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台大心理系林以正老師在 2007 年應文學院學生會之邀請而進行的一場講演,談愛情關係。林老師長年從事相關研究,妙語如珠的同時其實也提供了一些思考與在關係裡成長的方法,不致流於空洞的說教,多年後閱讀仍舊覺得受益良多。
 
以下是林以正老師提供文學院學生會公開之講演稿。
 


為何今天要花時間來聽演講,為何不去看電影,看表演,唱歌等等?
 
因為想一想花一點時間來瞭解一下愛情似乎也有它的邊際效益,因為我們對它的感覺真是又愛又怕受傷害。我每次去參加婚禮都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通常入口處就會有大幅的結婚照,甜美到不可思議!致詞的人,盛裝吃飯的人,盈盈笑意,祝福滿滿!遇到這樣的場景,照理應該很開心才對,但是我總有一股涼意!
 
一般而言,我們不太會去祝福一件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例如我們跟朋友講完電話時,不會說:「祝福你明天會醒過來」,「祝福你明天會吃早餐,有公車可以搭」等等,可是我們會說,祝你發財等等,越是難得的東西越需要更多的祝福。也因此,當一個婚禮越是堆積了更多的祝福的時候,就表是我們內心的不安全感越大囉!?事實也是一樣,這個投入真是一個很大的冒險啊!萬一出了差錯,可是傷得很重呢!
 
對於你們這一代而言,困擾未必會出在婚姻上面,但是人際與愛情的困擾與傷害恐怕是少不了的!因為你們的關係越來越豐富,可是同時也越來越困頓。例如,根據統計婚前懷孕的比率在近年來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大幅度的增加。原因是什麼呢?很多人或許覺得困惑,不過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對於兩個人是否能夠承諾一生有著很大的不確定感。所以,將過且過,而現在一旦有孩子了,那麼算了!終於找到一個結婚的理由了!而這種恐懼並不算不合理,當二分之一的人會離婚,當戀人平均一年會分手,當對方提分手時我們通常第一個反應是「那他是誰?」……所以,關係寧不可怕,如果聽一個演講不要說解決問題,就算是積些陰德也是值得的囉!
 
倘若關係這麼辛苦,這麼危險,這麼令人不確定,那麼我們為什麼還需要人際關係呢?當然可能的原因很多,不過簡單列舉幾個事例來說明一下:
 
1. Mayer 曾經訪談一千位韓戰美軍戰俘。在韓戰中,有 38% 的戰俘死亡,大多數死於戰俘營,即便獲救後依舊如行屍走肉。但是他們其實並未受到身體虐待,各種生活條件也還算正常。那麼毀滅性的因素究竟成哪裡來的呢?
 
 甲、告密-不處罰,但是告密者可以獲得獎賞
 
 乙、團體中自白自己做的錯事爛事,對別人做的陰險事。坦白從寬!
 
 丙、破壞階級領導,蔑視長官,破壞社會階層的合理性

 丁、報憂不報喜
 
結果:缺乏抗拒的動力,經常陷入完全的消極
 
2. Shall We Dance
 
The wife said, "Do you know why people got married? It is because they want a witness in their life. The world is so big and we are so small and lonely and everyone is doing their own business. We need someone who witness that we lived and we need someone who care about every detail of our lives as much as we do."
 
3. Social Support function
 
每個人都有低潮,過不去的時候。這時候朋友就是你的緩衝氣囊。而在這種對自己懷疑,對自己的生命也充滿懷疑的時候,是否有真正的好朋友就能夠預測身心健康狀況了!
 
