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瀏覽:
  FireFox 2.0 以上,1024 x 768
  非與音樂直接相關之文章,播放器均設定為「不自動播放」。

 
習慣每隔一段時間就回顧過去的模樣,不曉得是不是今年特別力不從心,所以看到昔日的自己、昔日的學生時,感觸格外深?
 
2002 年 7 月 9 日,我找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進入社會。那時,我只是個歷史科專任老師;雖然導師工作帶給我許多深刻而溫暖的體會,但當年的單純美好總也會在心頭徘徊。
 
以下是當時的日記:

Aug. 26, 2002
 
# 惡夢
  
嗯,昨天晚上夢到我的第一堂課,
居然緊張地一上台就開始支支吾吾地講起課來,
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說。
 
已經開始擔心了……
 
唔,我要同時教高一跟高二咧,還沒拿到課表,
可我想,課大概是一星期 22-25 堂吧,真苦啊~
 
 
Sep. 04, 2002
 
# 過勞死
 
昨天從學校回家的公車上,這三個字就鑽進我的腦袋裡,
第一次開始想,有朝一日我會不會「過勞死」。
 
這兩天每到了下午,就開始鬧頭痛,而且是非常非常痛。
可能是睡眠時間太少(一天兩個多小時,一天一個小時),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意外地,都是B型的我出來搞三八,
所以還挺愉快的,只是唏哩呼嚕上課耍寶的結果,挺傷神的。
 
唉,其實也怨不得人,是自己之前太混啦,
才會讓兩份工作疊起來做。
天啊,快讓我脫離這個地獄般的生活吧!
 
 
Sep. 06, 2002
 
# 颱風假
 
這是升格為正式老師後的第一次放颱風假。
嗯,已經可以體會那種矛盾的心情了,
自己是很希望放假啦,可是……我的進度啊~~
星期五有兩個班有兩節課咧,一放就毀了,
現在會變成有三班進度特別快,有三班特別慢。
 
這幾天忙下來,其實還好,並不覺得累或是辛苦,
可能是因為教材還沒有進入困難的部份,
還在仰韶、河姆渡裡比較來比較去。
 
至於學生……唔,不得不說,
教慣了某校的高三生,一下子還真不習慣哪,
第一堂在說課程說明那還好,問題是之後的運作,
學生是算乖啦,但平均來說,挺被動的,
我是不打算用參考書那種方式抄筆記,
所以,很多學生光用聽的,完全就忘了要動筆,
於是就得三不五時提醒一下,唔,這個地方請寫下來……
沒關係,才高一,還可以慢慢來。
  
這是一個很大的掙扎。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用最傳統的上課方式,
對我來說是蠻輕而易舉的,就寫一寫綱要,
唏哩呼嚕講過去就算了,我講什麼,他們就聽什麼,不用想。
他們不累,我也樂得輕鬆,
而且我相信這種上課方式,我可以被認為是還不錯的老師。
但,我還是決定實驗看看,用問答式教學法,我家單老大的模式。
當然,這是因為單老大的理念我認同,
我想試試,在某校之外的地方到底可不可以用,
我想試試,有沒有可能也讓他們腦袋動起來?而不是單純地記憶課本。
 
目前實驗三班的結果,108 的感覺甚好,提問的狀況佳。
而且上課很活,反而是我覺得自己在回答時還可以再清楚些。
(因為他們班剛好是第一堂咩~)
101 的感覺是穩紮穩打,有幾個孩子很不錯,
腦筋動得很快,也可以回答問題。
105 上課的感覺就稍微差一點。
唔,沒關係,我還有三個班讓我試試看、玩玩看,
加油。
 
 
Sep. 26, 2002
 
# 發飆
 
值得記錄,這是我當正式老師以來第一次板起臉發飆。
 
在實習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動怒過,
小髒就親眼看過我以凌厲眼神直視著兩位上課吱吱喳喳的小高一,
雖然臉上還是擺著笑容,可是……應該算是挺兇的。
要不然小髒也不會用「驃悍」來形容我上課的感覺。
 
