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在重病當中跨過了一年的界線,但這句「新年快樂」還是不能省。
 
面對 2006 年的到來,國外已經出現好多關於未來一年的預言──阿諾蟬聯州長、巴西贏得世足賽冠軍、Google 會遭遇重大挫折,最誇張的是將出現「彗星撞地球」!? 不曉得這些預言有多少會成真,但站在這個轉捩點上,我想先從 2005 年度回顧開始。
 
上半年度,最最重要的當然是完成我生平第一次的自助旅行;獨自前往安全堪慮、無人相識的南半球國度──這個挑戰,對我來說是空前未見的。除了外在的冒險,更是內心的考驗,明明從高中時代就很習慣個人行動,卻在遙遠異邦深刻地感受到寂寞是怎麼回事。不過,在旅程中,我也完成了許多從未想嘗試的事情,譬如在全世界最高的高空彈跳據點縱身而下、搭乘兩人座的輕型飛機在空中俯看野生的鯨魚母子……當時的種種,結成了很深很深的感情,如今,在心底,我認定南非是第二個家鄉。
 
感謝我家妹妹,在隱瞞父母又得有人知道我真實狀況的情形下,妹妹承擔了相當沉重的心理壓力;感謝溫暖親切的辦公室同事,提供我實質上和精神上最大的支持,讓我永遠無法忘懷。感謝所有曾經給予此行祝福的朋友們,以及在南非遇到的每個好人。
 
還有,謝謝 Robin,因為他,我才會衝動地展開行動,為生命增添這麼絢麗的意外篇章;而那三個星期日的晚間,看著 Robin 的芭蕾表演,讓我有生以來最強烈的迷戀有了完美的終結,此生無憾矣。Oh, Mr. Robin van Wyk, thank you for endowing me with an incredible and fantastic memory. I will be your big fan forever and forever.
 
聽說有單位考慮在台北巨蛋再度搬演【Cats】?唔,如果不是 Robin 演出 Mr. Mistoffelees,我應該不會去看吧。說真的,我並沒有特別喜歡這齣音樂劇,2004 年的消費理由就只有 Robin 哪;而投注在這隻「Robin Cat」身上的錢,讓我從 2004 到 2005 窮了整整一年。(如果 Robin 再度演出呢?那當然是再窮個十年、廿年也要努力衝衝衝啦!)
 
就在生活重新回到軌道,以為我的熱情和青春都成為過去式之際,不小心在轉台時看到了【極道鮮師】;這齣日劇其實不是我偏愛的類型,只因看到ヤンクミ站在台上練習與學生初相見的演講,覺得跟自己的情況頗有相合之處,於是就試看了一集,意外發現這齣日劇挺有趣的,就這麼決定將它看完;當時,覺得唯一可惜的是,為什麼叛逆學生 leader 的重要角色會找個長相怪怪的小男孩來演咧……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地,當時覺得「長相怪怪的小男孩」竟成為我 2005 下半年度的動力來源。(小故事大啟示:做人不要太鐵齒呀~)
 
松本潤。
 
因為松本潤,我開始注意到「嵐」這個偶像團體。還記得,八月份剛接觸時,五個人站成一排,除了松本潤之外,我連長相跟名字都串聯不起來,參加「台北-東京連線見面會」時,完全沒聽過他們的出道曲〈A.RA.SHI〉;現在,不僅知道哪個是哪個,也用強記的方式硬背下〈A.RA.SHI〉的副歌,更甚者,「嵐」在 11 月發行單曲上節目宣傳時,另一位特別來賓發表對於各成員的印象,我可是看到紙板上的特質描述,就能立刻知道所指何人。嗯,我有認真往忠實粉絲的路上進化噢。(笑)
 
因為松本潤,我努力研究 Club Box、BT、E-mule,在此之前,我從未興起過網路下載的念頭,當然就對這些十分陌生。而在網海四周闖盪時,看到松本潤今年在日本演出舞台劇「伊甸之東」的劇照,登時燃起了新夢想──有朝一日,我希望可以到日本看松本潤演舞台劇啊。
 
就路程來說,日本比南非近多了,但芭蕾沒有語言的問題,可舞台劇有。於是,我開始學日文。
 
我很討厭自己的時間被束縛,所以不大喜歡在生活裡安排長固定事項。2004 年,我曾挑選關於文學和藝術的課程,一週一次共八堂,上了兩期就覺得筋疲力竭,就算精神得到充實,對體力而言,真的是不小的負荷;後來也曾到某大學去旁聽夜間課程,同樣到後來便無法撐下去。沒想到,現在這樣一週兩次三小時的日文課,我已經連續上了三個月,而且依舊興致高昂。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它甚至成了我補給元氣、治癒憂鬱的良藥,無論是生理上的疲憊或心理上的低悶,只要當天有日文課就可以立刻得到舒解,效力又快又強。當然,2006 年還要繼續下去,我會朝著夢想邁步前進的。
 
連續兩年都遭遇到了相近的情況,我的心裡其實很明白,其間最可貴的在於實現夢想的過程。不管是 Robin 還是松本潤,他們提供的是創造驚喜的機會與動力,至於能不能為生命帶來些什麼,端看自己如何去做;或者這麼說吧--所有遭遇的人、事、物,無論近在咫尺或遠在天邊,最終能賦予他(它)們意義、丈量和他(它)們之間的深度的,唯有我。我不希望這麼罕有的迷戀經驗,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一次浮光掠影的邂逅。
 
除了這兩樁之外,工作上當然有些感想,周圍多少有些變化,就留待以後再補說吧。(呃,不是我欠缺誠意,是現在真的頗晚了)
 
至於 2006 年的新期許啊,除了衷心盼望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世界和平外,就是大家都能平安喜樂。再來,當然就是送我家小兔崽子們進大學嘍~Fighto,OH!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