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瀏覽:
  FireFox 2.0 以上,1024 x 768
  非與音樂直接相關之文章,播放器均設定為「不自動播放」。

 
現在回想起來,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捱過三月的?只覺得彷彿走了一趟阿鼻地獄,極其狼狽,但總算是歷劫歸來了。
 
在這段期間,除了先前便已安排的行程,我幾乎完全與外界隔閡,分分秒秒都砸在學校裡,或在教學,或在行政。這種日子,簡直抽乾了我的靈魂,於是內底逐漸枯涸成荒漠,寸草難生……

》》戰鬥、戰鬥、更多的戰鬥
 
從三月的第一週開始,展開為期十天的「國中生涯週」。透過集點的方式,安排了五種下課闖關的遊戲,以及五場午間介紹高中職及科大的講座。喘息一天,過個週末,接著必須安排高中生的模擬面試,好協助參加甄試申請第二階段的同學能夠比較清楚該如何面試。
 
大考中心在星期一公佈通過第一階段篩選的學生名單,便依照學生將要參加第二階段的校系尋找擔任模擬面試的委員;這回,總共安排了十三個場次。按過往的經驗,每個試場會安排一位大學老師和一名校內老師。問題是,部份大學在下個星期就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的面試,所以勢必得在該週末辦完模擬面試;短短一個星期,我到哪裡去找大學老師來幫忙?更不用說,週六是全台瘋狂的總統大選、週日是對基督徒而言非常重要的復活節。而且,下週一是高中段考,每個試場的服務人員無法找高一、高二的同學來幫忙,我必須自己想辦法找到人手……真的是超高難度的工作啊!
 
在這兩個星期內,我還得完成段考題、【新社會‧主義】競賽題和智慧鐵人歷史題。出題原本就是教學工作裡最教我哀嚎的事,更何況後兩者是沒有範圍、需以創意取勝的新型態題目。
 
除此之外,還有趕課。在前文〈Keep On Fighting〉裡有提到第一次段考的範圍,小兔崽子們學得天地昏蕩蕩,老兔崽子我呢,也備課備得日月暗無光……不僅如此,兩個班共加上五節課,才勉強趕到進度。期間還有幾隻小兔崽子因為請假或其他因素沒有上到課,各自私下來找我補課……
 
度過模擬面試這個難關後,【新社會‧主義】的活動在週五正式登場,而週六、週日有學校某社團的移地幹部訓練,我也是策畫主持的助教之一。
 
現在回頭看,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我居然熬過來了,且不管過關的姿勢是否醜陋到了極點,我真的熬過來了。這樣高度緊繃的生活裡,哪些工作還能撿到一點歡喜,哪些工作真的是只求撐過,在疲憊的心眼裡,瞧得一清二楚啊!
 
》》成片陰霾裡,陽光透來
 
越是在艱困的時刻,對於周遭的溫度越是感受敏銳,很奇異地。
 
記得那是辦國中生涯週的星期五中午,繞到某間辦公室,看到A科老師正在聚餐,挨過去向阿丹和 Rain 抱怨了兩聲就快快閃開;我很清楚自己的情緒正處在嚴重焦躁中,便決定出校門覓食,希望能夠藉由暫時脫離學校這個場域穩定下來,這通常會有一定的效果。回來之後,真的覺得好多了,接著已經在桌上發現阿丹留的安慰紙條--原來在那個狀似誇張、戲謔的抱怨裡,她已經發現實際的我快要沉沒了。
 
這種感動,很難用文字來描繪,但我想,我會記得很久很久。人情的溫暖終究是力量的泉源,這就是日劇裡面常常提到的那句話吧:「人是沒有辦法單獨生活下去的。」
  
更不用說以前同辦公室的 Laura、Shadow、Catherine 了。每次當我像隻負傷的獸躲回最習慣的初生洞穴時,她們不僅是我傾訴的對象,更成了我的眼、我的耳,讓無暇也無力汲取美好的我,仍不被世界偶現的趣味所遺棄。還有啊還有,沒有點到名的許多同事都是。
 
在籌辦模擬面試的時候,這種感受尤其深刻。
 
事情迫在眉睫,本來就不容易找人,這我明白,也對於必須婉拒而覺得不好意思的朋友或同事們感到抱歉。不過,我還是能夠清楚地察知,某些同事是因為壓根覺得事不關己而漠然回絕,儘管那態度堪稱溫和且表情多半填滿笑。
 