今天在 105 發飆,其實是已經忍了很久,
我已經覺得忍無可忍,非得當場指正不可,
就是有兩個男生不斷在下面玩耍,嚴重影響我上課情緒;
而且搞得那附近的同學都心浮氣躁的。
 
這回,我是直接凝起表情,很嚴肅地講了五、六句吧,
大柢是說他們這樣其實影響到其他同學聽課的權利……
Anyway,說了之後,我竟然完全沒有內疚的感覺,
只有,爽。
 
按我過去的習慣,常常生氣後就會開始內疚,
總覺得是自己修養不夠,現在麼,就不會這樣了。
意見該表達的時候,還是需要表達吧,
只是方式如何吧,我想。
 
 
Sep. 26, 2002
 
# 甘心一輩子?
 
給自然組上歷史課,真是讓我傷透腦筋。
最後先祭出私藏的 VCD,
是美國國家地理頻道出版的「埃及:永恆之城」。
 
該片我覺得分為兩條線穿梭進行,
一方面,當然是介紹埃及人對永生不朽的信仰與追求,
另方面,則是現代研究者如何透過各種方式讓埃及的古文物得以永恆。
 
其中我最感動的是一位老奶奶,名叫「蓊塞提」,這並非她的原名。
蓊塞提是英國人,自小就覺得受到埃及的召喚,
於是,她真的就從英國來到這塊古老之地了;
最後,她成為塞提一世及其子拉美西斯二世的專家;
她甚至在當地嫁給了埃及人,並將兒子的名字取為「塞提」。
「蓊塞提」即「塞提之母」的意思,後來大家都這麼稱呼她。
 
終其一生,她就待在盧克索神廟,
拍攝隊伍訪談後三天,她溘然長逝。
  
看到這邊,我的眼淚真快掉下來了,整個人覺得受到很大的震撼。
向來,我向來對執著的人有種深深的敬意,
比如蓊塞提,比如珍古德……
在我的眼裡,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堅持下去就是天下最美的人。
 
片後,我跟高二的小朋友說,整段影片中這是最讓我感動的部份;
我不知道在座的他們有多少會走學術路線,
對蓊塞提來說,她甘心將一輩子投注在盧克索神廟,
對未來的他們來說,或許就是一間實驗室,
或者,是某家企業的辦公室,
或者像我,是某間學校……
對大部份的人來說,總會有個定處,
問題在,可甘心將自己投注在其中,不後悔?
我希望他們在高二就可以慢慢去摸索未來真正想走的路。
 
課後,竟然有人拍手哎。:X
 
 
Oct. 22, 2002
 
# 你要好好活著
 
這個星期二,10 月 22 日,真覺得自己幸福極了,
倒不是因為隔天的熱舞比賽使得小朋友狂借課,
反而是因為去看了好幾班的練習和彩排,
同他們的導師有所交談與接觸,也跟這些孩子有許多課堂外的交流,
這種相處,剝除掉了人際關係裡相對的權利義務,
就單純地感受其間溫度的涼暖,
而我,幸運地,在這過程裡覺到了熱情~
小朋友的,還有,我自己的。
愈發讓我覺得能遇到他們,是我的福氣。
胸臆間滿是感恩與謝意,滿滿都是。
 
連坐公車回家時,都不禁沉浸在這種甜柔舒卷的情緒裡頭,走不開。
 
沒想到,臨睡前竟接到阿維的電話,要跟我取消 11 月 2 日的約,
理由是她以前代課時的某學生,補習騎摩托車出車禍,
昏迷五天後,宣告死亡。
 
阿維說,她哭了一個晚上,
雖然早就明白生死本無常理可道,但今天是曾經交集的人永久消失了,
而那原本該是多麼瀟灑恣意的青春生命呀!
理性再怎樣的明白,也無法冷卻眼眶狂湧的熱浪,
一波波的悲傷,像是要把人吞噬似的。
 
