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在年終之前每天貼一篇文。當然,這仍舊是舊作。不過,為表誠意,我還是會加入一些新東西的。
 
這本書是 Laura 借我看的,當時她特別叮囑我,在工作未完成之前不要看,因為一旦進入故事裡面,就是不到結尾不罷休的糾纏。事後證明,Laura 這等說法,絕非誇飾。 
成文:2004.10.17
 
這是一個愛情故事,而且幾乎可以說完全聚焦在男、女主角身上,作者好似有意將描寫的主題純粹化,就是集中在繪述愛情中的聚與散、頃刻完成與瞬間崩毀。更特別的是,從人物到場景全部是西方的產物,若不是先知道她是日本作家,單看內容,可能會誤以為看的是西洋羅曼史吧。
 
故事與電影【似曾相識】有些類似,但透過不同時空的多次遇合與分離,更強調了過程裡的奇崛與艱辛。尋找、相逢與失落,像是迴圈一樣在時間裡反覆上演;甜蜜與痛苦永遠形影相隨,然而,為了那一秒的甜蜜縱使痛苦再強悍、再撕裂,還是義無反顧投身其中。
 
愛情,是無邊際的耽溺。而在愛情前俯首稱臣的奴隸,轉身面對世事變遷的歷史洪流,卻成了不折不扣的勇者。
 
故事貫串了數個時空。普法戰爭、巴拿馬運河的修築、經濟大恐慌、二戰中的倫敦大空襲……作者並非直接敘述這些史事,而是將它們變成一幕幕背景,大時代的重量,深化兩人相互覓尋的困難,並襯托出彼此間幽微卻堅韌的牽繫。書寫上,作者沒有按照歷史來安排情節的先後,對我來說,這不致造成閱讀的混亂,更有意思的是,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作者構思的伏筆與佈線,這是跳脫在情節片段的時序之外的。想來,與作者慣寫科幻、推理小說有些關係。
 
當然,在這種既是循環亦是推進的故事流線裡,賦予人物變化是必須的,通常展現在年齡、身份、關係與記憶等方面,而無論如何不變的,是感情與靈魂。此外,敘述方式也不盡相同;有些採取男主角的自述,有些則偏向以女主角作為出發點。
 
全書中稍嫌複雜的是作者追溯兩人永遠無法長相廝守的緣起,這一段翻轉了先前情節安排裡的主客體--總是男主角在夢中見到女主角,實際上,在後來會發生的種種,都是十七世紀時的女主角織就出來的。在此之前,多半是男主角做為立場來說故事,在此之後,則有了另一種不同的角度。我不清楚是翻譯的緣故還是原本書寫的情形本就如此,然而,對於兩人會有如此宿命的理由,我始終覺得作者的解釋有些模糊。或許是因為這一段使用類似蒙太奇的敘述手法,又同時摻入幻奇,所以讀來猶墮五里霧,頗覺迷茫哪。
 
在架構方面,全書共分五段主題故事,每段主題故事之前又會加一個時空不同的小場景,做為主軸線的提示。此外,每段主題也都跟一幅藝術作品相關,只是關聯或深或淺。
 


在閱讀這本書時,我一直想到電影【千年女優】的執著,也想到了屏風表演班的作品--【西出陽關】的節目冊中這麼一段句子:「有些人在生命中也許只出現一次就消失了,不管時間怎麼流動,他在你心裡永遠佔據一個最重要的位子。」我想是與書裡設定男女主角的感情模式相關。他們都是用生命愛戀著彼此,然而不是短暫相逢便即刻離別,就是相依相擁卻不知道尋尋覓覓的夢影就在伸手可及之處……
 
以無可取代的刻骨銘心和侵入生命底層的記憶,對抗現實的殘酷、處境的痛苦,還得面臨時間的催逼。這樣的愛情太純粹、太簡單、太強烈,所以完全無法用理性來析解,更得面對亙古的質問:這樣的愛情,真的存在嗎?存在於現實,這樣的愛情,真的可能嗎?還是,我們已經不敢相信,只能將這樣的故事看作神話,或者,笑話?
 
究竟,對於這樣的愛情,人們是因為不存在而不相信,抑或是因為人們不相信而不存在?也許這是個永遠無解的問號。但,無論如何,我喜歡《獅子心》裡如同卡農般反覆出現的溫暖主題:
 
「我很慶幸對象是你。每當找到你的時候,我都在想:啊!能遇見你真好。每一次,每一次。在遇見你的那一瞬間,我的喜悅就好像世界綻出金光一樣。」
 
我希望自己能懷抱著這樣的幸福念頭,在面對所有與我相遇的人。
 
我希望我可以。
 
 
P.S.
1. 以下這首歌送給故事中在時間流裡不斷重逢、不斷失散的愛德華與伊莉莎白,曲名是〈The Eternal Heartbeat〉,選自 Cecilia 的專輯【Voice Of The Feminine Spirit】
 

 
 
2. 如果是音樂的話,不曉得是不是受到 John Barry 在電影【似曾相識】中選用拉赫曼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第十八變奏」,所以我直覺也想到拉赫曼尼諾夫。如果是為《獅子心》的話,我聯想到的是第二號交響曲的第三樂章,當旋律走至最絢麗的同時卻又最引人悽惻。這裡與大家分享 Pletnev 演奏的版本。(CD→
 

 
 
3. 博客來網路書店的介紹
 
  深情、浪漫、淒美
  超越時空、感人肺腑的無悔摯愛
  一部牽動內心蜇伏許久的愛戀記憶
  喚醒對永恆之愛的渴望的戀愛小說
 
  在時間的縫隙裡,在芸芸眾生的意識洪流中。各自存在地球一隅
  的愛德華與伊莉莎白,不惜一次又一次地穿越時空,找尋記憶中
  的對方。為的,僅僅是相逢的瞬間,彼此傾吐思慕與愛戀的片刻
  幸福。即使短暫的相聚換來的是生離死別的痛楚與悲傷……
 
  五則沉澱在記憶深處的愛情寓言,時空橫跨十七世紀的倫敦、十
  九世紀的瑟堡和牛津、二十世紀的巴拿馬和佛羅里達。一個夢境
  交織著另一個,一個故事開啟了另一個故事。幾百年前相逢的記
  憶,會經過幾個世代後才甦醒?深刻的牽絆與愛戀,真的難敵歲
  月的消磨?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