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書名《再見,總有一天》約莫可以得知辻仁成筆下的故事是以「離別與相逢」的角度來敘述愛情──
 
什麼樣的離別會讓記憶總是停格?
什麼樣的相逢能予生命永恆意義?
 
人總是無法在那當下便看清哪個人、哪樁事之於自己的重要性,因此時間往往成為最重要的顯相劑。辻仁成即是利用時間的長度來丈量情感關係的深度,同時,也書寫人物從年輕到衰老而漸次了然的心緒起伏。
 
就組成元素來說,《再見,總有一天》與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頗為接近;不過,兩者的側重點並不相同。《再見,總有一天》的焦點集中在男主角東垣內豊身上,從杳子與他意外勾動的火花為起點,鋪陳出東垣內豊在兩種情感間的擺盪,以及這種擺盪對他生命帶來的影響。
 
「如果生命即將結束,你會憶起被人愛過還是自己愛過?」雖然光子在書裡的形象絕大部份是透過東垣內豊來建構的,不過,透過光子和杳子的回答,辻仁成已經將這兩個女人面對生命的方式做了隱喻式的連結;那就是人與生俱來的孤獨,必須透過尋找到無悔付出情感的對象時,才能獲得片面的救贖,而生命的價值即在於此。
 
所以,與其說在東垣內豊的生命裡,杳子和光子是對照組,毋寧說真正站在兩個端點的是東垣內豊和杳子。相較於東垣內豊在情感選擇上的猶豫(這種猶豫甚至成為殘忍的狡猾),杳子毫無保留的燃燒方式顯得如此絕對而燦爛奪目;那是種豪氣,雖然,痛苦仍舊存在其間。在書中,並未明確告訴讀者男主角對於這個問題的回答是什麼,但是,當東垣內豊去見杳子最後一面,在病榻旁終於坦承因為杳子而人生有了意義,我想,在那當下,他才真正讀懂了杳子,真正與她的靈魂相契。
 
此外,這本書道出「時間」之於每個人的兩種定義:一種是現實生活裡的分分秒秒,另一種則是存在於回憶當中的歲歲年年──雖然,前者公平而無情,誰都沒辦法改變,但後者卻可以跳脫出前者的限制與空間的圈囿,同時肯定自己存在的獨一無二,也只有這樣格外珍惜生命裡每一遭的離別與相逢。
 
以下略帶復古風格的歌曲送給《再見,總有一天》裡最後親吻的東垣內豊與真中杳子。曲名為〈Look For Me As You Go By〉,出自 Befriended 的專輯【The Innocence Mission】。
 

 
P.S.
1. 光子寫的短詩:

再見,總有一天 

人活著,必須隨時準備說再見。
最好這麼想吧,孤獨是最不會背叛人的朋友。
為愛卻步之前,最好先去買把傘。
不論如何被愛,絕不可輕信幸福,
不論如何愛人,絕不可愛過了頭,
愛,像季節般的東西,
春去秋來,只不過為人生增添色彩,令人不致生厭。
說愛的那一瞬,愛已成稍縱即逝的冰片。
 
再見,總有一天
 
永遠的幸福不存在,同樣的,
永遠的不幸也不存在。
 
總有一天,說「再見」的時刻來了,
總有一天,互道「你好」的時刻還會降臨。
行將就木之人分為兩類,有人憶起自己曾被愛過,
有人憶起曾經愛過。
 
而我,一定會想起自己曾經愛過。
 
 
2. 博客來網路書店的介紹(http://myurl.com.tw/lcpl
 
  已有一位完美未婚妻的「模範青年」東垣內豐,卻在泰國遇到了一
  位謎樣的女人沓子,從此世界像是大翻轉,豐無可自拔的沉溺在與
  沓子的愛慾生活中。肉體的相連彷彿也將兩人的靈魂連繫在一起。
  然而沓子決定成全,在未婚妻到達的三小時前,離開豐而遠去。婚
  後兩人不再相見,但這短短四個月的日子,卻讓兩人思念長達二十
  五年。直到兩人再次相見。……
 
  所有為愛而生的人都會感動流淚的一段愛情。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