在電話裡,我只是聆聽,但收線後、當我在黑暗裡躺倒床舖時,
突生的感覺忒也強烈,我一把抱起枕頭,緊緊地、緊緊地環住……
我知道,我在畏懼失去,一種再喚不回來的失去;
即便聲嗓已嘶,所有的哭告、哀嚎或祈禱終會落得徒勞一場。
 
對比在這通電話前的如夢似幻,
此刻,我只覺得心底乍然荒涼,沒個著落,空虛越甚。
好擔心啊,擔心我的小朋友們……
 
可成了憂掛天會塌、地會裂的杞人麼?或許,真的是吧。
就是因為在意,才會不管面對何事都如此小心翼翼,
小心翼翼地近乎痴傻瘋癲。
 
是夜,我難得地輾轉反側,長達一個多小時,
最後,還是在幾滴奪眶而出的水滴裡逐漸模糊了意識。
 
所以,親愛的小朋友啊--
請你好好地活著,一定一定要好好地活著,
這是為你,也是為我。
 
 
Oct. 23, 2002
 
# 最憂鬱的一天
 
這天,可以說是我到新學校最憂鬱的一天吧。
雖然說前些時候有點工作倦怠,頂多是沒人的時候笑不出來,
可昨天,是幾乎在人前都掩飾不住了。
 
原本是沒課的,純粹到學校去看高一的熱舞比賽,
總共八個班,實在很好解決,不像以前動輒將近 30 的嚇人與漫長。
結果,當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哭的哭、笑的笑,
而我,一個人靜靜地離開活動中心。
 
我想到去年還在實習的這個時候,學生剛考完第一次段考,
在星期二的下午,大隊接力的初賽,我第一次和仁班小朋友碰面,
開始了我的導師實習,也開始了我跟她們八個月的緣份。
比賽一場又一場,我陪著她們練習、隨著她們出征,
伴著她們品嘗比賽後的心情……
而現在,她們正在為高三生活而奮鬥,
此刻,也約當是大隊接力初賽的時間吧……
 
因為懷念,我難得地憂鬱了起來。
 
不過,還是有值得開心的事情發生喔,
昨天離開校門的時候,7 班有個小朋友跑來跟我說:
「老師,我每次都好期待上歷史課喔!」
先前,他們班小朋友要借課練舞,這位小朋友就持反對的意見,
他比較想上歷史課……
呵呵,很高興啊! :D
 
 
Oct. 25, 2002
 
# 禮物
 
今天收到 2 班小朋友送我一隻粉紅貴賓狗,
用好幾個小小的氣球結起來的喔,好厲害啊!
 
之前,6 班的小朋友去淡水玩,結果買了隻充氣的小鎚給我,
7 班有三位男生為了安慰他們班因為熱舞比賽沒拿名而哭泣的女生,
就合資請全班吃棒棒糖〔真是體貼的好孩子〕,
嘿嘿,我也被請了呢!
 
另外有得獎的班級,請我吃棒棒糖加披薩。
還有另一班,沒得獎,導師請吃小蛋糕,我也有份……
禮物很多很多,這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學校!  :D
 
 
Nov. 11, 2002
 
# 美麗魔鬼日
 
6 班有三位小朋友同在最近生日,剛好就是接下來的五、六、日。
他們合買了長條小蛋糕,居然分我一塊,而且一上課就拿到前面來。
 
下課時 6 班又有一個小朋友給我一顆糖:
「老師,這顆糖很好吃喔。」
「我猜猜,芒果口味?」我看那顏色猜的。
小朋友搖搖頭。
「奶油?」
還是搖頭,而且笑得很高興。
「布丁?」
小朋友繼續搖頭。
「好!我現在就拆。」
一不做二不休,我直接撕開包裝紙、嗅了嗅:「啊~是哈蜜瓜!」
我們兩個同時笑了開來。
 
