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與世界展望會合作校園體驗飢餓的活動,今年繼續辦理,看樣子,這應該會成為學校未來的年度固定行程之一。
 
參加活動的方法很簡單:繳交 100 元,之後可以得到「飢餓中」的貼紙兩款、文宣資料,餘額捐給世界展望會。
 
當天,所有參加者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禁用固體食物,學校更準備了晨間宣誓會、中午鼓舞會、傍晚感激會等活動。透過儀式、影片、志工心得分享等等,宣揚關懷與服務的精神。
 
這兩年,無論我身處教學或行政,學校方面好像自動將我歸入「可利用資源」。去年和小松鼠主持午場,今年則和實習老師主持晚場。其實,按照我害羞的本性,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接下主持的工作,尤其是今年;在活動的前兩晚,我自己也舉辦了兩場家長說明會,體力和精神已經疲倦萬分了,不過,因為打電話來相邀的是 Fishsoup,所以最後我還是硬著頭皮接下晚會主持的工作。
 
去年直接釋出時段,將世界展望會提供的影片素材交給我們,讓主持者自行規畫時段內的細流;那次跟小松鼠合作愉快,經由討論和排練,我非常清楚負責內容的串連邏輯,也可以將從前曾經思考過的相關議題,由淺入深地傳達給參加的學生。今年,其實我對於自己要主持的晚會節目,僅僅了解大概內容,別說是與搭檔的對詞,連每個環節的進行都不甚清楚。
 
這呈現一個很弔詭的情形,就是明明不是我規畫的,到頭來,卻得因為現場器材出問題而主導行程的更動。那種紊亂的局面,老實說,既令我哭笑不得,又讓我惱怒不堪,完全沒有參與這個活動應該出現的情緒。
 
一方面,有莫名其妙被人推上前去受死、類似揹黑鍋的感覺,二方面,也有些怨自己,如果早點跳進來主導節目的安排、練習和預備,絕不會放任狀況到這個地步;關於後者,得承認,因為我真的有些累了、懶了,如同前述,前兩晚我自己有活動得辦,每天到九點多才能離校,實在已經身心俱疲了……
 
好吧,抱怨的部份到此結束。這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主要理由。
 


關於這次的活動,由四面八方聽聞而來的反應,有不少還挺值得記錄一下的。
 
首先,是某任教班參與活動的小朋友跟我說的--在班上,有同學半開玩笑地說:「花錢讓自己挨餓,太蠢了吧?」這讓他頗忿忿不平。其實,這種現象,並不單單發生在小朋友的身上;去年同個活動,我曾聽聞在某間辦公室裡的老師發出過類似的言論。
 
我能夠體會那位小朋友的慍怒,卻也明白這世界原本就有不同的看法;當「愛心」和「服務」成為新的輿論威權,反而會偏離了這兩者的本質。讓我覺得遺憾的是,這些風涼話其實很傷人,更是一種不尊重。我並不認為沒有參加這類活動的人就是沒血沒眼淚,那麼,參加者就應該被視為弱智沒大腦嗎?
 
另外,就是某同事自陳,在學生面前坦承,沒有共襄盛舉,是因為他本來就是看到乞丐會想丟石頭的人。對於陳述內容和該位同事,我沒有一點疑義,亦能接受,不過,我困惑的是,適合這樣跟學生說嗎?我不確定。
 
再來,是聽 James 轉述他的導師班小朋友。有三位沒有繳錢參加,但認同其背後的意涵而自發性地斷食十二小時,理由在於--參與認養活動的金額其實不大,為什麼還要繳錢來辦這樣的活動,如果直接去認養不是更有意義嗎?
 
我覺得小朋友的思索很有意思,也讓我對他們非常敬佩,顯然,對於體驗與為善,他們本身即有內發的力量。不過,對於活動是否需要舉辦,我有不一樣的想法,爾後也曾和 Laura 討論,基本上我們兩個的態度比較接近。
 
就像是許多公益團體會找形象清新的藝人來代言,甚至不惜請藝人到受資助的地區探訪、拍攝影片,並因此博得報紙版面,這樣的做法是否有必要呢?對此,我依然站在樂觀其成的角度,即使會有人質疑這是譁眾取寵的行為。理由在於,無論是活動或是藝人代言,它的的確確是創造了讓更多人投入關心、看到其他世界的機會,沒有這些機會,那麼,會關心這些弱勢者的人永遠侷限在那些擁有內發力量的少數。
 
我想,是憑藉著對人類的惻隱之心與生俱來的信念,機構才會將得來不易的捐款投注在這些宣導活動裡。畢竟,有些人的確因為平日沒有接觸這類新聞的習慣,或是欠缺對於國際救援行動的認識,所以未曾萌生資助的念頭;各類型的活動為的就是能夠提供更多的機會讓這些人看到、感受到,甚至直接體驗到。
 
