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好強是我這輩子難以抹卻的主要成份了。因意氣而成行,如今,同一股力量也試圖提起我的興致。雖然,這天早晨,又是以一個教人驚惶的意外開始。
 
在南非,我住的幾間 hostel 幾乎都是上下舖的形式,依著先來先選的常規,那六人房裡的空位只剩兩個,一個在外間、緊挨著房門口,另一個則是裡間的上舖。安全考量至上,我選了後者。
 
在大清早半夢半醒之際,我伸臂想換個睡覺姿勢,卻碰到枕邊某物事,然後聽到「匡」一聲,那東西掉了下去。我直覺不妙,似乎是眼鏡哪。睡意立時消除大半。
 
對近視一千多度的人來說,眼鏡與眼睛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我腦裡想的是,會不會才到開普敦第二天,眼鏡就這樣壽終正寢?雖然我有帶足夠量的日拋式隱形眼鏡,但對我來說,戴隱形眼鏡真的很不習慣。啊……我真是粗手粗腳。
 
 
心,似乎也跟著咚地一聲,掉、掉、掉、掉了下去。
 
與人相處時是半聾半啞,現在則是以半盲的姿態一個人從上舖小心翼翼地爬下去。幸好,我在整理行李時,是按照不同物品分別包裝,所以憑著殘餘的視力還是能夠很順利地找到隱形眼鏡。當我戴上隱形眼鏡後,立刻回到房間去找我的眼鏡,最後發現它躺在下舖的床下,而且,非常幸運地,還是完好如初。不過,因為下舖的室友還在睡覺,我怕動作稍有不慎會吵醒她,所以還是決定先行出門。
 
窩在二樓陽台啃蘋果,外頭居然飄著毛毛雨,我內心不禁輕嘆天公不作美。沒想到,蘋果啃完,雨就停了,看來老天爺還是很善良。在這獨享寧靜早晨的片刻,我很真誠地跟自己對談,繼續抱著昨天那種悲壯的心態沒有絲毫助益,只會將旅行變得沉重,更何況,我大老遠從台灣跑來這裡,不是為了哭喪一張臉、哀聲嘆氣,如此豈非自縛作楚囚?這不是我要的旅行,不是我要的心情,更不是我要的自己。
 
於是,我深吸口氣,開始排計畫。關於在開普敦可以玩些什麼,在台灣時我已經約莫有底,只差將這些填進在這裡的每一天。我決定今早先到旅客服務中心訂當天的 Tour,然後還是自己行動。
 
八點,豪氣出門。
 
在旅客服務中心,我用結結巴巴的英文先問了三個行程,包括了馬來回區 Bo-kaap、Robben Island 以及開普半島(好望角),原本的想法是分別安排於明天、後天。沒想到,聯絡的結果是希望我當天早上九點十五分就到 Bo-kaap 博物館前,直接參加一個為時二小時的 Walk Tour。我覺得無所謂,點頭答應,同時也將 Robben Island 的船票、Cape Point 的 Day Tour 都預訂好了。
 
按旅客服務中心的指示,我很快地找到了 Bo-kaap 區。這個區域離市中心非常近,走路不到十五分鐘就到了。而且,明明不過隔一條馬路而已,但這頭與那頭就是風格迥異的建築與氛圍。就在我貪婪地開始觀察這些趣味時,卻發現怎麼都找不著集合地點 Bo-kaap 博物館,照地圖來看,它應該就在大馬路邊才對呀……
 
轉角有間雜貨店,我心想,進去買個早餐再順道問問看,可惜轉了一圈似乎沒有我可以吃的東西,於是我又晃了出來,再找再看,還是不見博物館的蹤影。眼看集合時間就要到了,我硬著頭皮再進那間雜貨店,向老闆娘詢問;沒想到,老闆娘親切極了,直接走出櫃台,指畫給我看;原來,路邊那與一般屋舍一個樣、且沒有掛出招牌的建築就是 Bo-kaap 博物館哪;它,真的徹底被我忽略了。
 
其實,這間雜貨店的店名叫做:Rose Cafe。不過,論擺設、販賣的的東西真的比較像台灣的雜貨店,譬如大包麵粉、雞蛋、醃製品……
 
當我出現在馬路這頭時,有人剛好從博物館走出來並對我揮手。看來應該是導遊了。導遊是約莫五十多歲的女性,在德國出生,少女時代跟著家人來到開普敦,住在這裡已經四十五年了。而今天這趟 Walk Tour,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兩個人。在等待另外兩個人來與我們會合的這段空檔,她開始跟我解說開普敦的發展史作為熱身,畢竟馬來回區的出現是開普敦歷史的一部份。
 
她的解說很清楚,也顧念到我的英文程度而刻意放慢速度,可說是非常體貼和善的導遊。當然,語言始終是難關,對我來說,已經習慣挫折,知道自己勉力而為即可。
 
因為另外兩個人還沒到,導遊索性先帶我進去買了 Bo-kaap 博物館的票。守門兼賣票的職員顯然跟導遊很熟,不僅跟她打招呼,還親切地與我交談;當他問我的名字的時候,我不小心出了個糗,結果是讓三個人都哈哈大笑。

在南非這三個星期,當人家問我的名字時,我都會用中文講一次自己的名字,再跟他們說,My nickname is momoko。對他們而言,雖然 momoko 仍舊是怪異的名字,但發音真的容易得多了。我真的太不習慣使用以前取的英文名字,別人這麼喚我也教我渾身不對勁。而且,嘿嘿,後來我又萌生一個無聊念頭:就讓 Robin 成為我使用那個名字來自稱的最後一人好了。就這樣,在南非的三個星期裡,沒有人知道,其實,我(曾經)有個英文名字。
 
當他們進一步問我 momoko 是什麼意思。我就只好胡亂解釋,說這名字實際上是緣自於日文,在日文裡,momo 是水果桃子的意思。當我講到這裡,我發現導遊和售票員都瞪大了眼看著我,好像我誤踩在未爆炸的地雷上似的,大家全都靜止動作。
 
原來,我發 p 的音太輕了,就像是 b 一樣,他們兩位才會完全呆愣。當誤會解開,我終於知道,是自己鬧了個大笑話。
 
這時,另外兩位開車來了。她們兩位不斷不斷地跟導演和我道歉。而在互相自我介紹後,延宕了近十五分鐘的 Walk Tour 終於可以開始了……
 
 
》圖片說明‧由上而下《
 
1. Long Street Backpacker 的陽台,晨時我喜歡在這裡享用蘋果早餐,傍晚則喜歡在這邊寫東西。很舒服的空間。
 
2. 在 Long Street Backpacker 的床舖。上下的梯子並沒有訂牢,所以每次上下時都會搖晃,而且會拍打床架發出極大的聲響。當時,下舖是一位來自瑞士的女子,估計年紀約在三十五歲上下,健談開朗。
 
3~5. 請看圖片旁的文字。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