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沒想過會連續留下兩篇關於離開的遺憾。

《 欲 聆 聽 音 樂,請 按 play 鍵 》
 

 
在英國旅行時,接到高中好友 Sabrina 的簡訊,問我何時回國,說有重要的事情連絡。回國當晚,我直接打電話到她家;在沒有手機的年代裡,這個電話號碼是我依然熟記的一串數字,不過沒有人接;昨晚在某位友人出國念書的歡送會結束後,我才在 Sabrina 的部落格上看到她急尋我的理由。
 
原來,我們共同的高中好友 Cool 在美國紐約家裡過世了。
 
在 Sabrina 的部落格上看到這個消息之後,我立刻打電話到她家,完全忘記時間已經過了十一點;在鈴聲不斷響的過程裡,我控制不住地開始哭,一有人接電話,就喊了 Sabrina 的名字,結果那是 Sabrina 的母親。一時之間,腦筋空白,連講話都變得結結巴巴,這才發現自己很失禮,時間那麼晚,應該吵到人家休息了。實在覺得憋不住,於是去敲老妹的房門,邊哭邊跟她說了這件事。
 
後來一直沒有去睡覺的念頭,沒有目標蹭著蹭著,到了快四點才就寢。
 
我不知道可以寫些什麼,好像太多話想講卻又無言以對。
 
雖然不是基督徒,可是我非常喜歡【Requiem】。這是 Andrew Lloyd Webber 作曲,由 Sarah Brightman 和 Paul Miles-Kingston 演唱其中的〈Pie Jesu〉。昨晚腦裡不斷重覆的旋律。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