從 6 班教室走回辦公室的途中,遇到 2 班小老師,
「老師,我放了一罐巧克力牛奶在妳桌上。」
 
我會被小朋友養到肥死~XD
 
所以,趁著今天唯一的空檔,我溜出學校去訂珍珠奶茶,
要請 6 班喝(他們班上午一堂歷史課,下午又一堂)。
然後,還對他們唱歌:
「每年深秋,我總要說,Happy Birthday 祝福你,
 而這首歌……Just For You.」
 
名義上是魔鬼日(下午連續四堂,會上課上到癱垮),
實際嘛,可美麗極了。:D
 
 
Dec 08, 2002
 
# 視導
 
這是我們校長弄出來的玩意兒,聽說上級單位指示要逐年擴大辦理,
今年就由所有的新進老師和代理代課老師上陣,
我當然是被視導的那邊。
 
選到的班級,是跟我交情甚好的 6 班,
事前他們還頻頻問我該怎麼配合。
其實我沒有特別準備,大概完全如實地展現給視導的兩位歷史老師看。
 
前節課溜到圖書館去備課,並不是認真,而是不備課會開天窗。
剛打鐘,我正要到 6 班去,
實驗研究組的組長竟然也出現了,說想看我上課,
當然是可以,反正多一個人或少一個人我都是同樣會緊張。
 
另兩位歷史老師好像對我會緊張這件事情感到很不可思議,
是我平常看起來太穩定了嗎?
噢,其實我是超會緊張的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
 
課教得不順,6 班小朋友突然變得很乖也教我很不習慣,
我還是喜歡課堂多一點聲音,這樣站在台前才不會太寂寞。
雖說如此,我倒不會排斥被視導這件事,
膽量總是要越磨才會越大,而且立意本身是好的啊,
讓老師彼此觀摩,本來就是應該不斷求進步的,教師這行尤其。
 
〔現在說這種話,自己都會有幾分心虛……〕
 
其他兩位歷史老師居然還說:看來六班很活潑啊。
我心裡想:要是她們看到六班平常的模樣,
大概會昏倒,以為這個班瘋了。:p
 
今天我在六班下課之後,學生還跑過來跟我說:
「老師,我今天沒有吃飯哎!」
呿,死小孩,一副施恩惠給我的樣子。
 
還有個小朋友拿著數學考卷過來,向我揮了揮:
「老師,我剛 剛在後面算數學呢!」
結果被我惡狠狠地瞪了眼:「○○○你完蛋了!」
他看我真的老大不高興的樣子,才過來陪笑臉:
「老師~~我是開玩笑的啦~~」
(=.= 個子這麼大,還開這種玩笑,真是呴!)
 
第一次被視導,為文以資紀念。
 
 
Dec. 12, 2002
 
# 力量的泉源
 
中午的時候,身邊的英文老師問我:
「哎,這個星期是妳的魔鬼週哦?」
「對啊。」我笑瞇瞇地答。
「怎麼看妳很有精神的樣子?」
「因為今天上課都上得很愉快啊。」
 
傍晚時分,「我今天已經上了六堂課了。」某老師說。
「我今天也上了六堂。」我說。「明天還有六堂。」
「怎麼妳的樣子看起來很開心?」
 
◇◇◇
 
今天覺得很高興,因為平常互動比較冷的 1 班,上起課來反應不錯,
就覺得很高興、很高興啊。
 
我最喜歡的小朋友下課二度跑來問我問題,就更高興了。^^y
最好玩的是,剛好 2 班導師經過停在我後面,指著那位小朋友說:
「歷史考 91 分了還問?別問了。
 他是我的小老師,很厲害,每次都是班上第一名。」
「嗯,他很優秀。」我微笑輕說。
 