所以,親密關係的意義在於,孤單寂寞沮喪失落懷疑困頓這些有需要的時候能夠提供必要的支撐。
 
就是因為親密關係有這些好處,所以我們就會很渴望去獲得這樣可以支撐我們的親密關係。當然,所有的好東西也都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於是,我們都願意為了關係來做一定程度的犧牲。而犧牲的程度又可以有很多級:
 
1. 為了瞭解親密關係所以來聽演講--犧牲程度一
 
2. 犧牲時間,睡眠,精神去準備禮物或驚喜(例如:做一把小提琴)--程度二
 
3. 為了愛情而放棄名利職位或原先的生涯規劃--程度三
 
4. 媽媽癌症,為了小孩要考試,而苦苦支撐,不顧自己的生命--程度四
 
從這些犧牲的程度來看,我們真的願意也能夠為關係犧牲這麼多。那麼究竟能夠犧牲到什麼程度呢?或者應該犧牲到什麼程度呢?這是一個難解的課題,也是處在一個中時令人困頓的兩難。也因此,「關係中親密程度與自主性之間的拉扯」就成了親密關係研究中最核心的議題。
 
舉一個例子來說,阿芳為了愛男友,於是去學著看 NBA,去讀籃球規則,在大太陽底下去站在籃球場邊努力加油,忍受他球友們的汗臭和不時的黃色笑話。而阿芳的朋友總是酸酸的說,阿芳進入愛情之後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朋友疏遠了,男朋友似乎成了他所有的世界。
 
這樣好嗎?
 
一個更極端的例子是,小芬有一次看醫生結果被這個醫生展開熱烈的追求,後來雖然知道他是已婚的身份但是已經陷入愛河了。由於這個溝通往往是單向的,只有他能聯絡小芬,但是小芬並不能主動聯絡他。小芬逐漸變得越來越成其他朋友之中退縮下來,往往一整晚都坐在家裡等待他可能會打來的電話或簡訊,小芬覺得自己像是一個默默張著網的蜘蛛,一動也不動的怕漏失到任何可能的聯繫或相處的機會。小芬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直潛伏著的蜘蛛了!
 
這樣很悲慘吧!
 
在這樣的關係之中,我們看到一個人為了獲得親密的關係,自主性幾乎完全的喪失了。因此,有許多的輔導諮商專家就提出了一個口號,事實上也成了一本書:「愛他,也要愛自己」。我想這是對的。我們在一個關係裡,如果覺得自己越來越萎縮,越來越哀怨,越來越多壓抑的情緒,越來越成為一個自己都不喜歡的人,長時間來看如何有可能維持一個美好的愛情呢!
 
所以聽說也有一句流行的口號是:「愛我,但是不要改變我;教我,但是不要要求我」。這主要就是希望在關係裡必須非常尊重個體的自主性。所有的改變都必須出自個體自主的意識,否則就變成了壓抑。
 
講到這裡,各位是否同意呢?雖然有一點道理,但是有一個顯著的矛盾問題。如果自主性這麼重要,而且對方都不能試著來改變你,影響你,那麼究竟我們要這個關係做什麼呢?那就一個人不就好了嘛!親密關係本身就是一個具有期待,就是一個互相影響的過程,怎麼可能不期待,不改變,不要求呢?!如果按照這樣的說法,所有的關係都具有壓迫性,都很難實質的存在。每個人都不肯讓步,都堅持自己,那麼關係也沒有可能持續。
 
因此,雖然上述的觀點有一個非常值得留意的部分是:千萬不要在關係之中迷失了自己,喪失了自己。但是在意義上似乎還不夠積極。因此,我提出下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式,那就是「愛自己所以愛他」。
 
「愛自己所以愛他」,用一個比較學術的名詞來說,也有人稱之為 Michelangelo Effect。這個意思是模擬當時有人問 Michelangelo,為何他可以雕出這麼完美的雕像來。結果他回答:「我並沒有雕刻他,我只是把石頭的雜質去掉而已」。我第一次聽這個名詞,有一點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感覺,而通常這樣的演講就比較容易得名,而確實這篇論文也成為經典的論文了。這個意思是說,一個關係存在的價值並不是僅僅提供一點情感的依靠而已,而是有更積極的意義。
 
