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身在演唱會場內等待著節目開始,這樣的疑問總會三不五時蹦出來--奇怪了,這傢伙到底有哪一點會讓我甘願搭飛機來到這裡?明明和我心裡喜愛的「典型」相較,有諸多不符……
 
然而,奇異地,當這樣的困惑出現,我的腦袋總也會立刻萌發這樣的想法--還會有誰呢?不可能,不會是別人,就只會是他!我本來就應該喜歡這傢伙,跟太陽打東邊升起一樣,天經地義!
 
這傢伙,松本潤。


 
必須老實說,這兩個月會過得如此之憋、之慘,與接收外界能量的那部份壞掉有關。生活,好像除了苦水,其他的滋味都是浮光掠影,我也終於能夠體會,為什麼工作會侵蝕感覺、稀釋情緒、冷卻熱情;這原是擔任教學與導師的我,幾乎未曾親自領受的經驗。
 
於是,蕭敬騰迅速淡化為一個名字,而陪伴了我兩年、只消一個笑容便能讓我喜上眉梢的松本潤,也逐漸變成朦朧影廓;我再也無法從生活周遭汲取力量。那種眼睜睜看著自己枯萎卻不知怎麼挽救的情況,比任何鬼片都來得驚悚恐怖。
 
就是這個緣故吧──這次潛逃至東京看演唱會,出發前完全沒有過去的雀躍心情,而在演唱會當場反倒格外澎湃。懶散如我,居然在東京就跳出了「主動書寫以留下記錄」的念頭,可見事態有多嚴重哪!
 
 
票券驚魂
 
與S姊、S友在颱風襲台、班機可能停飛的狀況下,順利抵達東京。原以為「一、二、三、四,驚到無代誌」,誰知道當晚我們三人在銀座逛街時就收到了噩耗──S姊和我在第一天演唱會的票,恐怕臨時生變,拿不到手。
 
如果今天是來看個十場、八場,那少看一場可能只會深深嘆口氣,但總共不過兩場而已哎。當下彷彿東京開始飄起雪,更令人覺得寒冷的是……荷包。天曉得如果去買黃牛票會被削到什麼地步,恐怕根本聽到報出來的數字就放棄了。
 
這就是票券不是自己的悲哀與宿命,沒入手前全都有可能翻船。去年夏天演唱會的最後一場,也是這樣落空的。(淚)
 
直到隔天早上,同樣從臺灣來的另一位在持續努力、歷經三波五折之後,終於從郵件服務處拿到了票券。會這麼耗時且困難,是因為每一環都透過了層層關係,聯絡起來格外麻煩,也因為這些複雜紊亂,所以霧煞煞的我根本無法在這裡詳述其間的辛酸血淚。
 
還好,只是虛驚一場。而且,在容納五萬五千人的東京巨蛋裡,這張得來不易的票券算是座位相當不錯的了。
 


十月七日,早就有所覺悟,整天都將奉獻在東京巨蛋附近。先是排隊買周邊。原先預計自下午一點開賣,早上九點不到就因為隊伍太長而不得不提前進行。當S姊和我到現場時,人龍大概已經迤邐N公里了。就這樣邊聊天、邊緩步前進、邊閃躲陽光,終於在一個多小時之後進入販賣周邊的現場。
 
這次傑尼斯的做法終於聰明多了,不用就商品的種類逐項去排隊,而是可以跟同個工作人員購買所有的周邊商品,「畢其功於一役」。不過,親自到現場的結果就是,不管未來使用機會是大是小,總是會因為「要是現在不下手,以後想要恐怕求助無門」的心態而發狠掏錢。(汗)
 
整個下午都在巨蛋附近閒逛,越接近開場的時間──四點,越可以感受到周遭的人潮越聚越密,空氣也逐漸向沸點攀升,似乎只要那關鍵的五人一出現,就能立時引爆。從地鐵往會場的天橋上,站了一整排拿著求票看板的歌迷,大概只有兩名黃牛低調地在出口處喃喃自語,內容不外乎是有票在手之類的。和四月底去大阪巨蛋看演唱會的經驗完全不同。或許是因為在東京吧,場地更大,但票券仍是供不應求。
 
這時就更加慶幸自己是能進場觀看的幸運兒之一。
 
 
驚豔,從不止歇
 
每當別人聽到演唱會看個兩場、三場、四場……甚至更多場,常會覺得很詫異--不是都一樣的東西嗎?幹嘛要看這麼多次?
 
