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找和夏天有關的歌,突然想到在這首歌的前面有羅織成片的蟬鳴聲。
 
認識這首歌,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還記得,第一次知道這首歌是在上海,在當時落腳的飯店裡轉到 Channel V,碰巧就看到它的MTV。初次邂逅,我便喜歡了,沒有什麼絕對的理由,純粹是直覺,關於這種,多半只能用投緣、對味等抽象辭彙來做解釋。
 
這就是音樂。
 
我常覺得音樂之於我,是最接近我對人際關係的觀感:可剖、可算、可言傳的成份極少,可感、可覺、可意會的成份要多些,而且,十分自我--人家眼底的寶,許是我耳裡的垢,反之亦然;若遇著愛厭相同的,歡喜非常,若想法相左則不必遺憾。


 
一直覺得這首歌的名稱無法傳神地點出內容主旨,彷彿只是摘取歌詞的頭兩個字就決定了,總覺得這是一個小小的缺憾哪。
 
無可否認地,這是一首相當市場的歌,從旋律到歌詞都是,它抓住了部份女性面對感情離散的心理,編曲雖無特出之處,但也還算四平八穩;而辛曉琪的聲音詮釋得相當到位,沒有灑狗血似的悲鳴,卻又能準確地傳達歌詞裡主人翁的情緒。
 
歌曲之於聽者是否有意義,關鍵還是在相遇的時刻,與歌曲本身的優劣其實沒有絕對必然的牽繫,我一直這麼覺得。嘿!真的很像人與人的往來吧?
 


關於虧欠。
 
「虧欠」的感覺對愛情傷害很深吧。對情人感到虧欠,常常是愛戀逐漸稀釋的徵兆。在兩情相悅底,總是想著要讓對方過得越開心越好,希望自己可以付出越多越好,但那種想給予越多的渴望並不是虧欠,更沒有內疚。
 
換句話來解釋什麼是虧欠?那就是:很抱歉,我愛你愛得不夠深。
 


很奇怪,當愛情走到盡頭,輸或贏的感覺就慢慢浮現了,那是熱戀期間很少會直闖心頭的。「先給愛的人並不可憐」,就如同歌詞寫的,在甜蜜的感覺開始消褪、痛苦慢慢滲進之後,我們會開始計較一場愛情裡的重量、質量、密度、濃度……
 
但,愛戀的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我這麼想。
   
就像《猜猜我有多愛你》這繪本裡提到的,無論再怎麼喜愛,每個人的表達方式都受到各人脾性、習慣等等的限制,沒有絕對的標準可以做為愛情的度量衡,一切但憑自由心證。
 
赫!多可怕的詞?自由心證……付出的本身已經教人不安了,現在連付出之後究竟有沒有成效都沒個評估標準?情字之磨人便在於此吧。
 
在感情裡計較輸贏,並不是不愛對方,而是對於情感的維繫漸漸失去信心;這是山雨欲來前的滿樓風。不過,在我來看,評斷公平與否、輸贏與否的,和交付感情的先後反倒關係最淺,重點還是在感情的深淺吧。誰投進的多,在離散後,誰就是輸家--多半的人會這麼判斷,可實在教人想不透呀,怎麼會把一場相遇、交會視為肉搏戰,拿心豪賭、以記憶下注?然後,大家還說,認真的那個是輸家,善意僅僅存在於「我同情故不笑你痴情」的態度裡。
 
如是這樣,確實,「誰又該傻得去死心蹋地」?
 


一直很喜歡「狠」這個字。「狠」就是「忍」,都是絕決的極致;狠下心,也就是忍得住。
 
每次唱到這句「狠下心就可以」,心裡就覺得特別淒涼。如果需要用到這麼絕決的方式來遺忘,如果需要催眠自己這麼做就真的能夠遺忘,可見當初受傷的程度有多深。
 
用狠用忍,都沒法子遺忘的,那是自欺欺人的騙術、掩耳盜鈴的伎倆,只不過,在巨大創傷降臨時,可以拿來麻醉知覺。就像嗎啡,不能治療,但對於咬牙撐過劇烈疼痛還是十分有效的。
 
事實上,在這層堅強的包裹下,往往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回復元氣。因為完全沒有外援,端賴自己慢慢舔舐、慢慢化瘀,或許,連兩、三年都無法完全撫平。
 
總是這樣的,藏於靜止之下的風暴最強烈。
 
倘若,更不幸點,這道傷痕是「唯一的曾經」,那麼,即便不再痛楚,它還是潛藏在記憶深處的毒,觸及便要發作,只是頻率漸緩、指數漸低;《神鵰俠侶》裡的情花其實植生於每個曾與愛情相遇的魂靈裡,而現實比小說情節更悲哀的是,這毒要完全袪除乾淨,恐怕得靠另一次中毒了。
 
「只要是偶爾回首過去,在記憶裡還有甜蜜,能這樣就可以」--這甜蜜,就是毒。怕是怕,這毒雖不致封喉,卻鎖斷了心。
 


對於這首應該是豁然開朗的歌,我始終覺得悲哀已極。
 
成文:2003.07.06
 
 
〈承認〉選自【每個女人】(滾石唱片)
 
詞、曲:潘協慶    唱:辛曉琪
 
承認吧  對我還有好多感覺 只是你不敢再虧欠
要不就這樣算了吧 就這樣散了吧 至少你不會辜負了她
這些我都從無埋怨 先給愛的人並不可憐
早知道最後的結局 多落的分離 我是有理由不死心塌地
 
我當然不恨你 也從來不怨你 會試著不想你
雖然是曾經也是唯一 若要忘記 兩三年就可以
我打算不見你 也決計不尋你 也已經不想你
只要是偶爾回首過去 在記憶裡 還有甜蜜 能這樣就可以
 
承認吧 對我還有好多感覺 只是你不敢再虧欠
要不就這樣算了吧 就這樣散了吧 至少你不會辜負了她
這些我都從無埋怨 先給愛的人並不可憐
早知道最後的結局 多落的分離 誰又該傻的去死心塌地
 
我當然不恨你 也從來不怨你 會試著不想你
雖然是曾經也是唯一 若要忘記 狠下心就可以
我打算不見你 也決計不尋你 會從此不想你
只要是偶爾回首過去 在記憶裡 還有甜蜜 能這樣就可以
 
我當然不恨你 也從來不怨你 有已經不想你
雖然是曾經也是唯一 若要忘記 狠下心就可以
我打算不見你 也決計不尋你 不願意再想你
只要是偶爾回首過去 在記憶裡 還有甜蜜 能這樣就可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