我們雖然努力的要「傾聽內在的聲音」,「好好作自己」。但是倘若你一個人躺在床上去想:啊!我要好好作自己!可是問題是我自己是誰呢?好像有時候內向,有時候外向,有時候端莊,有時候三八,似乎也搞不清楚哪一個人才是真正的自己。通常在這種時候,我們會很需要一面「照妖鏡」,他可以穿透我們的皮相,看到我們的內在。就像 X 光機器一樣,把整個骨頭的形貌都呈現出來。誰能夠這樣呢?就是那個愛著我們的人,由於他可以獨特而深切的看到我們最美好的部分,因此我們就逐漸的在這樣的鏡子之中呈現出自己最美好的自己,也成就那個美好的自己。用心理學的語言來說,就是我們逐漸的可以在對方的鼓勵和支持之下,將真實我逐漸的趨向與理想我的結合。
 
這就是我們今天的一個核心的思考「在關係裡互相成就」,為什麼說在繁花之上更現繁花呢?因為在一個親密的關係裡,我們永遠有機會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通常日劇裡面,當主角開始說:「因為你我變成了更好的人」,我總是幾乎都要熱淚盈框了。喔,不盡是日劇,我印象很深刻的一齣電影是【愛你在心口難開】,其中一段經典台詞是:
 
Melvin Udall: I might be the only person on the face of the earth that knows you're the greatest woman on earth. I might be the only one who appreciates how amazing you are in every single thing that you do, and how you are with Spencer, "Spence," and in every single thought that you have, and how you say what you mean, and how you almost always mean something that's all about being straight and good. I think most people miss that about you, and I watch them, wondering how they can watch you bring their food, and clear their tables and never get that they just met the greatest woman alive. And the fact that I get it makes me feel good, about me.
 
Melvin Udall: Well, my compliment to you is, the next morning, I started taking the pills.
 
Carol Connelly: I don't quite get how that's a compliment for me.
 
Melvin Udall: You make me want to be a better man.
 
Carol Connelly: ...That's maybe the best compliment of my life.
 
有這樣欣賞著你,可以看見你的獨特性的人,於是在彼此的眼中,我們都願意也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當然,這樣的理論還是有點紙上談兵,似乎比較接近理想,而不是現實。那麼在現實之中,這個歷程是如何可能的呢?這時我們又可以引用另一個相關的理論:自我擴張理論(self-expansion theory)。在這個理論中,他更具體的指出,所謂成為更好的人是擴張了自我。當然不是物理上的變胖,而是心理上變得更堅強。而其關鍵則在「自我效能感」,也就是感覺自己可以做到以前作不到的事情,可以開發以前所沒有的潛能,可以探所以前自己所未知的領域。
 
我們試著想想看,愛情可以激發多少的潛能呢?
 
1. 有一次社團同學會時,大家相約帶來過去所收藏的東西。有一個當年我想追而沒追到的女生帶來一首新詩。一定要唸出來。不管我多不願意,他終於還是唸出來了!唉!我真的好感動!寫得真是好啊!我這幾年來顯然已經退化到不知新詩為何物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乾枯的腦袋都可以文思泉湧!
 
2. 我以前參加的三民主義研究社,這些年來我都說是憂國憂民才去參加的,今天表白一下,其實是為了社團裡面一個女生真是令人迷戀啊!過去我主要技能的提升也都是靠這些追求而來的,不論是中國結,電影研究,或者參加學運都是因為不同的對象所激發出來的潛能呢!
 
所以,不只是因為他而成為更好的人,更重要的是我們因為有這個關係,有這樣的伯樂,有這樣的支持與鼓勵,因此才有強烈的動機要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本來今天的演講到這裡就可以了!我可以結論,對於關係對象的選擇,我們總愛問:「你愛我什麼?」。其實這個問題真的好難以回答。倘若你說,我愛你的美麗,那麼哪一天美麗消失了,你就愛更辣的妹妹囉!或者說,你愛我聰明才智,那麼倘若我讓你失望了,或者你遇到更聰明的人,那麼我不就馬上被拋棄了嗎?我聽過比較噁心的是:在一個朋友的婚禮中,有人問新娘,為何選擇他,新娘說了新郎一堆好處。然後輪到新郎,我們都想還能說什麼更好的嗎?結果新郎說:「我沒有選擇!當我第一眼看見他,就知道是她了。」
 
