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瀏覽:
  FireFox 2.0 以上,1024 x 768
  非與音樂直接相關之文章,播放器均設定為「不自動播放」。

 
內有個人意見,歡迎省略跳過。

對於媒體,我存有偏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娛樂消息也就罷了,讓我憎厭的是--為什麼連嚴肅、重要的議題往往都用娛樂的角度來看待?然後,增添自以為幽默的旁白,實際卻處處顯見苛薄尖酸;一遇批評聲浪,動輒擺出「民眾有知的權利」的句子,儼然一副大義凜然、替天行道的模樣。
 
這種感觸從陳水扁執政以來特別明顯。不單單是近年來被炒翻天的貪污事宜,早在他還意氣風發、成為政權輪替第一人的時候,媒體對扁家的矚目程度簡直到了某種恐怖的地步。誠然,英國王室、美國第一家庭也都是眾所關注的對象,甚至那是全球性的。然而,對第一家庭成員如此鉅細靡遺地放大檢查,我不敢講臺灣第一,但已著實無法忍受。
 
或許有人會說「這就是公眾人物必須付出的代價」,但這個代價是否等於應該包容他人無止盡地窺探,我想那是另一回事。更何況,一個人在未被認定有罪之前,不是應該視之為無罪嗎?可是今天記者也好、政論節目也好,看待陳幸妤的方式卻好像她已經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這就是臺灣人的法律素養?至於,追探她是否會與黃芳彥碰面,這是媒體該做的事嗎?我不知道……
 
我真正難過的是,當媒體反覆播送陳幸妤在紐約街頭發飆的畫面時,除了任意為路人甲乙丙加上獨白文字說明之外,我看到了那些團團包圍她的記者們,臉上是「幸災樂禍」的表情;我想,這就是記者們認為陳幸妤的價值所在吧?就算暫時無法從她身上查到什麼貪污、洗錢的證據,至少她的「表演」很精采、很具震撼力和娛樂效果。人性之醜惡,莫甚於此!
 
從陳幸妤開始投書報紙,就不斷有人臆測她的動機,並認為她的說詞全都是推託。平心而論,她對於媒體和政論節目若干名嘴的批評沒有道理嗎?台面上這些人就算認為她說的話有幾分是真,但最後往往又用「早就如此現象了,她會在這個時間點提出來,恐怕目的是……」的一句,將內文裡的重點大筆略過不談,而開始在高空揣想、編造;究竟模糊焦點的、推託的是誰?對臺灣人來講,急事才是要事,無法立刻改變或看見成效的就不是什麼重要事。
 
陳幸妤三番兩次提到媒體對待馬唯中的方式不同,這也的確是事實。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在陳水扁以「臺灣之子」的改革形象擔任元首的時期,陳幸妤就已經被跟拍得很嚴重了,連她在哪一家西點店家買麵包都被報導、拍攝,難道這也算是「公眾人物的代價」?老實說,陳幸妤的性格的確真率了點,不過仔細想一想,她對於個人隱私和自由空間的捍衛,從頭到尾都很一致,無論她父親的政治行情是站在雲端還是跌落谷底。
 
換作是任何一個人,能夠長期忍受這樣子的生活嗎?就算是布萊德彼特和安潔莉娜裘莉也沒有受到此等「待遇」吧。
 
更可笑的是,媒體除了拍她街頭發飆的畫面之外,還去訪問在美國執業的華人牙醫,然後開始計算陳幸妤的月薪,接著就提到她若在美國開業年薪可達千萬以上。調查與報導這件事的目的何在?就算年薪達千萬以上,那與她的身份無關,又不是不工作就能伸手拿錢;她大學就讀陽明牙醫,憑的也不是父親光環,而是扎扎實實考大學聯考的結果,這個科系的就業情形本就如此,是否有必要特別去採訪,並與已非第一千金又非被告人的陳幸妤掛在一起?那麼,我是否可以合理猜測媒體這樣報導是為了加深觀眾對於扁家豪奢的印象?
 
