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瀏覽:
  FireFox 2.0 以上,1024 x 768
  非與音樂直接相關之文章,播放器均設定為「不自動播放」。

 
我從沒想過會連續留下兩篇關於離開的遺憾。

《 欲 聆 聽 音 樂,請 按 play 鍵 》
 

 
在英國旅行時,接到高中好友 Sabrina 的簡訊,問我何時回國,說有重要的事情連絡。回國當晚,我直接打電話到她家;在沒有手機的年代裡,這個電話號碼是我依然熟記的一串數字,不過沒有人接;昨晚在某位友人出國念書的歡送會結束後,我才在 Sabrina 的部落格上看到她急尋我的理由。
 
原來,我們共同的高中好友 Cool 在美國紐約家裡過世了。
 
在 Sabrina 的部落格上看到這個消息之後,我立刻打電話到她家,完全忘記時間已經過了十一點;在鈴聲不斷響的過程裡,我控制不住地開始哭,一有人接電話,就喊了 Sabrina 的名字,結果那是 Sabrina 的母親。一時之間,腦筋空白,連講話都變得結結巴巴,這才發現自己很失禮,時間那麼晚,應該吵到人家休息了。實在覺得憋不住,於是去敲老妹的房門,邊哭邊跟她說了這件事。
 
後來一直沒有去睡覺的念頭,沒有目標蹭著蹭著,到了快四點才就寢。
 
我不知道可以寫些什麼,好像太多話想講卻又無言以對。
 
雖然不是基督徒,可是我非常喜歡【Requiem】。這是 Andrew Lloyd Webber 作曲,由 Sarah Brightman 和 Paul Miles-Kingston 演唱其中的〈Pie Jesu〉。昨晚腦裡不斷重覆的旋律。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akuai
  • 大約十年前開始,我幾乎每一、兩年總會經歷身邊親朋好友的重病或死訊。他們有的是年紀大了、自然會有病痛,也有的是英年意外早逝。這好像是步入中年後每個人都必須要經歷的過程--看著身邊重要的人一個一個離我們而去,然後最後終有一天我們也會加入他們的行列,離開這個世界......
    這個過程永遠是悲傷的,很痛很痛的,但我們還是無能為力......所以,當我們還活著時,就好好珍惜每一個日子每一個身邊的人,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momoko,加油~~
  • 學姊:
     
    其實很清楚總有一天會面臨這種情況,
    可是還是嫌來得太早。
    在大學剛畢業的那年,就曾經參加過一位同學的告別式,
    但因為和那位同學不算熟識,
    所以只覺得生命的消殞很傷感,
    這回走的卻是高中好友圈子裡的一員,
    受到的打擊就不是一般了。
     
    好友的離去,好像在提醒著我們,
    要時時刻刻關心過去時空裡存在的重要人物。
     
    謝謝學姊的安慰!
     

    kytu 於 2009/07/19 06:53 回覆

  • judy
  • 我從我母親猝世後,好像一直接到的消息都很像
    有時也不禁想,現在不是醫學發達的年代嗎,為何人命還是如此脆弱?
    其實最近也剛收到一位朋友的父親中風過世,我兩親都是前一天人好好,甚至還去社區上課的人,但,第二天沒說一聲就走了
    我本來對生命就較看的開的,但我姐一直沒法接受十年前母親猝世,十年後父親也一樣...
    但有時想,人的一生為求"好死",既如此那活著的人要祝福走的人走的如此好走...不是嗎
    哎呀,我實在不會安慰人...
  • Judy:
     
    謝謝妳喔。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對生命是比較看得開的,
    只是這消息來得突然,
    懷孕的好友去年底還偕老公自美返台小住,碰過面的,
    四月還在 facebook 上看著她抱著新生兒的照片,
    卻沒想到七月就聽到這樣的消息。
     
    在懷念她的過程裡,我們想到很多高中往事都是帶笑的,
    彷彿回到過去單純的美好時空裡。
     
    謝謝妳唷!
     