如何判斷小朋友的程度,我是用兩個地方來看:
第一,能不能問出好問題。
第二,非選擇題的表述、論證能力。
 
◇◇◇
 
「妳要是上課上得很想睡覺,會怎麼辦?」今早,另位英文老師問我。
「就算很想睡覺,一進教室我的精神就來了,
 下了課還覺得渾身是勁。」
 
小朋友們,就是我的力量泉源啊。:D

 
Dec. 13, 2002
 
# 笑場
 
下午第一節的課,不管到哪一班上課都得花點時間來喚醒,
到二班上課時,我先說了自己以前聽課的模樣,
結果,整堂課只要我看著他們,班上一票小朋友就看著我狂點頭,
一問問題,就開始「嗯嗯,是這樣子啊~」,還是繼續狂點頭。
害我不斷笑場,笑到實在撐不住了,只好蹲到講台後面,尋求遮掩。
 
呴,一堂課下來,真不知道會多幾條皺紋哪。 :X
 
◇◇◇
 
六班小朋友表演『飛龍在天』的英文版+國語版+台語版。
七班小朋友表演相聲。
 
唔,因為星期六要和某高中合辦舞會,所以一大堆人請公假,
想趕進度又怕那些請公假的小朋友沒聽到課。
不過,七班小朋友很捧場喔,原本坐在後面的小朋友都往前移咧。 :D
 
 
Dec. 20, 2002
 
# 這是什麼誤會呀
 
不曉得高二的英文課本有什麼樣的內容,
總之,我的同事 Nancy需要那首
「阮家的巷仔口有一個檳榔攤,賣檳榔的姑娘仔……」,
結果就找了另一位英文老師 Sandra 錄唱。
 
沒想到,Nancy 拿到高二自然組某班使用時,
小朋友爆笑之餘,接著就追問到底唱歌的是誰。
Nancy 沒有供出 Sandra,只說是校內某位老師,
結果,那班小朋友竟然一致認為是歷史老師唱的。
這是什麼狀況?雖然他們知道我跟 Nancy 挺熟的,
但……小朋友這個誤會實在太大了喔。
 
不是我啦!
 
〔原來,這是小朋友眼中的我?真是哭笑不得。^^a〕
 
 
Dec. 31, 2002
 
# 最後一堂課
 
12 月 31 日是最後一天的工作日,當然也就有所謂的「最後一堂課」。
我的最後一堂課,在五班。
 
本來倒數第二堂課在八班的時候,
就已經開始和小朋友互為隔年的即將到來而祝福。
我笑著跟他們說,要唱首我們那個年代的【新年快樂】給他們聽。
八班跟我向來親。
 
哈,結果我一人分飾兩角。
一邊唱憂歡派對的主調,
轉到小虎隊那邊時,我就側過身體低下聲音,又裝了小虎隊的聲音。
可惜後面有一兩句歌詞記不清楚,只好含糊帶過。
 
趁空堂,我趕緊上網去找歌詞。而且呢,找了個伴同我玩耍,
是一位英文代理代課的老師,同樣是六年級生。
 
到五班時,我就唱主調,Sandra 就小虎隊的配唱。
然後咧,再轉到 Sandra 的最後一堂課~六班去唱。(我也教六班)
 
結果,五班的小朋友竟然全部跑出來,趴在六班的窗台上。
「老師,我們還要再聽一遍!」嗟,這群小鬼頭! 
不過在六班就換過來嘍,我唱配唱,Sandra 唱主調。:p
 
後來要回五班的時候,還被巡堂的衛生組長看到,
當場,金剛芭比(衛生組長的綽號)就賞了我一記白眼。^^|| 
真糗。 
 
回到五班後,他們不斷喊安可,要我再唱,而且指定要唱最近的歌曲,
咳,臨時要唱,還真不知道可以唱什麼,
自從有了KTV這東西,背歌詞的功力就大大退化啦;
不是因為年紀的關係,絕不是!
最最重要的是,是我會背的多半是情歌的歌詞,
這些歌對學生唱是件很奇怪、很奇怪的事哎!
   
