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回想起來,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捱過三月的?只覺得彷彿走了一趟阿鼻地獄,極其狼狽,但總算是歷劫歸來了。
 
在這段期間,除了先前便已安排的行程,我幾乎完全與外界隔閡,分分秒秒都砸在學校裡,或在教學,或在行政。這種日子,簡直抽乾了我的靈魂,於是內底逐漸枯涸成荒漠,寸草難生……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