哇!好感人!好大的謊言!怎麼可能!如果沒有任何的條件,那麼為何不是任何人呢!所以,如果依據自我擴張理論,比較好的答案是:「因為我喜歡在你的眼中看到我的可能性,所以我願意為你,為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倘若一個伴侶不能夠讓你成為更好的人,或願意成為更好的人,那麼她一定不是好的伴侶。這是我們今天的第二個命題!小小結論一下兩個命題:
 
第一個命題是:「愛他也要愛自己」,不要喪失了自主性,變成一個連自己都不喜歡的人。
 
第二個命題是:「愛自己所以愛他」,因為我們很希望好好的愛自己,而他能夠好好的成就這個理想我。
 
但是,我仔細的思考之後,還是覺得這樣有所不足。也覺得有些隱隱的不安。舉個例子來說,自我擴張理論有幾個可能的困境:
 
1.很快就習慣化了。每個人畢竟有其限度。每個所謂的新鮮感有效期限好像都不太長。也就是,這種關係能夠刺激自己好大的潛能,好像大多數只發生在關係的初期,過了一段時間就沒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了!
 
2.那麼是否有越多的交往對象越好。一個學籃球,一個學棒球,一個學高爾夫等等一個接一個。
 
3.當後現代世代來臨,我們還有所謂的多元自我。那麼任何單一的對象都沒辦法提供這麼多的刺激,這麼多的滿足。那麼是否只好進行精密分工。也就是這是讀書男朋友,這是逛街男朋友,這是唱歌男朋友等等。每個生活領域的開拓,都需要一個最大潛力的人來負責?!
 
4.每個關係都變成非常功利主義的計算,都得看看他對我的「自我成長」的邊際效益。
 
5.倘若每個關係都有這樣的計算,而且也都要擔心自己很快就要過了「保鮮有效期」,那麼是否要常常擔心自己很快就要被淘汰掉了?而為了掌握主控權,與其被劈,不如劈人。
 
近年來的研究顯現,好像年輕世代的人主要是在比賽分手的過程是「先講先贏,後講遭殃」。但如此一來,關係充滿了恐懼與擔憂。擔心哪一天會被厭倦,擔心哪一天會被取代,擔心哪一天會忽然分手。關係不再令人安適自在,反而焦慮恐懼,那麼似乎又偏離了原來的意義。
 
但是,關係當然有所謂的「功能」啊!不然,在演化中早就被淘汰掉了!有功能就是功利。這樣講似乎也不對!那麼應該怎麼辦呢?我覺得不是不能去評斷一個關係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否則很容易現落在一個不可自拔的關係之中,自己越來越糟糕。但是,當我們覺得一個關係對我們的生命成長有助益,因此願意投入在這個關係之後,一定會產生一種焦點的轉移。也就是我們的注意力,必須要不能只放在「對我有多好」這個動機上,起心動念要逐漸去練習把這個關心放在對方的身上。因此我想在提出第三個轉折:「愛他才能愛自己」
 
前述問題的根源在於,太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自己的這個「我」的身上,把「我」當成一個至高無上的東西,而所有的關係都必須為了成就這個「我」而存在,也基於這個基礎去評量所謂的邊際效益。可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反而落入了:「有了還想要更多,沒有了則挫折沮喪」的不斷循環當中。有了之後,要為了習慣化之後的缺乏新鮮感而苦惱,例如,很多人會問:「我還愛他嗎?還是只是習慣有他?」。如此一來,又得為那個節日要送什麼禮物?這次生日和情人節怎樣有更大的驚喜?而深深的苦惱著!
 