唔,關於這點,我還是個新手,但就經驗來看,我能做的回答是:「不不不!每一場都有不同的地方,真的。」除此之外,當然就是因為「愛」了;這答案,很抽象卻又再實在不過了。(笑)
 
第一天的座位雖不在場中,但在二階第八、九列左右,視野很好,舞台正對面偏右一些,只要人來,多半看得滿清楚。更何況,我家那隻向來偏好右側;光想到這點就頗讓人期待的。第二天的座位則在舞台正對面的極左側,已經頗靠近主舞台了;雖然仍在二階第八、九列左右,且前方有花道經過,但視角太小會造成某些觀看上的盲點,同時難免見樹不見林。不過,在歷經幾次演唱會的經驗,以及前述的「票券驚魂」之後,能進場就要偷笑,坐在二階(而非蛋頂)更要謝天了!
 


以下是關於演唱會的隨筆,真的純粹是想到什麼寫什麼:
 
開場氣勢萬鈞。整個畫面和音效,不遜於好萊塢特效鉅片,個人覺得是幾次演唱會經驗裡,唯一能跟台灣嵐控相較的。台灣嵐控的開始,是從團體出道以來,一年一年剪輯過去成長的軌跡,感性而令人動容。
 

  
二宮的 Solo 這回走氣質路線。戴著眼鏡、彈著鋼琴,非常具有文藝青年的味道,與〈虹〉的旋律與氛圍也相當吻合。在現場,我被感動了。
 
不過,當最後這小子很帥氣地摘下眼鏡、引發現場一陣尖叫,我又忍不住有些好笑:嘖嘖,二宮太郎不愧是嵐的心機鬼啊~~(笑)
 

 
〈時代〉的整體設計非常 powerful,雖然之前在演唱會應該也是屬於這種強震型的歌曲,但看的當下還是被深深吸引住了,特效與五人的動作搭配得天衣無縫。舞蹈俐落、激烈而大氣。
 

 
櫻井先生會不會太可愛了?連兩場都故意偷偷對著鏡頭擺出「CHU」的噘嘴動作,而且是飛快嘟起來又立刻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擺出一臉正經的無辜樣。最後那場,更是達到巔峰,頻頻擺出「側身、轉頭、秀肌肉」的動作,表情都可愛到爆表。
 
還有,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欺負」櫻井先生呢?然後,為什麼全場都看得很樂呢?
  

 
相葉醬的〈Friendship〉,服裝很好看,超適合的,果然是嵐裡面最有 Model 感覺的衣架子。不像我家大爺和櫻井先生都是五五身。
 
嵐剛出道時,在某節目上『比賽看誰踢得高』的片段,某大爺和二宮踢的高度相同,卻因為身高較高而被判定是輸家,某大爺不服氣地說:『但是我的腿比較短。』從此之後,我都會情不自禁一直看他的五五身,每每從中獲得無比樂趣。怎麼有這麼可愛的五五身哪~(大笑)
 

 
Captian 的舞蹈還是很帥,但還沒有到震撼的地步,難道是已經習慣而胃口被養大了?倒是歌聲讓我再度驚豔。雖然 Captian 的歌聲在整個傑尼斯裡算是有口皆碑的,但這兩場演唱會的高音真的飆得很好聽。
 

 
超愛〈Cry For You〉的舞台,足以媲美台灣控上的〈Right Back To You〉,真是讚到爆!
 
