直覺得她的美麗很特別,
    不是驚豔的那種,卻靈透逼人。
     
     

    kytu 於 2008/01/09 23:59 回覆

  • judy
  • 我沒胆去旅行,我是繭居族
    不過你後面談蕭敬藤還蠻貼切
    我很少看幾台外的節目,所以當然看不到蕭桑消息,不過我覺得藝人如何把自己定位在那裡很明確是很重要的

    台藝不比日人,沒有好的表演環境,不如專注於專一比較好,即使只是專職唱歌也是會讓人敬佩的...不過他的cd還真難等...基本上應該會買吧,星光二期我總覺得黃美珍的本質和蕭最像,也最期待黃美珍出專輯...
  • Judy:
     
    嗯,同意,希望是慢工出細活兒啦。
    不過,重申我沒有把握他的音樂我絕對會喜歡,
    只是我應該會給幫主很多很多次機會,絕不輕言放棄吧。
     
    我也挺喜歡美珍的,
    她還有些基本功得練,尤其是低音的部份,
    但是個很有觀眾緣的女生。
     

    kytu 於 2008/01/10 2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