我相信,老天安排這個試鍊,是讓我更謙卑地發現、並珍愛身邊的良善美意吧:Rain 明明三月多煩憂,仍舊拔刀相助,願意擔任模擬面試的委員;小松鼠堪稱本校最勞碌命的老師,依然義氣調開家教;Catherine 竟還打電話給老同學在大學任教的先生,自己也跳進來幫忙;阿丹問了自己的好友兼老師;退休的趙大姊再度歸來;Fishsoup 必須獨力照顧兩個小孩,還願意假日來幫忙。
 
還有、還有,當我將需要服務人員的訊息貼在畢業導師班的班板上時,他們迅速透過聯絡網集結了十多人,有導師班的、有任教班的,甚至還有帶著「家眷」來幫忙的。對於大學生來說,必須在七點四十分到校就定位,這可是天大的考驗呀,何況裡面有人家住三重、北投……
 
這種種,我銘感五內,永難忘懷。
 
噢,不過,某個經驗絕對要小人地在這邊發洩一下。
 
話說,要找在大學任教的模擬面試委員,我們是先從學生家長開始的。某位家長說,隔天再回覆我,於是,隔天我就再打電話過去……
 
該家長:「因為我在系上也擔任面試委員,所以應該要避嫌吧。」
 
我:「不過,我們學校今年沒有學生進入貴系的第二階段,所以您絕對不會碰到。」
 
該家長:「站在大學的角度,我們不希望收到空有面試技巧而不是真的適合這個系的學生。」
 
我:「模擬面試只是讓學生能夠體會面試的狀況,同時,讓過去沒有機會在大場面表達口語的學生先行演練,否則就算真的很適合那個學系,卻因為沒有經驗而被刷掉,其實也是很可惜的。何況,也有已經就讀大學的畢業生回來告訴我們,在模擬面試問的問題,結果在真正面試的時候並沒有出現。」
 
該家長(語氣尖銳):「那你們就該好好檢討為什麼要舉辦模擬面試啊!」(前後論點根本彼此矛盾嘛~)
 
到後來,我也不想跟她再囉唆下去了。每個被詢問者都有拒絕的自由,我絕對沒有懷疑,然而就算不真心、不誠意,怎麼會在拒絕時連對人的基本尊重都沒有呢?
 
關於我如何語氣溫和地講電話、實際上卻逐漸收緊拳頭的模樣,Laura 全程收看。Laura 知道原委後說,如果按照該家長的邏輯,應該禁止她就讀國中部的小孩未來參加模擬考,因為高中想收的,是對知識學習真的有熱忱、有實力的學生,而不是空有應試技巧的考手。Laura 還說,當初即將大學畢業時,外籍教授還特別上了一堂如何身著正式服裝去 interview 的課,並要他們實地演練咧。 
 
我還要更小人地透個訊息,該家長的先生也在某大學理工相關領域任教,在第一次打電話給家長媽媽之前,其實我先打電話給家長爸爸,家長爸爸婉拒我的理由是:因為,○○(學生名字)的科展截止日期快要到了……
 
這樁事情,在之後與小咪學姊的偷閒下午茶時間裡,我們也好好討論了一下。學姊分享了火星人在學術界裡看到的情況。嗯……好,這就不多談了。
 
整個三月,我沒有閱讀任何一本書(除備課或命題所需)、沒有觀賞任何一部電影或日劇,因為體力、精神和心情都沒有調在妥當的頻率。三月初,先有與鄭小不的尋找 N.Y. Bagels 大作戰,而後又與惡女幫幫友再次前去大聊天,這大概是在忙碌前預支的歡樂吧,我想。
 


接下來,月中看了兩場表演,都有些失望。
 
一是音樂劇【Peter Pan】,其實我很早就買票了,原因很簡單,這是一個我本來就很喜歡的童話故事。先前在 PTT 的音樂劇版就發現似乎票房不甚好,當天,進入觀眾席坐定才發現票房實在差得有點誇張。我的周遭多是外國人,就算是華人也是滿口英語,後來終於了解原因,有不少是小演員的家長;瞬間我有來到「學校才藝發表會」的錯覺……
 
其實,我覺得問題最大的是劇本,改編後似乎失去了明確的發展主軸,此外,全劇看起來是將原來故事裡的人物一個一個介紹登場,角色卻完全沒有個性可言;這些都讓戲劇本身的吸引力幾近喪失,於是只剩下音樂和歌曲,這個部份又不甚突出,有些部分甚至是大家熟知的歌曲拼貼而成的。唯一的亮點大概是飾演主角 Peter Pan 的日本小男生吧,飛翔的姿勢真是滿帥的,應該考慮投個履歷表到傑尼斯,看能不能繼承愛飛的潤爺的衣缽。(笑)
 