一開始全場暗下,場內有綠色雷射光線四散,二宮和相葉分別出現在左右兩邊的花道,隨著音樂搖擺肢體;突然發現舞台正對面的蛋頂有兩個綠點相互觸碰、追逐,是二宮和相葉兩人控制的,觀眾視線隨著綠點飛速移動回前方主舞台,這時看到第三個人。
 
第三個人戴著斗篷,看不清楚臉,肢體動作非常像是電影裡神秘宗教的祭司正在施咒術(我是看動作如此像軟體動物,便判斷這故作神秘者是我家大爺啦);然後隨著動作與特效,Captain 和櫻井先生雙雙自主舞台的兩側飛入。這時花道的二宮與相葉也已經回到主舞台。
 
主舞台的背景則降下紅色布幔,布幔的底部呈現不規則大片撕裂狀,加之以火燄的吞吐;最後結束的時候,布幔隨之翩然滑落。舞台效果與五人演出簡直是一場精采絕倫的戲劇。聽CD,根本無法想到現場會是這麼震懾心魂。
 
這又是演唱會規畫達人松本大爺的構想嗎?如果是,容我仰天狂吼:「小潤,你是天才啊~~~~」
 

 
這次兩個透明移動舞台上下交錯的設計,視覺效果令全場驚嘆啊!據坐在場內的S友說,透明舞台的高度,低到身高 170 CM 的人伸手都碰得到的地步。
 
◇ 
 
第一天在唱完〈Wave〉這首歌之後,全場開始在指揮下玩起波浪舞;站在我們斜前方不遠處、負責帶領我們這區的,正是大爺。不過,唱〈Wish〉的時候大爺被擋住了,這件事很嚴重噢,因為……
 
從參加去年夏控開始,只要唱到〈Wish〉最後那句:君を愛し続ける(我將一直愛著你),無論大爺當時位置何在,我一定會朝他的方向指去。
 
還好,這個缺憾,第二天可以彌補。
 

 
第一天,當大爺在『裡嵐』單元誦讀這次選擇的點歌明信片內容時,忍不住默默掉了眼淚。實在是大爺的神情太認真、聲音太誠懇,而那張男性歌迷捎來的明信片,內容又太符合我目前疲憊與無奈的工作心態……
 
第二天結束前,根本還沒輪到相葉醬講感言,他就哭了,連帶地,我周遭都傳來了吸鼻子的啜泣聲音。
 
夏天是嵐的季節,從七月的第二個星期到這一天,終於到了畫上句點的時候。這美好,很漫長,卻教人好捨不得結束啊。
 


專門談松本大爺的「MJ WALK」與〈Yabai-Yabai-Yabai〉。
 
雖然早就從媒體知道這次大爺的 Solo〈Yabai-Yabai-Yabai〉,會有倒吊空中行走的特技,且被稱為是「MJ WALK」(只不過 MJ 不是 Machael Jackson,而是 Matsumoto Jun),但在現場觀看時,我還是被這傢伙的表演惡狠狠地震到了!
 
這絕對不僅僅是馬戲團式的高危險特技動作,而是與歌曲相搭有百分百完整性的、一氣呵成的戲劇表演。
 
剛開始,一束光線照在主舞台上的大爺,隨著音樂,大爺開始邁步向天空,一步步往上攀登,只靠身體兩側各有一條細鋼絲懸著。大爺邁步的動作看起來非常自然、輕鬆、輕盈,讓我不由自主地想到電影【E.T】裡面,少年們騎著腳踏車凌空飛起的畫面。
 
接著來到舞台上方的橫樑,彷彿是世界整個上下顛倒似的,大爺頭下腳上地行走的,步伐非常篤定堅穩,根本不像飄浮在半空。走過橫樑的二分之一後,突然一鬆,大爺倒栽蔥地往下墜跌,驟地停止,大爺轉個身,又直起身子,開始邁步登高;重新回到剛剛墜跌的點後,繼續倒吊前行,直到走完橫樑。然後由鋼絲牽引,大爺一邊滑翔、一邊直體連續前空翻,直到回到主舞台上。
 
這時,歌曲前奏差不多結束,而大爺立刻進入〈Yabai-Yabai-Yabai〉的歌唱和舞蹈部份。
 
從穿著、歌曲旋律和舞蹈動作,大爺都可愛到爆炸。東京巨蛋場的穿著,還戴著有絨球的毛帽,全身是閃亮的運動服,胸前印著大大的「MJ」兩字。舞蹈動作雖稱不上激烈,但敬禮、打呵欠等居然能用可愛而動感的方式融合其中,這傢伙又三不五時用當初演「もも」的含笑電眼注視著鏡頭……害敝人只能一直在心裡瘋狂大喊:「我的媽呀,會不會太可愛了?」
 