    kytu 於 2009/07/19 07:00 回覆

  • Rachel
  • 新生兒的媽咪...聽起來真的很讓人難過
    昨天 我也接到剛當新娘子沒多久的好友 父親驟逝的消息
    生命來來去去 我們都知道它很脆弱
    但有時卻因無法預知它何時到來
    而以為身邊重要的人會永遠存在
    當死亡驟降的那一刻 我們才重重發現
    原來生命依舊是這麼脆弱
    並不會因為那是我們很愛很愛的人
    而對他網開一面
    死亡的訊息 打擊了我們對生命單純的信賴
    momoko是感情很柔軟的人 對這樣的衝擊
    一定有更深的傷痛
    但 因為那是很愛很愛的人
    你的思念一定會透過心裡的聲音
    傳遞到天上 讓她也讓自己 得到安慰


  • Rachel:
     
    謝謝妳!
     
    當下的反應很直接,就這樣哭出來了,
    那是因為好友的離開完全不在預期。
    過去,對於能夠看到彼此老模樣這件事,實在太過理所當然了。
     
    說傷痛,是絕比不上她的家人。
    當平靜下來之後,是可以含著眼淚、帶著微笑送她離開的。
     

    kytu 於 2009/07/21 03:10 回覆

  • foreverfreak
  • 看到妳寫了秋川雅史的千の風になって, 想到2007年的聖誕夜, 在一群邁入黃昏的老者前, 演奏了這首曲子, 在經歷成功輝煌的人生後, 每個月一次的聚會, 我們總是不斷地聽到哪個會員又離開, 他們都曾慷慨對待留學生的我, 給我實質和精神上的支持, 有些人甚至沒有交談過, 可是年年收到的溫暖年賀卡還是留下了生活的軌跡, 為了這些我想用這首歌紀念, 可是在那當下, 隨時又將面臨到的其他老者心理又是怎麼想的呢?
    不管腦袋怎麼費勁思考, 都跟心理的哀慟很難平衡, 抱歉我說的亂七八糟沒邏輯, 只希望她的家人和朋友如妳最後能獲得平靜...
  • 謝謝妳。
    可以理解為什麼妳說自己是個將生死看得很重的人了。
    這幾天思考也好、交談也好,
    其實想珍藏的記憶都是那些美好而快樂的。
    我相信那也是好友想要留給我們的。
     

    kytu 於 2009/07/21 23:59 回覆

  • laura
  • 是那位嫁給黑人的同學嗎?
    我不想安慰你,因為這樣的傷痛,是一定要經歷的,
    唯有在心理痛過,不捨過,然後才會去開始找回共同擁有的美好回憶,
    而如此,離開的那個人的生命,於是在這個人世間留下存在過的証明。
  • 是的,就是那位同學。
    我明白這是人生必經之路,
    不是無法接受,
    只是覺得它來得太早也太突然。
    很感嘆。
     
    謝謝妳。
    (現在想到這幾個字都是韓語發音)
     

    kytu 於 2009/07/23 15:56 回覆

  • shadow
  • Dear momoko,

    年初 表妹的母親驟逝 沒有人能接受這樣的意外 包括我在內
    我這即使不跟她很親近的外甥女 有好幾個晚上心情激動起伏 久久無法平復 我甚至無法打電話向表妹 舅父致哀

    安慰的話 說不出來 但我的心同感悲慟
    我向友人坦承
    其實 我從未準備好接受任何親朋好友的離開的消息
    所以不知如何面對喪親的當事人 也無法面對自己開始須要處理死亡的事實

    要接受 真的很難

    我想 我能體會妳心理的震盪

  • Shadow:
     
    我慢慢發現,所謂的哀傷,是一隻長期蟄伏的獸,
    總是突如其來咬在心口,疼痛難當,卻在平時恍若不在。
     
    這幾天,其實我過得很平靜、很一般,
    還是可以和人家說說笑笑,
    還是可以繼續觀看第三次的【家門的榮光】。(笑)
     
    但要是猛地想起這件事,會忽然有些失魂,
    然後陷入某種呆滯的狀況……
     

    kytu 於 2009/07/24 15:44 回覆

  • 佳
  • 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抱)
  • (抱~)

    kytu 於 2009/07/25 2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