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過去的一些文章整理放置在這裡,同時可以新加入音樂和圖片,就以這齣我很喜歡的電影做為起點吧--【悄悄告訴她】;至今,每每想起都還忍不住因其中的溫柔和哀沉而牽動情緒……
 
《 欲 聆 聽 音 樂,請 按 play 鍵 》
 

 
成文:2003.07.16
 
這部電影其實之前在分享會的時候曾經討論過,不過,當時主要是以女鬥牛士在片中性別角色轉換為主軸;雖然聽了 skyblueiris、阿汾還有 Ray-yu 講述部份情節,但真正去看電影,還是覺得未減半分顏色。
 
當幕落下,我先問了旁邊的老妹覺得如何,她說,真是一部悲哀的片子。我點點頭,心裡同意。
 
 
誰離開,而誰留下?
 
片中莉蒂亞(女鬥牛士)與馬可(記者)的情感關係,很像是兩人牽手共舞卻發生了腳步無法配合的窘境,如果是因為各自寂寞、想找個伴侶來填補空虛就算了,偏偏,情況不是如此;面對他們的愛情,無論是莉蒂亞還是馬可都是認真的,只是交付真誠的時間沒兜好,然後,感情就這麼消磨掉了。
 
我一直覺得莉蒂亞和馬可在感情方面的處理有些相似,然而,當馬可準備拋棄過往,莉蒂亞卻決定回頭。在莉蒂亞發生意外前兩人獨處的最後時刻,馬可滔滔說著自己的心意,莉蒂亞顯然有些尷尬,她只說:「等比賽後我們再好好談談,剛剛都是你在說。」
 
這個片段,先後出現過兩次,我覺得是對片名的一個呼應。片名的原意是 Talk to her,並沒有中譯的「悄悄」,加了兩個字,很容易直接聯想到班尼諾和阿麗夏的關係,但應該也可以放進莉蒂亞和馬可之間。
 
Talk to her, and then?莉蒂亞終究是離開馬可了,不管是愛情,還是生命。
 
我常想,如果可以跟其他人說好,說好彼此什麼時候開始釋出感情,份量是多少,然後,說好什麼時候收起感情,齊步離開,沒有誰先誰後,或許這樣就能減少許多錯愕、遺憾,還有,淚水。
 
 
我愛你,但與你無關
 
「最強烈的愛情往往是一種單戀。」而班尼諾就是如此愛著阿麗夏啊。
 
在阿麗夏成為植物人的這段時間裡,他就以男看護的身份陪在她身邊,甚至把自己的眼變成她的眼,為她去閱讀這個世界,四年,如一日;有多少人可以做到這個程度?而班尼諾就是如此愛著阿麗夏啊。
 
窗邊不經意的眺望,似乎就注定了他的愛情,為了認識她,他可以不惜一切,Let me love you that's all I ask of you. 而班尼諾就是如此愛著阿麗夏啊。
 


阿麗夏為植物人的狀態,讓班尼諾可以盡情地 Talk to her,用話語、指尖、目光……班尼諾說,這四年是他過得最充實的一段生命。
 
影片中運用一部默片『縮小的男人』做為隱喻,對班尼諾讓阿麗夏懷孕一事。班尼諾的舉動絕不僅止於滿足性的需求而已。當『縮小的男人』進入女主角的陰道內,最後就此消失,於是,「他和她就永遠在一起了」。
 
在強烈的愛情面前,班尼諾何嘗不是一個「縮小的男人」,他的生活、生命是以阿麗夏為軸心來運轉。而他最無法容忍的,就是與阿麗夏相關的種種都與他無關。想,班尼諾也想永遠和她在一起。
 
Talk to her, and then?在現實裡,班尼諾從未放棄阿麗夏會醒來的信念,但無論他是多麼用心照顧她,也無法縮減他們之間的距離;電影裡有幕安排很巧妙:阿麗夏的舞蹈老師向阿麗夏陳訴編舞的構思,而班尼諾在旁聆聽,然而,班尼諾完全無法銜接她的思維。倘若,阿麗夏真的醒來了,那麼很可能意味著:他將永遠失去她。
 
魚在深泉鳥在雲,從來只得影相親;終究,班尼諾和阿麗夏是兩個世界的人。
 
班尼諾一度妄想和植物人狀態的阿麗夏結婚,馬可知道之後,義正辭嚴地否定他的想法,理由是:「她沒有辦法清醒地說:『我願意。』你不能幫她做決定。」
 
我想,這世上最瞭解班尼諾有多愛阿麗夏的人,就是馬可。之後,當他得知班尼諾因被控性侵害而入獄時,曾對他人說,班尼諾是無辜的。道德,在這裡終究不是馬可關心的重點,亦非阿莫多瓦的。純粹到了極致的愛情即使犯了人間的罪仍會博得一絲可堪憐憫的嘆息。
 
那一場荒謬的悲喜劇
 
最後,馬可住進了班尼諾的房子,對窗外望去即可見到芭蕾舞教室,他和醒來後的阿麗夏在劇院意外邂逅,彷彿是他代替死去的班尼諾完成了什麼,又或者,班尼諾那表面平靜、內底卻激烈的愛情,不過是命運為馬可和阿麗夏相遇所譜的序曲;只是這麼一想,就不免陷入濫情的哀傷了。
 
Talk to her, if you love her.
Talk to her, and don't forget to listen to her.
Talk to her,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limits.
 