因此有些心理學家就提出來「快樂跑步機」的理論。也就是說,倘若我們一直追求快樂或者成長的刺激感,那麼就像到了一部跑步機上。當把快樂和刺激調到了某個步調之後,因為習慣化很快的就感受不到那個刺激了,然而你其實還在跑步機上,如果你一慢下來,那麼就馬上後退,這時候就立刻感受到挫折失落的沮喪。如此一來,你只能更奮力的往前奔跑,一直到累死為止。也因而承受著很大的痛苦。
 
這時候我想要提醒大家,其實講人際關係,並不需要什麼新鮮的理論,驚人的言詞,或者創造力的思考。人際關係已經存在幾千年,很多如何經營人際關係的智慧其實老早就存在了!慈悲、恩慈,關懷、瞭解、信任、同理、用心,讚美,分享,傾聽,原諒。這些名詞你們或許都覺得是老掉牙的老生常談了!可是,如果你們仔細的分析這些觀念或教誨,你會發現其實他們都說到同一個原則,那就是好好的把心放在對方的身上。所謂把心放在對方的身上,意味著你要平時就好好的練習,如何把第一個念頭的關切放在對方的需求和心理的瞭解上,而不是只專注在自己的好處。這就是「愛」不是嗎?
 
我常舉兩個實驗的例子,大家或許更能夠簡單的掌握這個概念,並且記憶也會比較深刻些。
 
在華盛頓大學的心理系有一個愛情實驗室(the love lab)是由 John Gottman 教授所主持。他做了一個很有趣的操弄,請一對一對的戀人到實驗室來講十五分鐘的話,其中包括好的和壞的感覺,然後測量他們的生理變化。他們從 92 年測量了七百對夫妻的對話,然後追蹤十年看看能否預測離婚。
 
結果發現,他預測的準確率竟然高達 94%。其中最主要的兩個發現是,我們並不是不能吵架,可是倘若吵架的時候,我們生理指數會突然的飆高,然後在此一同時我們所做的行為也會使得對方的生理指數隨之飆高,那麼這個現象稱為負向的連結(negative reciprocity),如果經常出現這樣的模式,那麼這個關係就會非常悲觀了!為什麼會這樣呢?心理學過去的研究發現,當我們的生理指數飆高的時候,我們的注意力通常會變得非常的狹窄,就像是進入戰鬥的狀態一樣,眼中只有想要獵殺的對象。所以,這種時候我們也往往都會感受到血液衝到腦袋,只是想贏,只想報復傷害對方。
 
然而,即便排除了這樣的負向連結之後,雖然避免了負面的傷害,但是還是沒有能夠創造滿意的關係。如果要創造滿意的關係,那麼另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則是正向情緒的表達。
 
Gottman 發現,通常我們所表達的正向情緒都很容易被錯誤的解讀和接收。原因是,我們往往吝於真正仔細的去觀察伴侶的優點,並且很具體而直接的表達我們對於這些優點的喜愛和讚賞。相反的,正向情緒的表達往往透過工具性的方式。例如,今天特別排隊買一個飯卷給他送去教室等他下課。可是沒想到他已經和一大堆人約好要去試一試某新開的餐廳等等,於是只好把這個藏在書包裡。研究也發現,倘若請先生們去對太太表達愛意,絕大多數的先生會去洗碗,洗地板,帶小孩,就是很難直接抱著太太去說:「我好喜歡你今天的打扮,好愛你喔!」、「哇!謝謝你願意早起來叫我們起床,好幸福喔!」等等。吝於表達,錯誤的表達就是滿意度的殺手。
 
那麼怎樣提出「真心的讚美」而不是「泛泛的應付性讚美」呢?這個時候就有賴於你能夠真心的將自己的心意放在對方的身上去感覺和體會對方。否則那些不夠真誠去感受來的讚美往往還會弄巧成拙呢!
 
今天我們也希望贈送一本書「你的桶子有多滿」就是在指出在關係之中如何不吝惜而且正確的表達正向的感覺。你可以想像的是,我們互動的雙方,就如同每個人有一個桶子,裡面裝著生命的能量,你究竟要從對方的桶子裡把水舀出來呢?還是要為對方加水,也為這個關係注入活水?不過另一個要特別注意的地方是,其實有一個黃金比率的,也就是正向回饋與負向回饋之間的比率最好是五比一以上,但是倘若超過了十三比一那麼反而會造成不好的結果。這也顯示,對方的讚美必須事件立在一個紮實基礎之上的,而不是用讚美來當作淋浴。
 