整個表演看下來,如果有人用「噱頭」來指稱「MJ WALK」,我應該會衝出去跟他拚命吧?(笑) 我認為「MJ WALK」是以無聲的特技方式進行戲劇演出。單就歌詞來看,〈Yabai-Yabai-Yabai〉並無啥特出,但大爺居然能夠想到用這種方式來表現「愛情出現紅燈,決定要坦率誠實,而且必須立刻改變」的歌詞意涵。
 
「MJ WALK」真的不只是噱頭或特技,且不談練就整套表演需要的膽量、練習,也不論回到舞台必須立即展開歌唱與跳舞的能耐,光是背後設計的認真與巧思,就足以教人拜服。這就是我愛的大爺啊!
 
這次「Yabai-Yabai-Yabai」完全成了我的死穴,看到這首歌的生寫真就想全部打包回家。(笑)
 


以上左圖是先前的造型,右圖是東京巨蛋控的造型。可惜我家的掃描器故障,這是勉強用數位相機翻拍的,實在不足以呈現大爺超級秀色可餐的卡哇伊啊。
 


在為兩天演唱會心得寫結語之前,先轉貼 Sei 在 PTT 嵐板分享的「10/8 ARASHI 巨蛋CON五人感言部份」。(已獲譯者同意)
 
櫻井:

「今天真的真的很謝謝大家。名為東京巨蛋的巨大箱子裡,看著最後面的地方的觀眾們支持我們的樣子就回想到從前。我們才剛出道 2、3 年的時候吧。並不是每一場的位子都有坐滿。看到空的位子、就覺得很不甘心很不甘心。然後現在、看到許多人坐在這裡,真的很開心。大家、真的很謝謝你們。只是、我覺得重要的並不是會場的大小。各位的心中那巨大的愛情的量對我們來說才是最大的動力。能在這麼大的場地辦演唱會、真的很棒。能夠一次見到這麼多人實在是太好了。可是、對我們來說最高興的是大家支持我們、那一個人一個人的心意。走到現在這步花了 8 年、但經過這 8 年終於來到這裡的這件事對我來說、現在、是巨大的驕傲。
 
我們的 8 年來,應該沒有做錯、在這裡我可以毫無愧疚的這樣說。各位,今天能站在這裡,真的由衷的感謝。我很開心。」
 
 
大野:
 
「謝謝大家!真的、覺得是很棒的一個空間。很難得這空間…真的是…不管是巨蛋也好,不是跟大家一起就無法體驗到的東西。約2小時3小時跟我們一同的空間。
 
從今以後的人生也跟我們一起度過,一起做出美好的寶物吧。
 
很棒的祭典喔謝謝你們!!」
 
 
相葉:
 
(譯者:想說話卻因為湧出的淚水而一度背對觀眾席的相葉。總算重新面對觀眾問候)
 
「真的、夏天、能持續到現在都是託大家的福。真的很感謝!!
真的一直都很謝謝你們!!」
 
(譯者:說著說著、最後淚水還是落下。但還是伸出雙手做出結尾 Pose) 
 
 
二宮:
 
「今天謝謝大家。相葉君他哭了呢。不過嵐這個團體阿。或許歌唱的不太好、舞蹈也不是很厲害、講的話搞不好也不是挺有趣。可是、我們都很用心的在做每一件事。如果大家能高興的話就好了。這樣作希望大家能開心就好了。一直都想著大家的事來辦演唱會。(場內傳來歡呼)
 
(譯者:nino被歡呼嚇到轉頭看向傳出聲音那區)
 
