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發現自己越來越多話,老是一篇寫不完,必須分集吐出,而且還拖到快要沒有時效性了。唉,此風不可長啊!看來要將這一項列入新年度的努力重點。
 
好吧,承接上文,繼續來說說回顧與展望。

》》不 是 夢,是 一 輩 子 的 印 記
 
2007 年,對我來說,充滿了各種遺憾。其中之最就是錯過了 Robin 年初來臺灣演出【Cats】裡的 Mr. Mistoffelees。
 
其實在 2006 年消息披露之後,我就非常注意這件事;這可是有證據的呢→。甚至在那年八月份在敦南誠品舉辦的講座,我還跑去參加,當場就立刻詢問這次的演出團體是否與前兩次相同,結果得到了否定的答案,雖不意外,還是覺得有些悵然。再加上我定期會前往開普敦市立芭蕾舞團的網站關心一下 Robin 的演出舞碼,而開普敦市立芭蕾舞團在每年一、二月有例行性的表演活動,Robin 又曾經在 2004 年時說該是回到芭蕾世界的時候了,所以怎麼算都覺得不可能有他,我自然就漸漸不去關注【Cats】的消息,以免徒增感傷。
 
當【Cats】在臺北小巨蛋演出的那兩天,我正重病中,後來得知這件事,跟著大哭了許久。我真是枉稱「頭號粉絲」啊!
 
然而,不是每次遺憾都有彌補的機會。
 
十二月從澳門回到臺灣的那晚,隨性用 Google 查了一下關於 Robin 的消息,終於得知我一直以來很想追問的答案--Robin 的生日;因為我總覺得星座統計學是很妙的東西,先前還在想,倘若 Robin 是牡羊座的,那本人真的從此對這個星座甘拜下風、認栽認賠。(笑)結果,Robin 雖不是牡羊座的,但還是擁有很多我的愛的摩羯座,跟阿豊和流川同樣咧。
 
不過,在此同時,我也發現這篇熱騰騰的訪問裡,Robin 說即將要“giving up dancing and going into dance administration”。換句話說,未來,不是有沒有時間、有沒有金錢的問題,而是無論如何都再也看不到了,再也、再也看不到了……這彷彿宣告著青春的永逝,沒有告別的機會,心底的悵然濃稠得連一句嘆息都逸不出。
 
當天晚上,我失眠了。儘管早就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但當它來臨時,還是有種措手不及的窘迫。我捨不得現在就說永遠的再見,跟 Robin ,以及這三年多來的我自己。
 
接下來的幾天,一直有種從夢裡醒來的不真實感,好像這幾年來發生的事全都迅速淡化成泛黃的畫面,不單單是與 Robin 相關的,連同與某潤相關的亦然;這是因為我總是將 Robin 的出現視為是一個生命階段的起點。終究得回到現實的,我想。
 
時間逐步推向 2007 年的尾聲,對於過去近乎褻瀆的不真實感、理智大肆撻伐記憶的冰冷感,才漸漸從我的心底褪去,回到能夠用體溫去擁抱的狀態--關於 Robin 以及這三年多來的我,不是夢,會是一輩子的印記,深深刻進生命裡,誰都無法抹消。
 
希望未來再次前進開普敦,看不到 Robin 本人演出沒關係,能夠看到他編的舞碼也好;這樣,還是很幸福的。也幸好,某潤不會輕易退出日本藝能界,應該還能提供足夠的動力,讓我保有自己最喜歡的模樣與姿態。(笑)
 
》》永 不 止 歇 的 ARASICK
 
2007 年的上半年,由於【花より男子2】和【バンビ~ノ!】先後播出,所以能夠持續見到某潤,真的很開心;畢竟我是因為日劇的關係才「誤入歧途」,而且「樂不思蜀」呢。(笑)
 
不過,在這個過程裡,也有一點點不舒服的感覺,主要是因為日劇版的某些發言。從阿司到阿伴,小潤不僅在戲裡挨揍,在戲外也老挨觀眾的罵,尤其是【バンビ~ノ!】;阿伴這角色,從原著到日劇都極不討喜啊。
 