前第一家庭如若貪污、洗錢,那的確是全民的遺憾,可為什麼我感受到的卻非這樣,而是歡欣喜悅或冷眼旁觀?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思考在體制上應該如何調整、改變,讓這樣的遺憾不會重演?對於現在政府的所做所為,也予以監督和討論,而不是由媒體和名嘴帶領全民用「揣測」來辦案。
 
什麼時候臺灣人才能將目光自陳水扁身上稍稍移開呢?這方島嶼以及島嶼外的世界還有很多比「陳幸妤若在美國執業年薪多少」更具重要性的事情應該去關心。民眾不僅有知的權利,同時也應該有拒絕接收垃圾資訊的權利才對。

究竟是媒體還是觀眾將臺灣人的世界變得如此狹小?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Dreamer
  • momoko

    以前跟方念華鬧緋聞的那位男記者說過
    這個國家已經瘋了
    我想這就是最好的說明
    對於這些媒體 不說Fxxx 也要說聲 我呸~~~
  • 我能了解妳的心情。
     
    上次聽過一位心理諮商家的分享,
    她說人的情緒往往有顯隱相對的表現形式,
    而「生氣」的隱性表現,是「沮喪」。
     
    就曾經跟陳幸妤相處一年而從未看過她發飆的人來說,
    我真的覺得這種刻意引逗的心思本身很邪惡。
     
     

    kytu 於 2009/02/10 18:40 回覆

  • sakuai
  • 前幾天剛好看到一個談話節目在討論這個媒體亂象,痛批這是個沒有人權觀念的社會。是啊!今天如果任何人被媒體認為他或她的家人有問題(還不是本人喔!),無須等到法院宣判,媒體早就株連九族,而且還以「知的權利」夸夸其談新聞自由....然而,很簡單嘛~~如果今天是我們自己發生這種事,媒體整天這樣追逐,任何人還能受得了嗎?
    那節目裡一個心理醫生說得很好,她不認為陳幸妤的EQ比一般人差,任何人被媒體如此惡意追逐這麼多年,十之八九都會有激烈反應的...
    台灣的新聞媒體(尤其是電子媒體)早就瘋了、爛了,身為新聞業的一份子,我深深感到悲哀~~
  • 是啊!
    我在昨天收到一封教訓我不長進、不務正業、玩物喪志的e-mail,
    來信的人根本可以說是陌生人,
    我都覺得這種被任意評斷的事情完全無法接受,
    心情煩躁到四處跟好友抱怨,
    更何況是陳幸妤長年來的境遇了。
     
    由於常常會介紹討論媒體的好文章給學生,
    赫然想起,多年前好像也有類似主題,
    不由得讓我對臺灣媒體更加失望了。

    kytu 於 2009/02/14 22:20 回覆

  • 莫莉女孩
  • 我覺得陳幸妤的受害經歷是一段漫長的過程...從陳水扁投入政治圈開始她就一直很不好過, 媽媽又半身癱瘓, 從小就一直沒有受到很好的照顧. 而且在那個年代哪個父母不交代自己的孩子跟"政治犯"保持個距離? 有哪個老師會給她好臉色看? 在這樣子的成長背景下長成的孩子很難沒有強烈的防備心. 如果是這樣子想的話就不難理解陳幸妤為何對於媒體會有這麼大的反彈了..
    我對台灣的媒體一直非常非常的反感, 我最無法忍受那種刻意與誇大的字眼, 還有斷章取義, 避重就輕的說詞. 如果台灣每一戶人家都有一台電視(假設), 而不是每一個父母都足夠有腦, 夠理智的來教導自己的孩子思考判讀, 我看有8成以上的孩子已經被洗腦了!! 真的是令我既生氣又傷心!!!!


    p.s. 謝謝老師邀請我來你家玩 :D 我受到訊息時珍的是非常的受寵若驚~!!! 我想我再這邊一定可以學到更多的!!!
  • Molly:
     
    不要客氣,來這裡玩是一種朋友間的互相學習,我相信如此。
     
    雖然我不覺得一個人的成長背景可以做為日後所有事情的完全理由,
    不過媒體處理關於她的心態,始終都讓我覺得戲謔為主,
    這種一心看人(甚至是逼人)出洋相的意圖,醜陋已極。
    當新聞傳播業已經將人文關懷完全拋諸腦後,
    我認為那是罪大惡極啊!
     
    而且,妳說得好,有許多人在面對報導時是不加思索的,
    那麼這種新聞除了讓社會變得更苛薄、更對立之外,
    究竟還有什麼功能?
     