這幾年來,我走進書局發現有一個很奇特的趨勢,那就是談論「性」的書籍變得更多更普遍也更受歡迎了。但是,很多這類型的書似乎都有相類似的地方:口技大全,手技大全,性感帶搜密,他無法抵擋的絕招等等。好像把高潮對等於性的滿意。有時候我的朋友也偷偷的來問我,ㄟ!我最近看書才知道一些前戲的技巧,可是寫那麼多,全部做一遍不就已經累死了嗎?那就竟要做多久呢?我聽了真的是啼笑皆非。對於如何獲得最佳的性滿意度,其實 Master & Johnson 已經做過了一個很著名的實驗。……….
 
這個實驗所真正要表達的,也不是一定要說什麼。而是你有沒有把對方當作一個人去看,有沒有把對方當作一個有獨特感覺的人去看待,還是把它當作一個工具,或者把整個性行為的過程想成是自我表現的機會。結果不管是哪一種,你會發現真正驅動你的並不是享受這一段親密的時光,而是焦慮和恐懼。講話,意味者嘗試去體會對方的感覺,嘗試去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把注意力放在對方的身上。這麼一來,你的重擔放下了,別人也可以輕鬆自在下來。
 
近幾年來,心理學的愛情理論很流行一個「依戀理論」。這是模擬親子互動的關係。從這個理論也可以充分的看出,「依戀」並不是關係的目的,一個敏感而有反應的照顧者,她因為能夠將滿滿的心思放在孩子的身上去體察他的需要和狀態,使得這個關係成為所謂的「安全堡壘」,使得孩子放心輕鬆自在。然而目的並不止於此,正因為有了這個自在,所以孩子可以以這個安全堡壘為核心,去探索他周遭的事物,而能夠在這樣的探索的過程之中逐漸的成長。依戀與探索是生活的兩個支撐,而在這樣的平衡之下,成長與沈澱也可以兩全。我想,倘若這些條件俱全,那真是一個美好的關係啊!
 
其實,最後歸納出來我有三點結論來判斷一個愛情關係是否值得或是在關係中可以努力的方向:
 
1. 能夠讓你因為在這個關係裡成為你自己都喜愛的自己的關係才是一個值得投入的關係。碰到關係的困境的時候,退一步來思考,究竟我想要在這個關係裡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呢?而這個關係是否也再讓我成為那樣的人呢?(愛他也要愛自己)指的是,關係必須提供一個自我成長的沃土。
 
2. 這個人並不是要創造很多的意外驚喜,而是能夠為你的探索自己加水,能夠鼓勵也能夠提醒你的人。在這樣的過程中,你可以經常的感覺到自己的進步,而不是陷落在進退兩難的困境之中,難以自拔。(愛自己所以愛他),指的是動機因素,也就是我們樂於在這樣的關係中彼此成就理想的我。
 
3. 對方是能夠(或至少努力的學習)把你放在一個優先的位置上來考量事情的人。而因為這樣的心意,你會覺得可以放心自在的溝通和彼此回饋。如果,你在這個關係裡經常感覺到緊張,焦慮,嫉妒,害怕。那麼這樣的關係恐怕就得反省深思出了什麼問題,是否值得了!(愛他才能愛自己),也就是在關係裡不斷的修練和檢視自己是否能夠把對方放在一個優先的地位去考量,而在這樣的心意下去創造一個令雙方舒適自在的空間。


【Q & A 時間】
 
會後,有個人問林老師說,在感情中受到挫折該怎麼辦?怎麼走出來?
 
