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一篇懷舊文,儘管【浴火鳳凰】真的是我童年時候的記憶之一。
 
當然,換個角度來看,或許還是可以硬套上「懷舊」這個字眼,只不過,緬懷的是當初寫成這篇文的、陳舊的自己。
 
成文於 2003.08.09


 
唔,從大安森林公園散步回家的時候,突然想起這首歌,一部古早連續劇的主題曲,曲調很熟,但歌詞真的記不清楚了,不過,即使一路哼唱得零零落落,卻沒有換歌的念頭。
 
很奇異地。
 
連續劇是許多年前的了,潘迎紫和苗僑偉擔綱演出的科幻武俠劇。當時算是挺轟動的吧,譬如劇中角色幻波公子的口頭禪就蔚為一時風潮:「莫急莫慌莫害怕……」說真的,我對這齣連續劇沒有什麼好惡,若說感情,僅僅是種懷舊心緒吧,倒是片頭曲(【聽說你離開他】)和片尾曲印象還挺深的。
 


經歷一次愛情的生老病死,是會讓人再次面對時變得更退縮還是更勇敢?記憶裡的滋味太複雜,複雜到連思念的顏色都無法單純。
 
將情感的消逝說成「死亡」或許過於誇張了,但只要是認真走過那段歷程,恐怕是難逃錐心的痛楚。朋友阿清的說法,我很喜歡,也覺得再貼切不過--「散去一身功力」……
 
那是一記打破自己的重擊,而後,無論時間或長或短,必須拾起滿地大小參差的碎片,用這些舊素材重新塑成新的面貌,足以面對世界,更得以面對自己。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的「浴火重生」,更不敢確定這是不是表示下段戀情將能獲得更細緻的呵護與對待,但這遭破舊立新,讓自己很清楚地知道哪裡有裂縫難平,而哪裡特別脆弱單薄……
 
沒有人,這世界再沒有人比你更瞭解自己,在這段經過之後;於是,對於感情的得與不得,便能變得更釋懷。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這看似豁達的老句子,終究是需要受過傷才能內化的了悟。
 
 
〈浴火鳳凰〉  唱:羅皙
 
  好想找一個敞開的心房 向他訴說我所有的滄桑
  別怕觸痛了我的情感  也不必再隨我感傷
  讓我們感覺那份悽涼的美感
 
  也許所有美麗故事的開端 總有一些不能避免的遺憾
  就像傳說裡的鳳凰    一定要經過烈火的磨難
  才能真正把美麗披在身上
  
  當你燃燒著熱情的眼光 向我投射火辣辣的熱浪
  我不敢不敢抬頭看 只怕一眼就不能抵抗
 
  不要問我心裡怎麼想 只要你一聲真心的呼喚
  我就會融化在你手掌 幻滅重生
  為你 我甘願甘願做個浴火鳳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