最後一用英文歌含糊帶過,小白花。:p
 
五班導師還託我帶糖果給他們班小朋友吃,
結果,那糖果不是用發的,是用拋射的。High 到家了。
 
這就是 2002 年我的最後一堂課。
 
 
Jan. 01, 2003
 
# 心願與希望
 
‧延續今年對小朋友的喜愛,不要減少,但也不要再增多了
 〔這樣要分離時我一定會太難過。〕 
‧延續對教師這份工作的喜愛,理想不要散,
 對世界的人事物還有關懷。
‧工作少一點。
‧對朋友要好一點、再好一點。
‧再認養一個孩子。
‧在農曆年前把搬家未清整的東西全部歸位妥當。
‧身體要好。
‧快樂。
 
 
Jan. 03, 2003
 
# 意氣
 
居然在一年的剛開始、這個學期即將結束時,使了意氣。
 
今天在六班上完課後,照例留在教室和幾個圍過來的小朋友聊聊,
左右兩邊都有人,我當然是先聽一邊、再聽一邊;
結果,另一邊的就不高興了。
 
「老師,妳每次都這樣。我不講了啦!」
撂下這句話,小朋友就氣沖沖地回座位了。
 
我當場瞪大了眼,看著他,不說話。
旁邊其他的小朋友見我表情變嚴肅了,急忙問我怎麼了。
「我在想,我到底哪裡得罪○○○了。」
見那位小朋友始終沒回應,我索性閃人。「那我走好了。」
然後,就快步離開六班教室。
 
結果,五個小朋友追到辦公室來,要我不要生氣,
說是那個肇事同學本身的脾氣問題。
呃,本來我的脾氣就去得快,再加上不是這幾個小朋友的錯,
所以面對他們的時候早恢復我平常的模樣。
 
中午自己出去閒晃加用餐,喝了杯咖啡,很自在。
天使週才能這樣的「夢幻待遇」。
回到學校後,桌上躺了張紙條,是那個使意氣的小朋友寫的。
其中一句「妳就當我心裡有病」……讓我覺得很想咬人。
完全沒有誠意的道歉。
 
唉,不過身為老師,我那樣撂下話就走,也算是使了意氣,
現在面對這樣的道歉,我非得好好安撫一下了。
 
唔,可能是平常太溫和了,導致有人不小心就沒大沒小了起來。
 
因為平常該位小朋友一下課都會跟我聊很久,
所以我通常會先處理其他很快就能應付掉的問題。
畢竟,我不是某個人的老師。
 
 
Jan. 10, 2003
 
# 開心的事喔 : )
 
今天,聽某班小朋友B轉告,
我最偏愛的小朋友A說下學期想當歷史小老師哎。
噢,為此就覺得好開心耶。
雖然不大可能啦,小老師這種職務通常是一整學年的,
但真的覺得小小高興哪。嘻嘻。
 
爆笑的是,我跟A仍不熟,我多是從B那邊聽到有關他的事。
今天在跟B聊天的時候,我說了句:
「哎,我也很想知道A是怎麼唸歷史的。」
 
下午,我就立刻從B那邊得知答案,而且B是這麼說的:
「A要我跟老師這樣說。」
 
這樣真奇怪,明明A也是我的學生,怎麼還會需要另外傳話 !?
 