一是實驗劇場的【R.Z】。導演王嘉明的作品,在我的大學好友圈子裡始終擁有非常好的評價,根據去年看戲的經驗,這原來是我相當期待的一場演出。不過,這次許多元素玩得太過,如語言,導致戲劇最基礎的、與觀眾產生對話的可能性降低甚多;雖然是極有名的劇本,但全劇進行的節奏顯得有些緩急失調,不曉得是不是自創語言衍生出來的情況。有些失準,只好期待下回了。
 
月底,在一整個星期每天十點半到家的艱苦生活後,我終於可以尋個空檔放自己一個短假,和 Laura、小咪學姊一起到淡水的「不是咖啡館」。原先,我們是想趁著春光正好,前往小咪學姊先前在〈從烏雲的縫隙偷點陽光--初春八里遊〉裡提到的咖啡店,不料因為八里店家營業的時間與十三行博物館同步,所以週一公休,於是轉向淡水去。
 
經過紅毛城再朝漁人碼頭的方向駛去沒多久,就到了地處臺北縣忠烈祠外的「不是咖啡館」。這個好地點,小咪學姊也曾經為文介紹:〈我的淡水--咖啡館篇之一〉。從建築主體,到周邊的空間設計,都讓這間「不是咖啡館」顯得特色十足,難怪不乏婚紗攝影和偶像劇拍攝工作選擇在這個地點進行,在原該上班的偷閒時分來此一遊,更是格外舒暢啊。我心想,有機會,一定要帶咱們惡女幫的姊妹同遊啦!
 


淒風苦雨的三月,所幸,最後是在兩場非常精采的表演裡結束的。
 
一是【NSO「向大師致敬」系列-林克昌八十年音樂之旅二】。特別感謝大學好友美女某晚來電相邀,因為聽說票房普通,還有些低價票,沒想到揀到了一次意外的滿溢感動。另外,這也創了我的某個紀錄--
 
十幾年的觀眾生涯裡,我從來沒有遲到的經驗,但那天剛忙完【新社會‧主義】的活動,接著和小松鼠、Rebecca 確認隔天的社團幹部訓練流程,之後匆匆離校,卻在前往捷運站的途中碰著了大塞車。在公車上,我很哀怨地請好友先行進場,還告知可能趕不及的慘況;那種動彈不得的困窘,讓我整個表情都僵苦了起來。
 
解救我的是臺北捷運的快速。19:25 抵達「中正紀念堂站」,我開始奔跑,並且發現四周有不少人同我一樣--急喘後改為快走,待氣息稍穩、雙腿不那麼虛軟後又再繼續衝刺。這樣反覆又反覆,我終於在最後一秒衝進觀眾席,趕上了。
 
上半場由林佳靜擔任鋼琴表演,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剛開始的時候,總覺得琴聲有些零亂,而且不夠俐落,但到第二樂章時,琴音流瀉出來的情感細膩得驚人,內涵層次也相當豐富;從來不是「古典咖」的我,竟然聽到眼眶微微濕潤。那種浪漫不是大開大闔的直言,而是多了幾分東方味道的纏綿悱惻;雖然這個比喻有些跳 tone,但當下我腦海裡浮現的,是楊過和小龍女的雙劍合璧。
 
下半場的柴五,林克昌處理起來不慍不火,速度放得較慢,似乎要將每個小節潛藏在音符裡的情緒全都逼出;煽情得恰到好處啊。尤其,看著八旬的指揮需要人家攙扶才能穩穩地站在指揮臺上,可當指揮動作一開始,整個人散放出來的力度卻又絕不年邁。
 
柴五剛結束,觀眾席掌聲就像是禁錮許久的猛虎出了柙,狂烈已極,幾乎第一時間就有許多人彈跳起立;好友與我亦是其中之一。妙的是,當指揮介紹每個樂器的演奏群時,到了伸縮喇叭,好友和我不約而同地暫時休息,妳看我、我看妳,露出很有默契地會心笑容,然後相互調侃指摘:「欸~妳這樣很故意噢!」
 


另一個讓我喜歡的表演,是法國里昂歌劇院的現代芭蕾【灰姑娘】。
 
米其林娃娃的面具、前衛而具有「太空感」的造型,乃至於舞臺「九宮格」式的單一場景,在在顯示了現代芭蕾特殊的創發性。當觀眾無法透過舞者的表情來做為解讀故事的媒介時,便必須試著回歸到舞蹈最原初的肢體層面,更加仔細地去感受各個角色的舞蹈動作;這種方式,不若古典芭蕾與觀眾有一定的距離感,反而更容易觸動人心。老實說,這完全出乎我的預想啊。
 