    (怒啊~~~~)
     

    kytu 於 2009/02/23 10:53 回覆

  • shadow
  • dear momoko,

    對於媒體 我們可以說早就死心了 不是嗎

    新聞早就變成娛樂工業 它们 不管社會責任 只管收視 廣告業績
    可憐 很多人就這樣花錢讓媒體白白洗腦 還助它們賺了一票 讓它們吃盡甜頭 還食髓知味

    我的先生 最怕接待立委 與 無冕王記者
    因為他們擁有社會發言權
    他們可以扭曲 製造 影射 或包裝 事實
    他們可以決定要讓我們知道什麼 要欺瞞我們什麼 或要愚弄我們什麼

    唯一可以制伏他們的方法是不看 與 好好的教育我們的學生
    而我相信 只要有多一點像妳這樣的老師
    積沙成塔 終有一天 台灣的媒體素養會上軌道的
  • Shadow,
     
    這真的是很悲涼啊!
    照理來說,媒體應該是最大的一扇窗,可以讓屋內的我們也知道外面的變幻,
    結果現在看到的全是烏煙瘴氣的自製戲。
    難過,是因為我相信仍有許多有良知的新聞從業人員,
    試圖在這團污泥裡展現他們的工作價值,
    而他們是最辛苦的一群。
     
    我真的覺得老師的力量其實很薄弱啊,
    一方面是關於這部分的學理,接觸得不夠多,
    也導致在談論的時候,力道和深度都受到大大的限制,
    二方面也是大環境的影響,讓這一點灌溉似是螳臂當車啊。
    (這「大環境」三字還真是好用啊~請洽貴報台)
     
    然而,還是做吧。
    這是義不容辭且刻不容緩的事,
    許多行業需要的不就是多幾個了解現實但不忘理想的傻子?
     

    kytu 於 2009/02/25 08:34 回覆

  • laura
  • 為什麼現在媒體不對馬家做巨細靡遺的報導呢?我也很想知道青姐在哪裡買麵包,到哪裡吃麵?
    根本就是一個有計畫的共犯結構,而許多傻瓜只會跟著起舞,對於這樣的社會,有時會讓我一點都不想付出。
  • Laura, 我完全可以了解妳的痛心。
    可是有多少人能夠平心來看待這樣的事件,
    而不用她家裡的種種來加以評斷?
    不是應該不因人廢言嗎?
     
    為什麼臺灣處處充斥著這種現象?
    是我們本身就愚蠢,還是媒體提供的養份讓我們整個視野和思考都窄化得嚴重?
     

    kytu 於 2009/02/26 02:37 回覆

  • judy
  • 這個社會真的被扭曲的很可怕
    有時我們不平的並非是扁家公不公平的待遇
    但任何只要偏向他們的都會被灌上同流合污
    我一位在藍媒工作的同學有次上課時大罵陳水扁
    他居然說...守了兩天結果沒守到任何消息可以報
    嗯...這是什麼心態....
    所以他們現在的策略就是主動去挑釁他們
    真的很可悲哩...
    大大不要難過被信攻擊
    我還在工作場所被研究人員因政治理念而做過直接的人身攻擊
    (因為那時我還不懂政治可以衍繹成國仇家恨...)
    而且還每看到我一次就罵一次哦...直到我反應給我老闆才較收歛
    連在最高研究機構做事的研究人員遇到政治都可失控了
    我們對區區的媒體人又該抱什麼期待呢...
  • Judy,難怪有人研究過,
    討論政治相關話題時,大腦產生活動的範圍和宗教相同。
    信矣哉!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和政治觀察,
    但為什麼扭曲到一種對他人產生敵意或極其醜惡的心態?
    對此,我很痛心。
     
    當看到所謂的「社會正義」是源自於這種惡意,
    要相信未來有希望,實在需要一顆極度樂觀的心靈啊。

    kytu 於 2009/02/26 18:32 回覆

  • phoebe
  • 寫得很好!
    我跟她以前在同一間大學
    六年中也從未聽過什麼她情緒不穩的事情!
  • 唉!可不是嘛!
    足見媒體的心態十分惡劣!

    kytu 於 2009/03/29 21:41 回覆

  • Evian
  • 陳幸妤真的很可憐,因為她太率直不隱藏情緒
    媒體喜歡追著她就是想等她發飆然後瘋狂的一再重播
    說真的與其看陳幸妤發飆我還比較想知道馬家的千金在紐約過什麼樣的生活
    有媒體願意追嗎?說不定追到最後也會有發飆鏡頭喔!!!
  • 唉~這就是人性的醜陋面啊!
    多少罪惡假「知的權利」以行之?!

    kytu 於 2009/04/02 08: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