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庸原著裡,有些周邊人物的故事沒有多著墨,於是在翻拍成戲劇作品時,編劇擁有非常大的發揮空間,甚至讓戲劇作品裡的角色形象較原著更為鮮明深刻。在我來看,1993 年【倚天屠龍記】裡的楊逍(孫興飾)便是最佳例證。

不過,談 93【倚天屠龍記】的楊逍之前,我認為還是有必要先窺探這個人物在原著裡的模樣。
 
《倚天屠龍記》裡,明教光明左使楊逍與峨嵋女俠紀曉芙曾有過一段情緣,後來紀曉芙獨自撫育女兒,並名之為「楊不悔」,以示她對這段情的永生無悔。紀曉芙死前,將楊不悔託予少年張無忌,請他將女兒送至崑崙山坐忘峰,交給生父楊逍。
 
個人認為,其實金庸無意突顯楊逍這個角色,而楊、紀兩人之間曾經發生的種種,也不過是為了成就少年張無忌解玄冥寒毒、習九陽真經這一遭遇而已。尤其待張無忌「重出」江湖、執掌明教之後,楊逍除了身為光明左使的設定之外,與其他明教之人的差異並不大;個人覺得金庸是以輕筆略勾來處理這個角色,其重要性只屬中等。
 
至於廣受矚目的「逍芙戀」,金庸最多是透過滅絕師太之逼問,讓紀曉芙將經過敘述出來。當此情狀,紀曉芙使用的語彙自是偏保守簡單,更不可能露出絲毫真正的情感,也因此給予讀者許多討論空間。憎惡楊逍者,每每提出他以強迫方式使紀曉芙委身於他,嚴聲撻伐,甚至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來解釋紀曉芙對楊逍的感情;同情楊逍者,則會想到當他得知紀曉芙身亡,即使敵人當前仍激動地暈厥過去、險些喪命,最後終身未娶而感於他的深情。然而,究竟當初事發情由如何,我想,或許連金庸都沒設想其間細節,而僅僅如上段所述,著眼於推動情節的功能性;原著中的楊逍和紀曉芙,比之《碧血劍》裡遭遇相近的金蛇郎君夏雪宜和溫儀,在角色的立體度方面,恐怕猶有未及。
 
因此,對我來說,原著裡的楊逍是影影綽綽的輪廓,真正賦予這個角色靈魂與生命的,還是連續劇的改編;不僅將原著留下的空白添補起來,同時將感情以外的楊逍也做了更多刻畫。或許,這麼說會更貼近實際狀況吧--連續劇裡的楊逍已經脫出原著對這個人物的範限,而有其獨自的生命姿態了。
 
93 年楊佩佩版的楊逍,由孫興飾演,但由於個人對《倚天屠龍記》原著欣賞卻不甚喜歡(都是張無忌的緣故),所以沒有意願接觸翻拍連續劇的其他版本,所以能夠談論的僅限這個版本的楊逍。
 
既是如此,不得不先說編劇博華。在【倚天屠龍記】之前,博華與製作人楊佩佩合作的戲劇有【春去春又回】、【末代兒女情】、【碧海情天】、【江湖再見】、【末代皇孫】等,多半是新編而非改寫。不曉得是不是這個緣故,我始終覺得 93【倚天屠龍記】內含許多自創的情節,若以「忠於原著」為標準,九成九是不及格的,而在這種情況下,原著裡留白甚多的「逍芙戀」會被認為是此劇中最出彩的亮點之一,似乎就不令人意外了。
 
無法否認地,要了解楊逍,以「逍芙戀」為起點。必須說句實在話,前兩個星期重看這齣劇,固然初見楊逍現身時,丰姿瀟灑兼有狂妄之氣,確實不凡,但楊逍與紀曉芙的最初對話,卻讓我的內心湧出「相見不如懷念」這句話--
 
楊逍清醒後決定向紀曉芙的報恩方式,和許多劣質言情小說的男主角實在相當類似,均是自以為是地強迫別人接受自己認為的「好」;此外,我實在對於「過去用情不專、遭遇某人後就變成情聖」的設定很感冒,原著裡明明沒有指陳楊逍在遇見紀曉芙前是花花公子,不曉得為什麼在改編的時候會將這個元素加進來;想到在紀曉芙之前,可能很多女人因為楊逍對感情的輕佻而傷透了心,我對這個角色就自動扣了分。唉,難道不能只是自視甚高,導致不輕易交付感情嗎?
 
這不禁讓我想到約略同時期看的電影【珍愛來臨】(Becoming Jane),當有幾分傲慢的男主角愛上對他有偏見的女主角時,他的告白是:“I am yours.”與 93【倚天屠龍記】裡的楊逍恰恰相反;楊逍對紀曉芙說的話是:「你是我的女人。」在這個時候,我特別想念楊過;楊過是出了名的叛逆與狂妄,在與他人的相處裡卻甚少會用「你是我的」這種思考模式。
 
就是這個緣故,93【倚天屠龍記】裡的楊逍,在我心中並不完美,然而,我也必須老實說,這個不完美的楊逍,後來還是贏得我深深的喜愛與疼惜。
 
因為,最初的楊逍再怎麼自負,對於紀曉芙終究還是尊重,逗戲調情的成份較多,一旦紀曉芙忍心拒絕,他便收起先前的笑顏,落寞卻又斬然離去;只是,當時他還不曉得自己已然情根深種。成全紀曉芙,這是我找回十多年前喜歡楊逍的起點。
 
尊重而成全對方,是楊逍自始至終愛戀紀曉芙的方式。楊逍幾度離去,其實都是應紀曉芙之求,儘管他確知自己的意志如何,儘管他清楚紀曉芙的決定將會為兩人帶來如何的痛苦和心傷,但最後總是楊逍咬牙接受紀曉芙的選擇。原先,楊逍是多麼傲視凡塵的男子;當武林中人汲汲於追求屠龍刀、倚天劍時,他可以三番兩次將已經到手的倚天劍視若敝屣、當場丟棄,然而,面對紀曉芙時,楊逍表現的態度看似強硬,實則柔軟已極,簡直低到塵埃裡去。
 
唯一的例外是武當前夜。那晚,紀曉芙無意間透露了對楊逍藏得很深、埋得更深的感情,聰明絕頂的楊逍立刻察覺、追問;彷彿以為了無生機的溺水客驟地發現有人援救,他這才失去理智,恣意而為。雖然,我不認為這足以泯除楊逍用強的錯,也不認為紀曉芙心繫楊逍就表示他的行為不必遭受譴責,但若以這一次全盤否定楊逍的人格或是對紀曉芙的情感,似也過苛。
 
當紀曉芙留下一封信便逕自離開後,倘使楊逍發狠尋找,紀曉芙豈能真的隱遁?可楊逍卻寧願孤守在崑崙山坐忘峰,展開漫漫久久的等待。對於紀曉芙的決定,楊逍最終是以永無止盡的寂寞、恆難得償的思念為代價,依舊尊重,且成全了她……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