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發現自己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到了星期六,只要沒有看到字幕版的【花より男子】就很難定下心來做其他事。呃,這是不是也算一種偏執?真可怕。(老實說,我真的沒有很喜歡原來的故事;老實說,我原先真的沒有那麼那麼那麼期待)
 
第四話的內容,司那超乎常人的率真(或愚蠢?)繼續大發揮,另外,就是隨著劇情的發展,杉菜不得不正視司對她的感情,最後,終結在雜草(杉菜)與名花(櫻子、百合子……)對抗即將白熱化。
 
真的很喜歡愛上杉菜之後的司。只要杉菜對他好一點點就開心得像是得到了全世界。電梯裡,當他昏沉地枕著杉菜的膝,乍聽到杉菜說沒那麼簡單就放過他,表情從微微失望轉成淡淡微笑,然後緩緩合起了眼(接著,大塚愛的歌聲就出現啦……XD)。重看了幾次,非常喜歡這裡的細膩轉換,很扣人心弦。我嘗試著揣想司的心情──對於司來說,其實最害怕的是杉菜對他置之不理吧?從小成長的環境裡,他應該比誰都明白寂寞的根源並非衝突,而是冷漠。所以,後來當司領會到杉菜不是不理睬他時,就這樣輕輕笑了,笑得很安心。難怪,在這之後,杉菜望著司,那眼神似乎也多了些溫柔。

司的寂寞,在優紀轉述西門、美作對司的擔心時,愈發明顯地渲染開來──專注的司看著手中小塊的拼圖找到屬於它的位置,輕輕地劃開孩子似的天然笑容。這應該是這一話裡最打動我的場景吧。在前幾話裡,看到司的狂躁、落寞,或是面對類離開的激動,都在描繪他內心深處的孤獨;然而,這一話用的場景,那種反差的效果,卻教人更加心疼。
 
當然,熱血暴力、死鴨子嘴硬、匪夷所思的日語程度(包括用字、組句)……這些該耍笨的場景也都沒有少,總而言之,司的可愛部份依然繼續發威,看的時候會讓心情大好。包括在杉菜家未免太進入狀況地喊人家「弟弟」及得意傻笑、包括在杉菜家門口等待又堅稱路過的彆扭、包括在學生食堂沒來由地振臂歡呼……
 

削蘋果那段,可以看到杉菜眼中以外的類,覺得類也是個很天然、很有耍可愛潛力的小孩(難怪能跟司當好朋友,標準的物以類聚啊)。其實,我還挺相信真實的類會有這種類似「精神潔癖」的性格,只是這個部份與杉菜沒有直接相關,所以在先前的劇情裡沒有機會顯現。
 

另外,這集的西門,讓我覺得是亮點噢。突然發現他講話的聲音很好聽,而且成熟穩重的感覺慢慢突破原先僅有的花花公子形象,很期待之後他的發展。
 
 
 
 
對於司傳遞過來的感情,杉菜從剛開始的極力否認、完全逃避,到後來,四周所有親朋好友不斷告訴她「司是認真的」,在杉菜被迫去正視之時,就發生了被人設計偷拍事件。司看到照片後,淚水浮現又硬將情緒壓下去,這邊的細膩詮釋真的精采極了。在杉菜看到司離去的身形,是否會感受到他的心痛?是否會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在意司的眼光了?
 
唉,很令人嘆息的收尾啊,想看下一話司要如何為杉菜復仇啊。
 
P.S.
這一話裡讓人發噱的某個聯想,猜得出來是哪位人物被拿來比附嗎?

 
看到類的反應,司的表情像是知錯心虛的小學生:

 
拿著類的手帕,思索中的杉菜(快快承認司對妳的感情吧~):

 
喂!現在就叫人家「おとうと」(弟),你這傢伙會不會太進入狀況了?

 
杉菜,Fight!

 
超爆笑的一幕。請注意司的表情,得意到不行,天真的傢伙!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