這是開始教職最初一個學期的記錄。看了之後頗為感慨,我實在很喜歡那屆的小朋友啊,是因為他們是我的「初戀」嗎?沒有跟著他們一路往上爬,當年著實難過了好久,約莫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願意敞開心胸去面對下屆高一;不過接著的這屆,跟我有三年的相處,自然是有另一種深刻的溫暖。
 
至於那些小朋友升上高二、三後,其實也就很自然地離開了我。對於校園這種親疏的轉換,始終讓我覺得很耗費心力;關於這點,我笨拙得如同稚兒,還是覺得交付情感就是一輩子的事,但現實的工作場域裡,對方(學生)不見得如此,而我也有必要不斷迎新。
 
單老大曾說,我是天生吃這行飯的料,唯獨這點,怎麼過了四年多,仍舊沒有什麼長進與突破?(嘆)
 
  
創作者介紹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ames
  • 妳的心比人家柔軟,所以更易受傷. 比較有情,所以容易蒼老.
    妳的心比人家柔軟, 所以學生貼近妳覺得很舒服. 比較有情,所以人家願意交心.
  • kytu
  • James:
     
    其實回顧起來,難免對自己有點失望,覺得今年對小朋友真是太過冷靜(冷淡?)了,這算是一種成長還是墮落?如果少了這種歡樂,似乎未來就不會感傷了?但對於這樣的變化,我又覺得有些遺憾哪。(我真是一個麻煩又難纏的人)
     
    不過,貴班倒是很讓我喜歡。昨天下午,貴班班長成功地讓我笑倒在地……「以生命上歷史課」,這也太誇張了吧,貴班班長真是好好玩噢,每次到貴班上課,就讓我覺得非常期待,像是要去見好朋友一樣。貴班是今年這屆上起來非常愉快的一班噢!
  • Evian
  • 看了James的留言好多天了

    看了James的留言好多天了
    越看越覺恐怖"蒼老"兩字
    我也是屬於煩惱多的吧
    會為了做錯的事或沒做好的耿耿於懷很久
    難怪近年來我老的這麼快
    終於找到原因了^^"
  • Laura
  • momoko,
    現在的我,除了會當和藹可親的阿姨,去哄小朋友,有時也會拿著
    鞭子去當訓獸師呢
    這學期也快結束了,和他們這樣相處下來,發現其實他們是可以接受管教,
    而多數的孩子,會因此而改變,當然也有少數不受教,那是每個社會裡,
    必然存在的敗類,也就不用太計較。
    當他們漸漸展現人性善良的一面時,會很有成就感喔!
    今天看到幾個小痞子,中午認真的在編舞時,
    我就有這種感覺!
  • kytu
  • Evian:
     
    哈,其實我們都要學習「放自己一馬」,
    否則光是這種心理上的折磨就足以抵銷所有的生命熱情,
    共勉之、共勉之!
     
    祝我們都青春永駐!!
     
     
    Laura:
     
    常常覺得我們是屬於很容易討好的那種老師。
    小朋友做了那麼一點好事(其實只是盡本份而已),
    就可以從中獲得極大的快樂,甘心繼續「受拖磨」下去。(笑嘆)
     
    一起繼續受這群小子的拖磨吧!
     
     
    天空這邊擅自變更回應的排列順序,讓我覺得很不受到尊重,所以這幾天都沒有什麼動力寫網誌。(嘆)
  • cle
  • 啊啊,看完文章跟留言都好有感觸;
    你一講我才想到曾經用過「驃悍」兩字,
    但我記得你瞪人的凌厲眼神,呵呵。

    我終於開口了,也找到人接我的工作。
    上課情況好好壞壞,有人依然睡個不停、吵個沒完,
    有人跟我說以後想念歷史系,問我之後會不會帶理組班的歷史。

    我老師聽聽,說也許我該繼續下去的。

    不管如何,
    我真該學會「放過自己」,就像你說的。
    要不會一直快樂不起來吧。
  • kytu
  • 小髒:
     
    我覺得現在不做、日後鐵定會後悔的事,是義無反顧要去試它一試的。
    能夠開口並且找到接任的人,對學校來說已經算是仁至義盡啦。
    我絕對相信,妳是一個稱職的老師,
    不僅是因為有小朋友想念歷史系或希望繼續當妳的學生,
    而是妳備課和教學的態度確實很認真啊!
     
    Be Heppy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