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寫的,似乎是沿續前面「迷戀不是罪過」的話題,然而,觸動這個念頭的引信,卻是透過 James evance 而循跡發現的某網站;相當欣賞且佩服該位站長因為喜歡霍建華而付諸行動的精神,於是忍不住想為自己的過往做個簡單的記述。
 
關於松本潤帶給我這半年來的種種,書寫了不少,也在2006年新春誌喜的文章中提過了,況且,我想還會持續影響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這篇「專題回顧」就來說說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吧。
 
首頁的照片必須由左往右看,這是按照時間處理的,依序是霹靂系列的崎路人、金光系列的小華佗、竹野內豊,以及 Robin van Wyk 飾演的魔術貓。(呃,阿豊在裡面好像顯得特別「人模人樣」啊~^^a)
 
小時候,因為寒暑假常常待在台南的外婆家,常看也愛看布袋戲,不過升上國中後,因為少有長住南部的機會,所以漸漸斷了這個嗜好,再次開始觀看布袋戲,是將升大三的暑假。當時,在家裡無意轉到霹靂衛視,劇情是兩個角色正談論黑白郎君;這引發了我的好奇,因為黑白郎君是小時候熟悉的布袋戲人物。沒過多久,我就找到心之所繫的對象──崎路人。
 
因為崎路人,我重拾布袋戲;因為布袋戲,我養成了上網的習慣。在我的周遭,幾乎沒有人接觸布袋戲,剛好當時有機會接觸電腦,知道了BBS這玩意兒,於是學會上BBS的布袋戲板看消息、找資料。果然呀,網路是寂寞的救贖。
 
只是,這救贖是會讓人成癮的。
 
我想,開始打B應該是生命歷程的重大轉捩點,當時,高中時代認識的兩位朋友極力勸阻我不可進入BBS的世界咧,沒想到,這一栽進去就到今天了。透過網路真的認識了很多朋友,更因為他們而擴大我原本的視野。
  
很遺憾地,崎路人是個早殞的角色。偏偏,霹靂系列的正統男主角卻是我不欣賞的,所以撐到【霹靂幽靈箭II】就宣告陣亡。畢竟在角色對我沒有強烈吸引力,而劇情精采度又不足的情況下,我找不到繼續支持的理由。
 
倒是因為同樣喜歡崎路人而在BBS上結識的「道友」塵姊,向我介紹「金光系列」,就這樣,我一腳踩進不同的新境界。我在金光的起步說來挺特別的──大四那年的十二月,塵姊和一群喜歡金光系列的布袋戲道友準備發起網路後援會,找我充當人頭,我同意了。不過,一來我相信塵姊的推薦,二來我喜歡名符其實,所以既然應允加入,自然就該努力作功課。和經由第四台收看霹靂布袋戲的方式不同,我開始到錄影帶店租看布袋戲。
 
這個過程是很辛苦的,因為我家附近的錄影帶店內完全沒有布袋戲,更遑論鋪貨遠較霹靂系列來得少的金光系列?最後,我找到的是騎腳踏車 30~40 分鐘才能到達的店家。
 
沒多久,因為網路後援會的發起需要取得與金光系列工作人員的聯繫,於是我有了參觀布袋戲片廠,並和大師級人物接觸的機會。更甚者,塵姊找我參與後援會的工作,往後數年因而衍生的笑淚之多,就非朝夕可以說盡的了。
 
小華佗是金光系列裡的配角。第一次看到這個角色出場時,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塵姊會欣賞這個角色,然而,當劇情推展到「小華佗斷魂」時,那種劇烈的傷慟才讓我驚覺原來我這麼喜歡他。
 
是的,和霹靂系列的崎路人很不同,我總是這樣述說他們在心中的意義──對我而言,崎路人是仰望夜空最璀亮的那顆星,小華佗則是身旁提供暖溫的那盞燈。在我情緒最低潮卻還沒學會坦率表達時,他是我告解的神祇、引領著我往陽光而去的天使。當年的我,曾經這麼說過──如果會讓我甘願下輩子再走這麼一遭,那肯定是小華佗化為人身且與我相遇。
 
關於這些痴言痴語,一般人應該完全無法理解吧?(笑)
 
因為金光,我開始寫關於布袋戲的文章,從早期的心得到後期的評論。同時,為了推廣金光,我從完全沒有概念開始學做網頁;生平做的第一個網頁是掛在亞卓市裡,以「布袋戲女性角色」為主題。對於網頁製作的興趣,完全因之而生。更不用說因為身在後援會裡要進行的活動企畫、文書製作……等等,這帶給我的學習與體驗,相較於在學校參與社團,其間有相當的差異。
 
可惜,有諸多原因,金光系列品質雖然極佳卻無法繼續,慢慢地,我脫離了這塊天地。在時間的軌道上與之疊合而進一步延伸的新領域,就是日劇;雖然以前不是沒有觀看過,卻始終沒有將它變成不可或缺的癮,直到碰上【With Love】的竹野內豊。(關於這齣戲與我結緣之經過,這裡曾貼過一篇舊文,有興趣的朋友可逕自前往)
 
時至今日,阿豊可是出現在我夢裡總次數最多的「陌生人」,而且,很有趣的是,好幾次的夢境都頗有劇情,譬如:黑夜醫院裡的推理懸疑劇、阿豊來台灣的愛情輕喜劇……我想,這是因為竹野內豊做為一位演員真的非常成功吧。我還記得第一次夢到阿豊的那晚,人在大學好友合租的公寓裡打地舖,醒來後一直一直很想跟好友將枕頭A回家哩。(笑)
 