…才不會輸喔!剛剛嚇到了啦(笑)沒問題、我會加油的!總之,各位工作人員、在漫長的夏天,很感謝一直陪著我們。從 M.A.D.開始到小傑尼斯、Hey!Say!JUMP 的每一位,真的很謝謝你們!還有不能不說的,今天來場的各位、夏天一直支持我們的歌迷們,由衷的感謝你們。雖然會寂寞。但嵐的夏天將在今天劃上句點。但、結束的同時也代表,還有下一個夏天。說不定不是夏天,是其他季節能見到大家。
 
我們會努力的,所以你們也要加油喔?我覺得嵐開演唱會時的表情是最棒的,也是以嵐的身份最感到高興的時候。還請大家,讓這暴風雨越來越大,增加能見面的次數,然後與大家的笑容再度相會吧。今天真的很開心!謝謝大家!」
 
 
松本:
 
「 Time 言語的力量,覺得如何呢?明天開始在各位的生活中,我們傳達的訊息如果能成為一個契機、有所幫助的話就好了。從這次 tour 開始,一直思考著自己所謂的『言語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印象最深刻的,我覺得、是『夢』。
 
我想、8 年來嵐這個團體,做了許多事。也被要求做了很多。終於達成、實現的。
 
舉個例子,我在 10 年前曾說想在海外開演唱會、在去年實現了。想在巨蛋開(演唱會)也在今年 4 月作到了。之後,又說如果有機會能到地方縣市跟大家直接見面就好了、(然後演唱會巡迴)…又能再度站在這裡。許多夢想真的實現了。就是這樣的一段時間。可是、這並不是終點。還會描繪新的夢想,然後朝著目標前進。
 
藉由過去 8 年累積的東西,一步一步向前邁進,我是這麼想的。我認真的覺得,這 8 年能持續下去並不只是我們 5 人,而是還有現在在這裡的、大家的力量。藉著這個機會,向現場的所有人。以前到現在、謝謝你們一直追隨我們的夢。我想、從今以後還會描繪更多夢想繼續往前進。
 
最後…你們並不是一個人。因為有我在。有嵐 5 個人在身邊。而且、也有像這樣一起歡樂的夥伴在不是嗎?然後、如果能再次相聚展露笑容就好了。
 
真的很謝謝大家!」
 
以上。
 
在現場,我大部份是處在鴨子聽雷的狀態,只能憑藉辨識得出單字或短句進行意涵的聯想與猜測,儘管如此,五人的「表情」、現場的「氣氛」卻是比什麼都真實的感受。有許多外人會說,嵐在 2007 年爆紅,不管對他們來說這句話是否公平,但至少傳達了一個事實:過去,嵐真的不被外人看好。
 
據最資深的嵐友S友說,在傑尼斯的眾團體裡,嵐是出了名的「爹爹不疼、姥姥不愛」,以前,連被分到「嵐組」的 Junior 們都會覺得自己矮人一截……
 
不曉得是否因為外部條件的嚴峻,反而讓嵐五名成員是傑尼斯家出了名的感情好,而不單單只是「同事」;在共同討論思索後,嵐走出了特別的「庶民 Idol」路線。此外成員們也腳踏實地逐漸將各自的特色建立起來--
 
 
演技備受國際肯定的音樂小柴犬二宮、
能力足以受邀加入一般新聞節目主持工作的 RAP 達人櫻井、
歌聲、舞蹈與舞台劇實力在傑尼斯家前幾位的藝術者大野、
綜藝節目主持+動物達人的天然少年相葉、
影、視、主持且向來擔任演唱會規畫頭目的勉強家松本。
 
我認識嵐的時間還不夠長,但也多少看到了躍昇的軌跡,因此能夠明白,這絕對不是五人打官腔、說客套話。我想,資深的嵐友,那種「昔時涼冷今日暖」的感慨應該會更加深刻吧?

 
最後,該為這篇遲到而冗長的心得報告收尾了:
 
因為松本潤,我認識嵐、喜歡嵐。
因為松本潤,我多了一群好朋友。
因為松本潤,我看到自己另個面向,而且,很喜歡。
因為松本潤,我覺得好貧窮,卻又好富有。
 
「潤君、本当に、本当にありがとう。君を愛し続ける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tu 的頭像
kytu

Eternal Sunshine

kyt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