溝通與表達,有其侷限性,甚至有太多莫可名狀的因素影響著,然而,我們非這麼做不可,因為愛。
 
 
》》關於 OST 《《
 
個人非常喜歡【悄悄告訴她】的配樂。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鴿子歌」,也是本文於起始處附加的背景音樂。
 
歌詞及翻譯如下:
 
    Cucurrucucu Paloma         鴿子
 
Dicen que por las noches        他們說每當夜晚來臨
No mas se le iba en puro llorar      他總是哭著走了
Dicen que no comia           他們說他什麼都不吃
No mas se le iba en puro tomar      總是醉著離去
Juran que el mismo cielo         相信這個天空撼動了
Se estremecia al oir su llanto       當聽到他的泣聲
Como sufrio por ella           一同為他難過
Qua hasta en su muerte la fue llamando  直到他死前都還在叫著那個女孩子
 
Ay, ay, ay, ay, ay 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著歌啊
Ay, ay, ay, ay, ay gemia     哎呀呀呀呀......嗚咽著啊
Ay, ay, ay, ay, ay 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著歌啊
De pasion mortal, moria    哎呀呀呀呀......唱著歌啊
 
Que una paloma triste         一隻傷心的鴿
Muy de maniana le va a cantar      一大早起來唱歌
A la casita sola            到一棟寂寞的小屋
Con sus puertitas de par en par     敞開的一扇小門
Juran que eas paloma         他們相信這隻鴿子
No es otra cosa mas que su alma     有著堅定不移的靈魂
Que todavia espera           仍然期待著
A que regrese la desdichada       那個女孩回來
 
Cucurrucucu paloma      咕咕咕嚕咕...鴿子啊
Cucurrucucu no llores      咕咕咕嚕咕...別哭啊
Las piedras jamas, paloma    鴿子啊,石頭不懂得
Que van a saber de amores   石頭不懂得愛情
Cucurrucucu, cucurrucucu    咕咕咕嚕咕...咕咕咕嚕咕
Cucurrucucu, paloma      咕咕咕嚕咕...鴿子啊
Ya no le llores         你別再為她哭了
 

 
如果意猶未盡,容我推薦自己最偏愛的第十五軌:
 

  
班尼諾入獄後,將房子租給馬可。馬可拿了鑰匙,進入班尼諾的住處,隨即看到放大且裱框的阿麗夏特寫,照片裡的阿麗夏沉沉睡著,就是那四年歲月裡,班尼諾最熟悉的她的模樣。
 
那靜止的畫面,彷彿是個絕對靜謐的空間,在裡頭,班尼諾可以肆無忌憚地吐訴愛意。在照片的世界內,沒有其他人,甚至主題人物阿麗夏也不在其中,僅有班尼諾,以及他熾烈的愛情。
 
馬可並不驚訝會看到那張相片,他早就知道班尼諾對阿麗夏的迷戀有多固執。他來到窗邊,望向對街的舞蹈教室,那是班尼諾這場單軌愛情的起點。
 
落地窗裡,有許多舞者伸展著修長的肢體,他看到的,一如多年前班尼諾所看到的;唯一不同是班尼諾看到了阿麗夏,而在這麼多身形裡,馬可找不到阿麗夏。
 
直到有一天,完全沒有預期地,馬可發現阿麗夏出現在舞蹈教室裡,雖然長年臥床讓她如今只能暫時旁觀,但她真的出現了,就在那裡……
 
奇蹟出現了,阿麗夏醒了。
 


第十五軌『Alicia Vive』就是運用在上述場景。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就對這幕有很深的感觸;完全沒有任何台詞,就只有配樂輕輕踮步而過。
 
細高的鋼琴聲音,極其緩慢地漸次出現,織就了寧和乾淨的氛圍,那是彷彿天使國度裡才覺受得到的;稍後絃樂的進入,是情緒濃濃地擴散開來了……
 
當時我在想,透過那間房子、那扇臨街的窗,馬可究竟看到了什麼?
 
不曉得為什麼,聽到音樂、想到那幕時,有股掉淚的衝動,總覺得那種寧靜底,浸著一種深沉的哀傷;而那哀傷,深沉得教人無法承受。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