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日本秋季檔播出時,CIA 上的 pbenwvomedp 曾經寫了關於「阿司和拚圖」這篇文章,當時看了之後就寫 mail 請求作者應允轉載。這也是【花より男子】裡面我非常偏愛的一景。
 
以下是轉貼:
 
作者:pbenwvomedp  成文於 2005.11.29
 
因為某些緣故,我今天才看完第四集和第六集。而這兩集有一個地方,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是阿司坐在房間裡拼圖的畫面。
   
最初看到的時候,是他丟下拼圖來到牧野家,接受「天皇級」款待(笑)的那一次。然後有一位屬下向道明寺楓報告,少爺丟下了還沒拼完(還特別說明曾經為此和她起爭執)的拼圖,跑了出去。
   
我原本以為,這只是說明了拼拼圖是阿司少數非常喜歡的活動,而杉菜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逐漸擴大、甚至支配這個興趣的持續;同時帶出這個異樣的舉動,引起了道明寺楓的注意,而已。
   
並沒有想很多--直到這個拼圖的畫面一再出現,讓我腦子裡的某個不協調感逐漸擴大。
   
今天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我終於發現那個不協調感是什麼。
   
就是拼圖和阿司。
   
拼圖這個活動需要的是什麼?一般第一個想到的是耐心。但是耐心和阿司?即使沒有看漫畫,看松本潤的表現也可以知道道明寺不是個有耐心的人,生活優裕、隨心所欲慣的人不會有培養耐心的機會,因為他想要什麼都馬上可以得到。加上阿司是個異常單純的直腸子,耐心這個特質更不可能出現在他身上。
   
他的耐心是因為寂寞--這點之前已經有版友指了出來。我也有同感。而且印象中,他拼圖都是心情不錯(至少不焦躁)的時候。
  
換句話說,在他不煩躁也不用和哥兒們出門的時候,他的活動就是拼圖。然而拼圖還需要另一種特質。
 
注意阿司拼的圖就可以發現,那雖然並不很碎也不很大(太大大概也超越阿司的耐心),卻不是很具特徵性的圖案,像星空。拼這種圖案,除了耐心之外,還要的就是,專注。
   
--當他喜歡上什麼的時候,他的感情是很專一絕對的。
   
西門和美作來找優紀探聽情況。從優紀向杉菜轉述的內容裡,有「道明寺很專情」的訊息。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也有不協調感,因為這定然是阿司第一次付出感情,既然是第一次,因新鮮而狂熱是必然的,說專情,是否太武斷了些?
 
回想阿司坐在那裡,一塊一塊的,把破碎的圖案拼成完整,我忽然領悟到,阿司享受的應該不是完整的結果(那種東西他得到的已經太多了),而是付出專注與努力,讓破碎拼成完整的成就感吧。
   
那個是命令無效、力量無效,必須付出自己的時間、耐心和專注,才能得到的東西。
   
感情--愛情也是。只是愛情要更加倍地理解、為對方著想。而相對的,如果得到對方的感情,那種相互的喜悅也是成倍的。
   
想通了拼圖這個活動所表徵的意義,我也跟著明白了西門和美作的判斷與耽憂,同時也佩服起編劇來。

已經第六集了。真的能在第九集看到杉菜的感情轉向嗎?
   
看松本潤所演的阿司,實在很捨不得,雖然說個人造業個人擔,但是再想到真央在第三集在街道哭倒,還有阿司在俱樂部因為痛苦而吶喊的聲音(再配上大塚愛的歌聲),就很希望杉菜和阿司可以得到幸福……
 
(漫畫裡的道明寺,我差不多第十九集左右才開始加倍喜歡他的說,雖然我也沒有特別喜歡花澤類啦……:"p)
 
 
※ 以下是附贈的兩張圖片:
 
1. 最後一話的阿司。神情果然和先前有所不同。

2. 完成的拚圖。

 
 
接下來,是我自己想延續瞎扯的,希望沒有破壞 pbenwvomedp 文章的氣質。(笑)
 
說真的,原本看漫畫時,我並不是很喜歡《流星花園》。當時,我承認,神尾葉子說故事的功力很好,劇情節奏感大體來說抓得相當穩。所以即使情節能帶來的感受不多,但一本接一本還是非常順暢。
 
「(我)也能明白為什麼它會讓青少年熱愛。女主角雖然出身平凡,卻有四個白馬王子護駕(到後來啦),而且還有開朗、具正義感等特質;四位如花男呢,則個個有錢到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步。青少年對社會現實幻想多過了解的情況下,自然很容易接受。這跟男孩子看武俠小說、女孩子看言情小說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是看漫畫之後留下來的部份隨寫心得;很明顯地,我沒有入戲,只是一個旁觀者。

 
我必須老實說,無法喜歡這部漫畫的其中一個理由是,F4 不夠美型。尤其是男主角道明寺司,眉毛的畫法讓我覺得很像是壞人。即便是花澤類也只是普普啊。更不用說,道明寺司剛開始的惡劣行為了。我非常非常看不慣集體欺負這件事,那是個人的一大地雷;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情況下,我只覺得那是一部作者展現說故事功力的作品而已。
 
反而是因為去年秋季檔播出時在日劇板的討論,有些《流星花園》漫畫迷的觀點讓我發現:原來可以從「道明寺司的成長」這個觀點切入來討論;這是我當時看漫畫沒有想到的。經過這個提醒來看日劇的話,就發現道明寺司的成長真的很明顯啊。此外,我還順便檢討了一下自己過度嚴厲的地雷標準,看漫畫時,實在應該多給道明寺司一點寬容的。(笑)
 
至於人物嘛……看漫畫時,只能說最不討厭的是花澤類,但實在是說不上喜歡。看日劇的話,也不曉得準不準,但我的確很偏愛道明寺司。(不曉得「松本潤演出」這一點佔多大成份哩?)
 
這讓我想到一部很古老、跟我同年齡的漫畫--《尼羅河女兒》。國三時,班上分成兩大派:曼菲士派和伊茲密派。(好像蛋糕的名稱啊?囧rz)我是百分之百支持曼菲士的。想一想,曼菲士的性格還真有點像是道明寺司啊!伊茲密在《尼羅河女兒》裡的定位,雖與【花より男子】裡的花澤類不同,但味道也有相近的地方。
 
這是轉貼上文的時候莫名其妙突然想到的。(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