林老師就笑著說:「其實我不太會回答問題耶,每次被問到問題都覺得很尷尬。以前剛畢業時,覺得自己很強,到處演講,演講到基隆去了,結果演講結束後,有位婦女問我說:『老師別說這麼多,不要和我談什麼理論,請和我說,我老公都不想回家,我有什麼方法把他留下來?有什麼方法?』
 
一談到不能講理論,我的腦袋就一片空白了,結果我沉默了很久。我很尷尬,問問題的她也很尷尬;金害,我問到老師下不了台了。其他觀眾和主辦單位也很尷尬,大家僵成一團。
 
然後我就吐了句話說:「我又不認識你老公,我怎麼知道。」
 
哇!當場全場鼓掌。主講人說:「好!謝謝林以正老師精闢的回答。謝謝他!大家鳥獸散(這一段話老師破音加激動,快速的在三秒內講完)
 
好啦!說了那麼多,其實我是在為我的不會回答找藉口。但其實在那之後半年演講和上課都提不起勁,覺得我學的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學那麼多理論,竟然連這樣一個問題都不會回答,但我後來心理恢復健康了。
 
我後來想想其實我回答的是對的,因為我真的不認識他們家的狀況,不知道他們喜歡什麼,公婆關係怎樣,很多部份,我能夠說些什麼?
 
事實上我沒有最佳解。我也覺得任何演講者和觀眾說有個最佳的答案都是騙人的,人生的狀況百百種,沒有 step 1、step 2 就完全可以解決問題的。
 
我也覺得那位小姐最大的問題不在於他和他老公的狀況,而是在於她困在她只想要一個簡單的答案上。但事實上這是個過程沒有標準答案,所以我們要去試不同的方法,而不是有一個唯一解。
 
同樣的我不是那個人,你無法放開自己,我們想幫也沒法。
 
那你講到如何面對情傷,其實我是有答案的。
 
第一個是在感情中,誰先講分手,傷害就少了一些,所以根據調查百分之 85 的人說他先分手,這數據當然是騙人的啦。但這樣你會比較好過點,就算是你心裡想,是我先分的只是被你講掉了,那也可以,先講只會有一陣子的罪惡感之後就會消退了。
 
但問題最大的不在說分手的那個人,而是被分的那個人。通常會那麼痛有幾個特徵:
 
1.覺得全世界只有我這麼苦,全世界只有我是這樣
 
2.對所有事情過度敏感 講的好像都是我
 
3.拒絕改變
 
在今天要送的達賴喇嘛這本《快樂》的書裡面,提到了說我們要如何面對這個苦難的情境?就是我們要明白情況是有很多因素造成的,而非單一因素。
 
你會說,這不是廢話嗎?不!是非常深遠的。
 
你可以做一個練習,就是「我你他日記練習」。
 
你不用花什麼幾千塊去心理諮詢了,只要有一張紙開始寫下你的心情,把你遇到的事情,先用我,來敘述,再用你來敘述,最後用他來敘述。主詞變換就好。
 
前幾天,我和我兒子吵架,因為母親節他不理他媽媽。結果我氣到,想當做沒這個兒子,非常非常氣,和他大吵一架。後來我就用這個方法,用我開始寫,結果我就把他痛罵了一頓,寫了十多分析,下筆不能自已。
 
  我今天因為兒子不理媽媽,所以我非常的氣。
 
然後換你。
 
  你今天因為兒子不理他媽媽,所以你非常非常的氣,氣到和他冷戰了起來。
 
然後寫到他。
 
  他今天因為兒子不理媽媽,所以非常的生氣,他也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能控制住情緒,做出傷害家人的事。
 
最後,當天我和我兒子道歉了。雖然他還是和我冷戰。但我去道歉了。這讓我有個柔軟的空間,把我拉離陷落的情緒中。讓我知道我也有做不對的地方,不是說他沒有錯,而是我的確有做不好的地方。所以先做這個「我你他練習」,給自己一點距離,去找出你情緒問題的癥結點。
 
還有記得,那些聽起來老掉牙的道理--感恩、同理、慈悲,卻是老祖宗傳下來歷久不衰、千錘百鍊的智慧,我們早有面對這些事物的能力了。
 
最後附上文學院這次附的詩,也許就是這麼美的詩,讓我來到這場演講。
    
  請柬~給讀詩的人 席慕蓉  
      ..
 
   我們去看煙火好嗎
   去 去看那
   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
   夢境之上如何再現夢境

 
   讓我們併肩走過荒涼的河岸仰望夜空
   生命的狂喜與刺痛
   都在這頃刻
 
   宛如煙火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