我知道自己是 Fan 的身份,再怎麼努力客觀,也無法說服旁人,我也清楚小潤還有成長的空間,更曉得不能期待每個人都喜歡他,可是,有些發言實在尖銳刻薄到讓我看得很刺眼。曾經鴕鳥地安慰自己,這代表小潤將阿伴這個角色詮釋得很好,但其實……這種阿Q式想法能夠產生的功效不大,於是乾脆隔絕大多數的相關文章,來個「眼不見為淨」;追根究柢,是我對於「不厚道」的厭惡,使得情緒受到干擾,而身為潤 Fan 又導致那種情緒干擾的嚴重程度大增吧。
 
再來,四月底的大阪戰鬥行,三天兩夜的緊密時程真的滿辛苦的,但又覺得幸福無邊啊~除了參與了A團首次的巨蛋演唱會之外,還看了五人合演的電影【黄色い涙】;說是合演,但小潤的戲分最少,那時他的主業應該是道明寺大爺吧。(笑)這部充盈著濃濃懷舊風的電影相當對我的胃口,就算我不是A團的 Fan,也不認識這幾名演員在電影外的模樣,我都有十足的把握會喜愛這部電影。
 
以下是預告篇:


之所以一直沒有寫心得,是因為我不算是真的看了這部電影;在日本電影院裡看大概只能了解劇情發展,最重要的台詞根本是有聽沒有懂。我一直等待臺灣片商引進,最好是大銀幕,要不至少直接發行DVD嘛,但好像一直沒有消息咧……(哀怨)
 
至於十月初的夏 CON 巨蛋加演,嘿嘿,我可是史無前例地完成了心得文呢。對我來說,這實在是一樁艱鉅無比的任務,因為我怕寫來寫去就只有一句:「小潤怎麼那麼帥?!」這不是笑話,是實情~
 
最後還是要來貼張圖啦,是最近A團代言 au 的照片。是說,我還是希望潤大爺和帥氣主播的眉毛不要修太細啊。
 


》》做 個 愛 看 表 演 的 傻 子
 
2007 年的下半年度,其實看了許多表演,只是,除了楊麗花【丹心救主】之外,都沒有留下文字記錄,如今當然已經無法細述,只好勉強留個底,做為回溯的牽引。
 
八月份,【小王子】的音樂劇,我非常喜歡,在國家戲劇院裡用力地哭了。在觀劇之前,對於這部經典要如何用音樂劇的形式演出感到莫大懷疑,因為實在太喜愛原著了,所以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啊。結果,很感恩地發現,先前的擔憂是多餘的。
 
透過音樂和戲劇的結合,儘管已經閱讀無數回了,當小王子和飛行員分離的時候,我還是哽咽得無法言語,彷彿那是自己生命裡的某次告別。是《小王子》裡的失落,傳達了具有重量的珍惜與愛;對於個人與外界的關係,相信《小王子》會是許多人的啟蒙故事,同我一般。
 
在目前已經觀看過的幾齣法國音樂劇裡,【小王子】堪稱最讓我滿意的一齣。
 
九月份中旬,「二王三后的好聽音樂會」;這裡所謂的「二王三后」指的是羅大佑、周治平、娃娃、齊豫和潘越雲。一坐定後沒多久,就發現在我斜前方的是王偉忠呢,果然這樣的陣容是跨世代的共同回憶。
 
沒想到,也是淚水成河。我很清楚,這些眼淚,除了來自觸動青春記憶的感嘆之外,還有部分理由與工作環境造成的心情鬱結有莫大關聯,而這兩者之間,恐怕多少會互有影響--當下的不如意,總是讓曩昔的影廓顯得愈發美好。
 
在會場裡,心情激昂得好幾次想緊緊抓住旁人的手,但左右兩邊皆是陌客……唉,這下子,真教獨行的孤寂藏無可藏了。事後和大學好友聊起,才知道她當時也在現場,位置稍後,同樣是一個人。只能說,不愧是好友,都愛搞自閉。(笑)
 
對我來說,真正屬於當時記憶的,應該是周治平。在我國三那年,周治平出了第一張專輯【青梅竹馬】,從此之後,我都會收藏他的音樂作品。遺憾的是,專輯才出幾張就沒有下聞,凝結成了六年級生的記憶風景。
 