這邊還要跟 Aiba 小小致歉:後來才發現,其實嵐的五位團員中,我最早接觸的應該是在【不良少年回母校】裡有演出的 Aiba ,可是那時目光全落在阿豊身上,完完全全忽略 Aiba …… Orz。而且,不是我要嫌棄,Aiba 演的那個角色實在很不討人喜歡啊,還是原來的Aiba 比較天然可愛。是說,我記得後來在看 Aiba 的資料裡有說,他最欣賞的演員是竹野內豊,當時真的明顯地感覺到對 Aiba 的好感度在瞬間提升。(笑)聽A小姐和T小姐說,原來【不良少年回母校】的SP裡,是 Sho 演阿豊的少年時代。嗯,一齣戲跟嵐的團員有不少關係啊。(忍不住開始幻想:那如果是跟某潤一起演咧?唔……我的眼睛可能會忙碌到爆炸~)
 
呃,我看,還是回歸主題比較有益身心健康。
 
話說,當年和某學妹想試著發行電子報,我們決定的電子報名稱就是《 Once In A Blue Moon 》,從初期的生澀,到後期逐漸上手,雖然我始終沒有網頁製作達到神乎其技的野心,但在美感至上的自我要求下,多少還是學了幾項簡單技術。呃,可惜因為生活總是忙碌,又無法完全擺脫完美主義,從剛開始的不定期,到後來的久久一期,如今早就停刊了。
 
最後,是 Robin van Wyk 飾演的魔術貓。【Cats】這齣音樂劇演出多年,歷年來,凡是擔任魔術貓一角,向來都是群貓中舞蹈功力最精湛的,甚至外國貓迷們還做過統計,這是折損率、汰換率最高的角色。2003 年,【Cats】來台演出的魔術貓,即由南非開普敦市立芭蕾舞團的首席 Robin van Wyk 擔綱。當時在國家劇院觀看時,或許是期待太高,所以對【Cats】本身有點小失望,然而卻對 Robin van Wyk 飾演的魔術貓一見鍾情。2004 年,當【Cats】以幾乎完全相同的陣容再度來台時,我就完全栽進去了。(當然,不只是心情,還有荷包)
 
將多年前就敗回家的【Cats】DVD拿出來觀賞,發現裡面演出魔術貓的也是一位厲害人物,甚至還有國際後援會,可是我完全沒有非理性的熱情,於是,我很確定,非得是 Robin van Wyk 的魔術貓不可。
 
從大學聯考後再也沒有寫過英文作文,卻因為想要表達對 Robin 的讚美而重新開始,且長度絕對大破以前的紀錄,還勞煩同事 Catherine 幫我修改,真是不好意思哪。就體驗來說,當然也有很多「第一次」發生在其間。
 
2004年8月1日──【Cats】在台灣演出的最後一天,我這輩子首次在同一天連看午場和晚場,因為在當天台灣巡演結束後,Robin 將回到開普敦市立芭蕾舞團,此生大概再也不會演出魔術貓。另外,這輩子第一次跟別人握手後出現整條臂牓麻掉的狀況,赫,完全感受到 Robin 的電力十足啊。(笑)還有,這輩子看過的各類型表演不下百場,第一次有現實生活裡不認識的表演者刻意對著觀眾席裡的我打招呼,更何況還是這種觀眾爆滿的大表演?(詳情不多談,總之不是我自作多情的美麗誤會就是了)
 
而在先前 2006 新春誌喜一文中曾經回顧 2005 年,其間提及上半年度最重要的事就是為了看 Robin 的芭蕾表演而前往南非自助旅行,除了自助旅行本身就是生平首遭之外,那二十天當中更創造了許許多多的「第一次」。
 
而在旅行前,因為明白要去欣賞的是芭蕾作品,所以 2004 年下半年度所有國際頂尖舞蹈團體在台北的演出,我一場都沒放過,而且都是買最高價位的票去看,為的就是抬升自己觀看舞蹈作品的興趣與欣賞水平。從高中以來,聽音樂會或看舞台劇都算是生活裡的一部份,就舞蹈始終覺得有幾分距離,一方面是悟性有限,二方面也跟高中時期兩次嘗試經驗--劉鳳學的【布蘭詩歌】、國立澳洲古典芭蕾舞團的【睡美人】--感受普通有關。花了大筆銀子下去,好像還真收了點成效,除了在南非看表演看得很愉快,回國後看的幾場舞蹈節目也能造成內心感受的波動;這是種結緣吧,透過 Robin,我和古典芭蕾、現代芭蕾終於建立起一些情感關係了。
 
突然發現,寫到這裡,彷彿緬懷了近十年來的足跡啊。真謝謝他們,曾經在我的生命裡佔據重要位置,並賜我決心與勇氣學習許多許多、創造許多許多。謝謝一路走來相識相親相助的友人,無論現在是否經常聯絡,都是我記憶裡非常珍貴的藏寶。最後,也要謝謝自己,沒有辜負他們,徒然讓生活一片空白。當然,未來,我還會繼續努力,更希望這種衝勁永遠不會消散。
 
唔,所以最後來放一張近期進步動力的圖像吧。(奸笑)
 


 
 
P.S. 唔~意外發現的一首 midi 曲,覺得飛揚的旋律繪出了書寫這些記憶時的心情: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