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收穫〉這首歌,是在永和錢櫃。很喜歡。
 
說實話,劉若英的歌嗓並不特別好,但,挺會挑歌的,總是能找到適合她的歌曲來發揮,久而久之,似乎就捏塑了一種屬於這個名字的風格。我無法很具體地描述究竟什麼是「奶茶風」,不過,我想,是對世事流轉有些經歷與領悟,並且認真看待,在感受痛與快之後依舊選擇涉足其間的味道吧。


 
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感,能夠重新開始都是很不容易的,甚至,我覺得遠比「開始」要困難多了。
 
即使事後運用理智,將過往的悲傷、憤怒、沮喪、苦楚……等負面情緒賦予積極正向的意義,但當時的種種感覺是如此真切地在生命裡扎了根,怎麼忘得了?怎麼可能忘得了?就像是 Frodo 身上與心頭的傷痕,絕非是 Shire 無憂無慮的生活就能消除的,甚至連平撫疼痛也不能。
 
所以,能夠背負著這些記憶重新開始,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才有辦法做到?
 
在我的生命裡,有幾個撿回來的好友;所謂撿回來,是指從「過去完成式」重新放回「現在進行式」。對我來說,這應該是大學畢業以來最寶貴、最美麗的禮物吧,畢竟,她們在我大學記憶裡的份量幾乎佔據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當初聯繫會淡,的確有那個時候的特殊情由,然而,在我們各自走過一段生命之後,再聚首時,幾乎不費氣力就找到了相處的方式,那是我們過去曾經再三思索、追問而得不到的答案。
 
由「現在」這個時間點回頭探看,我更覺得那段各自獨走的日子彌足珍貴,就算我無法言明究竟有什麼改變了,可是,再度和她們並肩同行時,除了熟悉之外,我確實覺得有些不同的什麼在彼此之間,那帶來了人際關係裡更篤實的定靜,以及不落言詮的默契。
 
還有些人,早就互相認識,但不到某個時機,就是無法進一步成為朋友、好友,甚至知己。
 
這是很神奇的感覺,好像先前在距離外遭遇的種種都是為了此時的能夠手牽手所做的準備;看似各自獨舞在不同的時空,實際上卻在不知不覺間慢慢靠近,而到了最恰當的那一秒鐘,彼此很自然地向對方伸出手,變成雙人舞,或是多人相偕唱跳的團舞。
 
不到那個時候,似乎永遠無法得知結果,無法確信什麼。
 
當然,愛情也是。不單指分手情侶的復合,而是包括再次接受愛情這回事;是的,與愛情重逢。
 
這讓我想到一樁不完全相關卻多少有染的事例;我從高中友人那邊知道的。朋友A可能在某個場合遇到她前男友,這讓她覺得極難堪又不得不面對,難堪的理由在於「當初怎麼會深深愛戀這樣的人」;否定對方的同時,等於對自己當初的眼光感到憤忿。A的同事兼學姊在聽完她的叨絮後,說了句很妙的話:「當你 60 分的時候,只能遇見 60 分的人啊!所以你也別怨了,放過你自己吧。」
 
這 60 分理論挺可怕的,等於是要承認當初的自己就是道行不足,沒在對的時間找著對的人,以致於想要圓滿而付出百般努力,最後卻還是走到了破碎的結果。
 
這樣的承認會螫得心口泛疼,然而,我卻相信這樣的了悟才能帶來真正的勇氣,去認識自己、接受自己,還有,更重要的,我相信,非得透過這樣的考驗,才能愛自己,真正地愛自己。
 
我不知道是否能用分數來表示一個人的成熟度,也不確定現在的自己真比過去的自己擁有更高的分數,但是,如果在經歷後意識到自己哪些已經定了型、哪些還能變模樣,我想,總可以在未來更清楚要什麼、不要什麼,然後,能夠更心平氣和地面對世界帶來的高低起伏。
 
這就是收穫。
 
在與愛情重逢的時候,終於可以笑得更暖、更溫柔也更堅強,而哪怕是從此捨棄情愛,也能不帶怨懟或愧疚地面對自己、他人,以及全世界。
 
這暖洋洋的光亮,讓我喜歡〈收穫〉這首歌,很喜歡。
 
成文:2004.01.27 
 

 
〈收穫〉選自【收穫】專輯(2001)
 
改編詞:施人誠  原詞曲:玉城千春  唱:劉若英
 
我想或許就是要過這麼久  花的等待才能夠結成果
路一定要蜿蜒直到這個路口 才最適合再重逢
 
你的眼和我的手 都比從前柔軟許多 更懂面對 更懂緊握
 
收穫 這一路點滴苦痛 原來全都是收穫
不曾錯過 也就不能擁有 更好的你 更好的一個我
 
當然我們都可能會再犯錯  但這次一定更容易就度過
未來像神秘包裹 等著你我 用天真勇氣去打開 快樂感動
 
我的笑在你懷中 都比從前暖得多 能夠重來 我感謝得顫抖
 
收穫 此刻的我們 剛剛好最芳香成熟
請你陪我 往明天慢慢走 種下愛 看長出什麼夢
 
繞了一圈的你我 終於等到最好的時候 嚐到愛的豐碩
 
 
》圖片出處《
http://respect.s33.xrea.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