那就像是為了繁衍後代的花種,總是必須大量四散,即使不確定有多少最後會發芽,並長成新的生命,但總是個機會,一旦實現了,就能成為品種向外擴展的新契機。我相信是這樣子的。
 


接下來,是 2004 年底的日記分享;當時還沒有部落格,所以是寫在 BBS 個板裡的。 2004 年底,世界展望會發起「台灣 1000 小時,世界 10000 個奇蹟」的活動,希望能夠為世界各地需要資助的兒童找到 10000 名資助人;不料,在活動即將結束的時候,卻發生了南亞大海嘯,瞬間摧毀許多生命,並為更多的生命帶來新的難題與考驗。
 
書寫時間:2004.12.29
 
〈於是,世界暖了起來〉
 
或許是先前的天候太晴麗了,使我幾乎要遺忘台灣冬天的模樣,才會在氣溫驟降之後,覺得冷颼颼到需要「忍受」的地步。
 
一早到了辦公室,和同事聊起天來,談到展望會尋找 10000 個奇蹟的活動,當下就有兩位同事共襄盛舉:一位是 Shadow,另一位是常常勉勵我的 Laura。這兩位平時就與我交好啊。Shadow 更主動再捐助兩千元做為國內豐盛工程的基金。
 
一邊討論各國的小朋友們,我一邊笑著說,只要她們填好劃撥單,跑郵局的事我最內行啦。結果,Laura 要認養羅馬尼亞和斯里蘭卡的小朋友,Shadow 要認養波士尼亞和斯里蘭卡的小朋友;我們看法一致,希望能教他們愛護彼此,做個好鄰居;另外,還可以相偕到斯里蘭卡去看小朋友們,由 Shadow 即將赴南亞從事外交工作的先生帶隊。這麼一說,原本念頭就已興動的我豪氣登時發作:「那再加我一個吧!」於是,我也拿了劃撥單,再多資助一個斯里蘭卡的小朋友。
 
當然,大家會不約而同想資助斯里蘭卡的小朋友,跟這次震災有關。這幾天,看著傷亡數字以恐怖的速度往上飆升,心頭有好濃好深的無奈,但總要做點什麼吧。幫助兒童,就是為世界點亮未來的希望,我始終這麼相信。
 
下午在 201 上課時,我也跟學生們分享這個消息,一方面給他們捐助南亞震災的訊息(包括世界展望會、紅十字會等),另一方面也跟他們提及我想在導師班做的事,沒想到大家反應異常熱烈,亮著眼睛,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還問了我好多關於這方面的問題。當我談到給自己的期許是每年多資助兩名小朋友,有人發出嘆息:「老師,你好有錢。」我微笑:「並不是因為富有,所以幫助別人:而是因為幫助別人,讓我覺得自己富有。」
 
下課後,還一群學生圍著我,繼續追問。甚至幾個女生一起找好夥伴,準備要認養國外的小朋友了。班上一個男生,綽號海哥,真是可愛透了;高高的個頭揚起大衛像的角度,滿臉笑容地跟我說他從小就想要幫助世界其他角落的人,怕我以為他是在開玩笑,還再三強調他是認真的;接著又說,他想資助他們家的小朋友,我一愣:「你們家?」他哈哈回答:「對啊,我弟弟,海地。」
 
哎,覺得好開心。雖然因為天氣太冷而太陽穴隱隱作疼,但是應該是周遭同事和學生釋出的善心,讓我怎麼都收不起唇邊的笑。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能相信無論這世界遭受什麼樣的打擊與悲傷,一定可以在淚水中重新站起。就是因為這樣,於是,世界暖了起來。
 
◇◇
 
後續報導,書寫時間:2005.01.03
 
情況非常之好,簡直出乎我的想像。
 
201 採小組行動,分別有三團人,認養羅馬尼亞和海地的小朋友。我們班全班一起認養三位:斯里蘭卡、羅馬尼亞和玻利維亞的小朋友。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另外要多認養的。203 全班一起認養兩位:斯里蘭卡和羅馬尼亞的小朋友。另外,康康、Boss(昔日導師班的兩大愛將)要和自己的家庭一起各認養一位小朋友,還有另位一個小團,要認養波士尼亞的小朋友。
 
一年級,也有某班,大概要認養五位小朋友吧。
 
甚至,201 還有人來找我,告訴我說回家宣傳的結果--她在中山女中的姊姊全班也要認養兩位小朋友,她姊姊的班導也要認養……
 
希望,這種想要幫助世界其他角落的心意,可以持續下去。持續才是更重要的啊。(笑)
 
◇◇
 
後續報導。書寫時間:現在
 
至少我知道,導師班有群人合力認養還持續進行著,即使這群人裡不乏家裡經濟狀況頗辛苦的,而如今已經大二了;這些小兔崽子們現在相約碰面,還稱之為「小孩聚會」呢。(笑)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