於是,灰姑娘的天真、與王子之間的繾綣難離、王子的鍥而不捨……被編舞者大大突顯出來,將故事裡的「情感」因素升格為主軸,淡化了原先童話裡的道德正確,而魔法則成為一種很新潮的趣味--仙人身穿全白且綴有小燈泡的太空人衣,而仙棒變成光劍的造型,施魔法的手法則像騎士接受冊封……
 
另外,不得不稱讚法國人的幽默啊!第一次看到舞蹈演出能引動觀眾席傳出連連笑聲。【灰姑娘】在許多小細節裡加入奇想,構成了相當具有魅力的舞台。我立刻聯想到了【戀愛夢遊中】這部片子。又是一次心滿意足的觀賞經驗。
 
我的烽火三月,意外地,擁有一個美麗的結局;至於未來,我只能說句老話,絕對得想法子脫離現狀,因為我對行政工作的忍受力持、續、下、降、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四季
  • momoko,
    "缷下行政工作"還是沒有進展嗎?可惜那天無法參加姐妹聚。
    妳那藍莓貝果加烤牛肉讓我看了直吞口水,很想大口享受美食,卻是現在的我無法實現的痛。人,有時候的願望真得是很渺小‧.....
  • 四季:
     
    我們也覺得少一個妳超遺憾的,
    八里那家店恐怕非妳在才去得成哩。
     
    「卸下行政工作」的必達目標尚在努力中,
    我打算在四月中旬去跟大老闆討最後的答案,
    請祝我好運!
     
    更希望妳早日康復,
    早早能夠豪邁地大口喝酒、大口嚼肉!
     

    kytu 於 2008/04/05 18:37 回覆

  • 阿丹
  • 1.阿丹是高中大學時代一直跟著我的綽號,典故來自「淘氣的阿丹」,原本是我極喜歡的暱稱,但自從出現了許曉丹這號人物之後,就少用了......幾乎忘了何時跟你提過....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妳特別適合這麼叫我,很像我許多許多可以共患難的老同學們....
    2.地獄的滋味我懂,你描述的許多感覺我真的都懂....但你有些幸運是我不及的.... 我一直相信七月三十一日之後的日子會不一樣,在此之前,只好相忍為大直囉!
  • 阿丹:
     
    妳提到「許曉丹」等於自曝年齡啊,
    我怎麼不認識這繞人物?(硬裝年輕)
     
    其實這個綽號是那晚我教妳用部落格時,妳跟我說的,
    也就一路記到現在了。
     
    謝謝妳的相信,雖然我還是沒有百分百的把握,
    但承妳金口,至少現在能夠還有走下去的力氣,
    不曉得這是不是就是妳所謂的、
    「在酸敗的土壤裡加些化學成份」……
    (硬要扯上我的最新比喻)
     
    我知道妳懂得我的心情,
    但不曉得妳什麼時候才能從妳的惡夢裡逃脫?
    其實我常常在祈禱著這件事……
     

    kytu 於 2008/04/07 22:53 回覆

  • minino
  • 哈哈~還好還好
    我先幫你打了一針強心針
    不然momoko也太慘淡了吧!
    我光用腦袋跑過一遍那些事情就開始覺得頭昏了
    但這樣看來momoko的功力又大增了
    哈!這勉強也是讓人掉淚的收穫之一吧!
  • 是啊,小不,真不是人過的三月。
    我最怕的其實不是事情忙,
    是對於那些忙的事情沒感覺。
    好險一開始有玩到。
     
    是說,我的功力又大增,
    應該是指比喻的功力吧--
    又想了更多種比喻方式來跟他人訴說我有多麼不適合當行政。
     
    老天,要考驗我的中文程度也不是用這種方式嘛!(淚)
     
    真期待下週一的玩樂。
     
     

    kytu 於 2008/04/08 14:31 回覆

  • laura
  • 看來你的生命裡不能沒有我!
    我出現的頻率可真高
    萬歲! (請用日文大聲說)
  • 小的對幫主大人的景仰,
    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
      
    我應該要大聲唱:
    「你是我的眼 帶我領略四季的變換
     你是我的眼 帶我穿越擁擠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 帶我閱讀浩瀚的書海
     因為你是我的眼 
     讓我看見這世界就在我眼前~」
     

    kytu 於 2008/04/15 14: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