至於娃娃、齊豫和潘越雲都屬於長青型的歌手,在我接觸流行歌曲之前,她們已然成為歌壇名號響叮噹的人物,而後期作品則伴隨著我直到長大。當娃娃唱〈飄洋過海來看你〉時,我想到了當年追到南非的自己,以及往赴大陸探教主拍【鹿鼎記】的臺灣明教教友,很難不感動落淚。齊豫〈Stories〉開頭的口白才出現,就催人淚腺,彷彿心境進入蕭索的秋天。當然,齊豫和潘越雲聚在一起,不唱〈夢田〉就太對不起觀眾啦,如今要盼到兩人現場演唱這首歌,真是太困難了,同時還播放【回聲】專輯裡三毛錄下的口白,令人欷歔不已。
 
最教我驚喜的,是羅大佑。他許多作品都在我的喜愛歌單裡,但是對於歌手身份的羅大佑,說實話,我有些陌生,畢竟「諸葛四郎和魔鬼黨」是我娘親的童年,不是我的。不過,意外發現,當這位「歐吉桑」唱〈鹿港小鎮〉、飆起電吉他時,魅力不輸伍佰哩,可以感受得到有種不因韶華流逝而散佚的光芒,在舞臺上迸亮著。
 
很遺憾,因為事隔半年多回憶,已經零亂得難以成文了。如要了解細節,推薦這篇
 
接下來,容我只列舉、不敘述,要不然文章沒完沒了。(汗)
 
0930 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熱情馬祖卡】:沒有驚豔
 
1025 楊麗花【丹心救主】→
 
1028 莎妹劇團【殘】:見識到王嘉明的才華何以讓人著迷了
 
1201 雲門【九歌】:讀歷史使想像受縛,費力聆聽舞蹈語言
 
1202 捷克愛樂【我的祖國】:於是靈魂重新回到了波希米亞
 
1206 綠光劇團【人間條件三】:對舊時代溫情的緬懷與致敬
 
1228 表坊【如影隨行】:前半段零亂破碎,後半段漸入佳境
 
1229 法國陽光劇團【浮生若夢】:從下午看到深夜的新體驗
 
最後這場【浮生若夢】的精采程度,是我這點筆墨無法形容的,帶來的震憾與感動也是前所未見的。就我所看過的表演藝術裡,【浮生若夢】絕對穩穩坐在第一位,非常擔心從此以後再也看不到這麼棒的作品。感謝大學好友猴子,沒有她開口詢問,我可能就懶在家裡、錯過如此名作了。天哪,即便現在回憶,都還是忍不住想發出滿足的喟嘆。
 
以上簡報。2008 年除了一月初看的【京戲啟示錄】之外,目前買了八場表演的票,希望今年依舊能在心靈和精神上豐收。
 
》》已 經 過 了 十 二 分 之 一 的 2008
 
願望很簡單,就一個:下行政。
 
關於部落格的書寫,每每覺得沒辦法表達自己真正的思緒而頗懊惱,然後就出現了越來越龜毛的現象,舉凡是篇幅、文字使用、表達意旨等各方面,內心都有一定的要求,結果又總是無法讓我滿意;這好像已經變成一種惡性循環,導致更新速度越來越慢……所以,在 2008 年,希望自己能夠拋開這些無形的束縛,放‧輕‧鬆。
 
另外,我也發現,因為上述的緣故,那種如日常生活的叨叨絮絮幾乎已經不會出現了,然而,對於生活的鏤刻,我總覺得是必要的,哪怕只是三言兩語;其實我非常懷念批兔個板時代的那些記錄。我相信,這種書寫,是讓自己持續保有慧眼玲瓏心的法門。因此,2008 年我期待能夠重新張開所有感觸的細胞,面對世界,也面對自己。
 
日前在 Wrodpress 建立了一個日記本【Perhaps Life】,歡迎大家一起來無所謂的閒聊。Banner 可是我最愛的九州兔噢!
 


還有,今年想要過得積極奮鬥一點。嗯,不過很可能只是這當下的念頭而已,畢竟我是屬於「樂於玩物喪志」的人。(笑)
 
終於趕在收假之前,完成這篇遲到許久的「新年新希望」。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